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六十九章 浮镜道人开生门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厚重的石门出乎意料得轻便,以正中为纵轴,被沐锋轻轻一推便左右转动开来。

  沐锋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后的黑暗中。

  紧接着脚步声也越来越远。

  直到消失,也没有传来任何其他声音,看起来这道生门后面似乎真的通往落梦泊。

  生门重新闭合,石缝贴合一致。

  白瑶双眸微凝,看向狂秋说道:“你,去死门。”

  狂秋双手手腕大经脉上各插着一根银针,银针封住了她双手所有灵气流动,手掌心满是血迹,双手只能垂在身体两侧,像两根挂面一样,毫无反抗之力。

  一旁浮镜道人变色说道:“师妹,不是说好带你去落梦泊秘境,就饶过他们性命?”

  白瑶面不改色说道:“是啊,我确实答应过,不过师兄你之前可没提到过有生死门的事,不搞清楚两扇门后到底有什么,我怎么确定真的能到落梦泊呢?”

  “你!”浮镜道人瞪大双目,须发微颤,他的身上重要穴道同样被白瑶以银针封住,甚至比受伤的狂秋还要不如。

  狂秋收回一直定格在生门上的目光,低下头去。

  轻轻闭眼,然后再缓缓睁开。

  转过身,迎着密室四周墙壁上昏暗的灯光抬起头,灯光照在她满是灰尘的娇小身躯和美丽脸庞上,灯光是发黄的,但她的眼神却如冰雪一般,不,她的眼白比那冰雪还要白净无数倍。

  她垂着双手,嘴角忽然微微扬起,语气有些揶揄,挑着眉角瞄向白瑶:“骚蹄子,你真的要逼老娘?”

  白瑶一愣,这一瞬间她似乎觉得面前这个只有炼气十层的少女像是换了个人一般,境界还是那个境界,但那眼神里流露出的冰冷肃杀的气息却彻底判若两人。

  被狂秋那么轻描淡写地一瞄,她竟然从心底生出一丝寒意,下意识想避开她的目光。

  不过白瑶还是忍住了,不管如何,狂秋仍然只有十气境,和她之间的差距无法弥补,她只要想杀,依旧可以随时取她性命。

  更何况,女人都是爱美比美的,越漂亮的女人越是这样,狂秋突然之间扑面而来的飒爽英气让白瑶这种走“妩媚”路线的从心底感到不爽。

  就跟狂秋同样看她不爽一样。

  “你找死。”

  白瑶动了怒气,右手扬起,指尖捏着三枚银针,径直便朝狂秋头顶按下!

  狂秋双眸中倏忽闪过一道寒芒。

  然而便在这时,变故再次发生。

  一束明光忽然照射在二人身体之间,光芒并不耀眼,清冷如月,透着份空灵与圣洁。

  白瑶指尖的银针甫一进入明光照射范围,便“滋滋”生烟,像是被剑光斩断,转眼湮灭。

  狂秋微微一愣,眼神转瞬恢复。

  而白瑶却像见到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一般,猛地缩回右手,身形向右侧闪开一个身位,警惕地朝明光来处看去。

  这术光来自于一面悬于众人头顶的明镜,镜子大概有人脸那么大,圆形,周边绘制着繁复的银色纹路。

  这面镜子狂秋曾经见过。

  不止她见过,沐锋和江星明同样见过。

  这镜子不是别的,正是浮镜道人的本命法宝——浮光镜。

  那么能使用这面镜子的,自然是应该毫无战力的浮镜道人。

  ……

  “啪嗒,啪嗒”

  深红发黑的鲜血从浮镜道人嘴角滴落,落在潮湿的青石砖上,青苔成了红苔。

  狂秋瞳孔微微一缩,讶异道:“老头儿,你……”

  浮镜道人这一晚先是被郭淳三人暗算,浑身灵力无法使用,后来药力逐渐消失却又被白瑶以银针封住穴位,灵力在体内滞停难动,照理应该根本不可能用得了浮光镜才对。

  但眼下浮光镜确确实实悬在三人头顶,浮镜道人身上狂暴的灵气疯了一般喷涌,连带着鲜血如注,从银针刺下的地方汩汩流淌出来。

  他的容颜瞬间苍老,满头长发披散,从发根到发梢,短短几个呼吸间尽数变白。

  浮镜道人抿着唇,眼眸中已经没有多少光芒,却牢牢盯住了白瑶。

  白瑶从最先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眼神前所未有得凝重,甚至觉得此刻和浮镜道人之间的距离还不够安全,又往后退了几步,直到浮光镜的光华彻底影响不到她,才看向浮镜道人说道:“用灵力强行破开我的封印,师兄你已必死无疑。”

  浮镜道人略带疲惫地挥手,浮光镜回到他身侧,如月盘一样悬在他的右肩,光芒微微收敛。

  镜面上映出对面的白瑶,扭曲且发黑。

  浮镜道人说道:“至少死前,我会杀了你。”

  白瑶沉默片刻,转眸嫣然一笑:“就为了这个小妮子?”

  浮镜道人说道:“不止。”

  白瑶嘴角笑容缓缓凝固,眼神中不见丝毫情绪,淡淡道:“纵使你强行逆冲经脉破开了我的封印,但你的境界也已经大打折扣,凭你这个状态,我要杀她,你真能拦得住我?”

  浮镜道人没有再回答,他的时间很宝贵,此刻的每一息都在燃烧他最后的生机。

  挥手,浮光镜转出,带着冷寂意味的光芒朝白瑶洒落。

  白瑶眼眸凝重,一边闪身避开,一边再次朝狂秋攻去。

  光束在她身后洒落,墙壁、地砖,凡是被照射到的地方,皆被光华斩断,升起袅袅白烟,紧接着化作浮烟。

  狂秋还没动,浮镜道人已经出现在她身前,一边控制浮光镜,一边朝白瑶攻去。

  同时,一道神识落在狂秋脑中。

  “我不是师妹的对手,快进生门,去寻易道友。”

  狂秋抬眼再看时,浮镜道人和白瑶已经斗在一起,一时间这个龙回派祖师爷安眠的密室中光影晃动,碎石翻飞,整片空间都在两位筑基境道人的攻伐下隆隆作响。

  狂秋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又瞥向自己的酒葫芦,不知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

  “喂,老头儿。”她喊道,“你太老啦,长得也不好看,大概率还要死了,我就不报答你了,王启成那小子,我会把他当亲弟弟看待的。”

  “之前还说要杀你,虽然不是真的,但也跟你说句对不起啦。”

  “说完了,我走啦。”

  狂秋转身,头也不回地踏入生门,白瑶无暇顾及的两柄弯刀被她招引着自动回鞘。

  背后,生门缓缓闭合。

  隐约间仍有浮镜道人畅快淋漓的笑声,穿透厚实的石门。

  久久不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