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零七章 是不是该放弃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根据玄天宗三宗传达下的消息,落梦泊秘境将在明日晌午日头最盛之时开启,换言之今晚便是秘境开启前的最后一晚。

  也是很多人人生的最后一晚。

  而对于修行者来说,哪怕是最低阶的炼气一层,一晚上不睡觉也根本算不上什么。今夜的平慈镇彻夜不眠,今夜的人也彻夜不眠,不少人会选择在这一晚做一些平时想做却不能做的事,疯狂地发泄他们旺盛的精力。

  客栈临时组织的说书听曲便也是这些娱乐活动较为文艺清新的一种。

  临近开场,又从各间厢房里零零散散下来些人,不过更多的厢房依旧木门紧闭,窗纸上连光都透不出,大概是早早便睡了吧。

  沐锋喝着清茶,余光一一扫过周围落座的修士。

  “咦?”

  沐锋余光微微一转,瞧见位坐在大堂承重柱旁、双目呆滞的一位颓废黑瘦男子。

  此时在这间客栈里的,不管是坐着的还是站着的,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眉宇神色里都生着或多或少的期待紧张和激动,就算这些情绪都掩藏得极好,至少目光里都带着光,而只有这个黑瘦男子,身子歪歪扭扭斜靠在柱子上,双手无力垂落,两腿张开横坐在长板凳上,说句如丧考妣都不夸张。

  沐锋不认识此人,却见过。

  正是先前那位和妻子撕破了脸的中年男人。

  沐锋瞥了他一眼,炼气三层,看来是卡在嗅仙气上了。

  这时,客栈大门处传来一阵嘈杂声响,杂乱繁多的脚步声和人声忽然靠近。

  客栈小二吊着嗓子的声音响起。

  “半两银子一位,交钱就可入内,本店座位有限,各位客官老爷先到先得~”

  “半两银子?老子都可以去青楼找个小女倌喝酒了,凭啥到你这来听书听曲?!”

  “是是是客官说的是,那烦请您去隔壁红摇耧,拐过弯照直走到底就是!后面的客官有没有人想进来歇歇脚的?”

  “我!我要上座!”

  “好嘞,客官您里边请……”

  ……

  眨眼,原本稀稀拉拉的观众台座无虚席,幸好沐锋二人的位置不在正中,否则此刻就是人挤人看后脑勺的下场。

  客栈门口,交钱交慢了的人只能骂骂咧咧地堵在门口,看样子竟是准备站着听书听曲了。

  “这客栈掌柜的倒挺会赚钱……”狂秋双手撑在桌面上,青葱手指轻轻点着白皙的脸庞,托着脸颊说道。

  “那是自然,花出去的钱哪有不赚回来的道理?”沐锋微微一笑,眼下这平慈镇最不缺的就是客源,这寻常酒家客栈都已如此,更何况那青楼勾栏?只怕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所以,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修行这一条路,不是么?

  看得开的人,有时候反倒能柳暗花明。

  “喂,你不是这家店的客人吧?老子花钱买了票,你给老子起开,让老子坐着!”

  一声粗犷暴躁的声音传来,嘈杂的人声瞬间安静了许多,众人纷纷转头望去。

  只见一名身高足足在两米以上的壮硕大汉站在先前那位黑瘦男子身前,语气颇为不善。

  只一眼大家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黑瘦男子虽然一开始便坐在那,那魁梧汉子花钱从小二那买了坐票,偏偏这最后一个座位正好被黑瘦男子占着。

  前台掌柜的使了个颜色,店小二匆匆忙忙小跑过去,培着笑脸开始劝解。

  说起来黑瘦男子虽然之前订过房,但他的房已经被妻子退掉转给了沐锋二人,他现在并不算客栈的入住客人,没有资格让客栈给他预留座位。

  先前座位没坐满让他坐着倒也无妨,但此刻魁梧汉子花钱买了票,讲道理黑瘦男子便该让出座位来。

  然而不知怎的,那黑瘦男子涨红了脸,哪怕任由满大堂的人都盯着他看,偏偏就是不把屁股挪开一丝一毫。

  相反,他双手死死地扒住板凳边缘,紧绷着脸,脸上汗水狂流,血丝密布的瞳孔几乎撑裂,那发狠的模样就好像屁股下的板凳是他唯一还拥有的东西。

  周围人开始窃窃私语。

  “那不是杜三郎么?”

  “咦,你认识他?”

  “何止是认识,我们可是一个村的,只是我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放弃……”

  “详细说说!”

  “唉,说起来也怪让人唏嘘的。这杜三郎年幼的时候颇有修行天赋,六岁突破一气境,十岁二气境,而在他十八岁的成人礼上,更是一举突破三气境!”

  “嘶……十八岁的三气境?!乖乖,有点东西啊!”

  “十八岁才三气境,这也叫有点东西?”

  这句话是狂秋说的,当然,是悄悄和沐锋说的。

  沐锋瞄了她一眼,狂秋,十九岁,炼气巅峰。

  “行了行了,知道你天才了,别搁这秀。”沐锋低声道,“而且你以为你这样的天才满大街都是么?正常人,十八岁三气境,确实算不错了!”

  “哦……原来你也知道我是天才!”狂秋眯着眼,笑得像只得逞的野猫。

  沐锋耸了耸肩,没搭理她,继续听那些人交谈。

  “谁说不是呢!我们村村长当时就宣布把自己孙女许配给他,要知道那可是我们村花,想当初我年轻的时候夜里幻想过……”

  “废话!说后来!谁年轻时候没幻想过几朵花?”

  “咳咳……”那人叹了口气,眼里满是唏嘘,道,“后来啊……后来就没了啊,今年我四十五他四十八,我已经炼气五层而他还是炼气三层。”

  “嘶……三十年……一步都没有再精进?”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然而他们眼里却没有太多鄙夷,反倒多了几分同情。

  “是啊……”同村人翘着不远处那位老乡,低声道,“而且这三十年里他没有一日荒废过修行,每天天不亮就开始修行参悟,一直到参悟到深夜,然而还是毫无起色……而且这么多年因为修行,不种田不管事,家中所有事务全在他妻子一人身上,当初那貌美如花的娘子如今也已是发胖的半老徐娘了啊……”

  “一个男人,整天在家什么都不做,你们说他该承受多少风言风语?我以为他早就该认命了,没想到……”

  同村人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惨笑,神色有些落寞:“所以我有时候也在想,我们拼命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我这五气境,在真正的大修士面前又算得了什么?而且这世道还越来越难……”

  狂秋脸上的得意神色早已消失不见,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鼻头有些酸,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她抬头看向对面的沐锋。

  沐锋面无表情地仰头喝尽杯中茶,然后站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