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十九章 有鲲自远方来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灵溪中的异响还在持续,并且越来越近。

  沐锋凝神屏气,从大缸里站起身,任由温热且微微散发着晶莹光泽的灵液顺着肌肤线条间滑落,伸手把奥特夹在腋下,慢慢朝河边靠近。

  地面留下一个个湿润的脚印。

  他已经决定好了,一旦察觉到危险,就把奥特丢出去!

  离得近了,耳边的“噗通”声渐渐变成水流的“哗啦”声,而在这水声之下,似乎有更加悠远深邃的低吟声正从灵溪深处逐渐靠近。

  “哗!”

  一个圆球从水中跃出,进入沐锋满是警惕的视线。

  然后沐锋微微一怔,眼前出现的这个东西,着实超乎他的意料。

  浑圆的身躯,灰不溜秋的肤色,正对沐锋的一面点着两只鱼籽一样的小眼睛,下面是同样尺寸的小鼻子,再下面却是一张明显和鼻子眼睛尺寸不符的嘴巴!

  如果要说像的话,倒是挺像沐锋穿越前见过的鼓满空气的河豚。

  可是问题在于河豚哪来这么大的嘴?

  便在这时,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沐锋面前的小家伙鼻子微动,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嘴巴便已张开,裂开巨大的缝,看起来几乎要把整个球从中间一分为二。

  沐锋正要见势不妙扔奥特,忽然觉得有风从身后吹来,毫无征兆的狂风将他整个人刮到一边。

  他愕然回头看去,瞳孔微微紧缩。

  那根本不是风,还是原本充斥在山洞里氤氲浓郁的灵气被搅动,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尽数朝那家伙张开的嘴里涌去!

  小家伙的嘴中,隐隐有星辰般的光华在闪烁。

  它欢快地摇了摇身后宛若气球结扣一样微不足道的尾巴。

  那种高远而又深邃的低吟声从小家伙口中再次发出。

  沐锋知道眼前这有点像河豚的生物是什么了,于是他再一次瞳孔微缩,口中低声惊呼:“这是……鲲鹏……”

  这竟然便是江星明从鲲鹏族地中抢回来的那条鲲鹏幼崽!

  原本这条幼崽是由庄内最擅长饲养妖兽的严律己进行培养的,但鲲鹏幼崽本能地吸收周围一切灵力,就连严律己随手设下的保护罩也被其吸收,之后落入水井,进入天琅山脉庞大的地下水系统中。

  鲲鹏一族寻灵气而生,虽然小家伙还没能正式修行,但却依靠本能朝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漂流。

  恰巧沐锋此时所在的山洞中正在熬煮灵液,浓郁的灵气便阴差阳错间让这条鲲鹏幼崽来到此处。

  对于和天琅剑守齐名的鲲鹏一族,前任少庄主沐锋自然有所耳闻,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就算是前世的沐锋也从没真正见过鲲鹏一族,加上眼前这只鲲鹏又实在太过幼小,是以一时没有认出。

  直到鲲鹏幼崽张开大嘴开始吞噬这满山洞的灵气时,沐锋才认出了它的身份。

  他虽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种种,但从奥特和自己的记忆中都没找到剑窟山曾囚禁过鲲鹏的记录,便暂时松了口气,没让奥特一爪子把这个小别致给拍死。

  然而,看着这不讲礼貌直接闯入自己地盘还大口吞噬自家灵气的小鲲鹏,沐锋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去。

  啥玩意?

  敢情老子一点灵气吸收不了最后全便宜你这熊孩子了?

  天下有这等好事?

  休想!

  沐锋伸出右手,悬在正沉醉于吞噬灵气的小鲲鹏头顶半寸,直接就是一巴掌拍下。

  “啪!”

  小鲲鹏虽然能够漂浮在半空中,但哪里禁得住沐锋的蓄力一拍?

  当时就上嘴下嘴闭合,重重砸落地面。

  然后又充满弹性地弹起些许……

  沐锋“哼哼”一声,上前用握篮球的姿势握住小鲲鹏背部把拿了起来。

  小鲲鹏不明所以,本能里对灵气的渴望让他下意识又想把嘴张开。

  然而沐锋却没有给他那个机会,另一只手从另一个方向握住小鲲鹏。

  “弹性不错,像个篮球。”

  沐锋用标准的拍球姿势拍打着小鲲鹏。

  人类!

  可恶的人类!!!

  小鲲鹏怒了,浑身妖气四散,口中低吼连连。

  然而他此时的模样实在太过无害,本是发怒的吼叫听起来反倒有一丝奶声奶气。

  迎接他的是沐锋更有力的拍打。

  “运球探步……”

  “转身过人……”

  “三步上篮……”

  “大灌篮!!!”

  片刻后,出了一身热汗、感到浑身畅快淋漓的沐锋重新躺进大缸之中,闭上眼长长松了口气。

  在他身前的药液中,小鲲鹏一身虚脱无力地漂浮着。

  他被眼前这个人类彻底打懵了,即使此刻身处充沛的灵液中,竟有点提不起力气吞噬,满脸“累了,毁灭吧”的表情。

  忽然,眼前这个可恨的人类又睁开眼盯住自己。

  小鲲鹏浑身一僵,肚皮上翻。

  别打了,我不吃了!

  这时,人类幽幽的声音传入他耳中。

  “想吃灵气可以,做我的鱼吧。”

  “你不说话的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喂,不要自说自话啊,我现在还不会说你们人类的语言啊……不过如果真能有灵气吃的话,好像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当然,只有我准你吞噬的灵气才能吞哦……不然的话,大灌篮伺候!”

  不吃了,打死都不吃了!

  “从今往后,就叫你……北冥。”

  ……

  “轰!”

  正清峰后峰,严律己住处,一声巨大的声响响彻后山,然后老人夹杂着无尽怒火的吼声冲破云霄。

  “是谁!!!给老夫死来!!!”

  声音之响,气势之厚,将空中云彩尽数震散……

  然而这么大的声势,整座正清峰却没一人前去一探究竟,就连空中御剑经过的弟子们也只是稍稍稳住身形,便继续该干嘛干嘛,仿佛压根没当回事。

  两小峰与正清峰相邻,此时一道歪歪扭扭、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晃晃悠悠的飞剑从两小峰上飞出,朝正清峰而去。

  仔细看去的话,这柄剑和严律己的君子剑相仿,都比正常飞剑更加方正,却又没有达到破山堂那些重剑的程度,是正清堂一脉最为正统的阔剑。

  这柄宽大阔剑不似君子剑那般散发着堂堂正正的金光,而是栗木一般的颜色,几乎没有光芒外露,剑身上隐有树纹,在半空中起起伏伏的,不像剑,倒像一叶扁舟。

  而驾驭这柄剑的人,确实不是在御剑,而是坐着。

  他坐在方正的剑身上,像是坐在船舱里,双手环胸,缩着肩膀,脑袋一会儿朝左一会儿朝右。

  他在打瞌睡。

  “气煞老夫!!!还老夫的宝贝心肝啊!”

  正清峰上再次传来严律己的怒吼。

  瞌睡被打断的年轻人晃了两晃,长长叹了口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