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九十一章 沐锋的想法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清晨,陆安人洗漱完毕,拄着拐杖走出木屋。

  天刚蒙蒙亮,但沿路已经有其他藏剑徒经过他的门前去往剑窟山,身后背着装着断剑残片的竹篓。

  他们脚步非常轻,神情十分小心翼翼。

  谁都知道这间木屋是陆安人的住处,但偏偏又是前往剑窟山的必经之路,陆安人又是个很讲究生活睡眠的人,所以藏剑徒们每天从这走过的时候谁也不敢大喘气,更别说看到陆安人这么早起床。

  所以看着那道走出木屋的人影,所有人都心头有些发愣发紧。

  稍远一些的地方,指挥着其余藏剑徒的虎爷看到陆安人,顿时双腿微软,放慢脚步,不情不愿地往前走,一心想着让陆安人赶紧走过去别跟他打照面。近日本就愁得焦头烂额的额头眉头更皱了。

  然而好死不死的,陆安人抬起头,看向虎爷。

  “该死……他想做什么?”虎爷头皮一阵发麻,上次被陆安人那一剑顶在喉前的感觉似乎还没散去,整个人后背瞬间被冷汗湿透。

  但他也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就这么扭头离开,只能硬着头皮朝陆安人走去。

  身后,藏剑徒们小声私语着。

  “虎爷又要倒霉了……”

  “别操心虎爷了,最近我们藏剑徒这一脉人越走越少,连第一的唐哥都走了,但活却一点不少,往后还怎么有时间修行?我修为已经三个月没动静了!”

  “这能怪谁呢?谁让我们前几次登堂大比上没什么好成绩,当然没人愿意来我们这一脉!”

  “唉,登堂大比就在三年后了,我们难道还要虎爷这么大年纪去搏一个名词么?”

  众人安静下来,皆面色沉重。

  谁都知道天琅剑庄外门的规矩是登堂大比决定每一脉剑徒的资源分配,藏剑徒一脉在登堂大比连续数次靠后,灵石资源太少了只会浪费大好青春,否则那排名第一的藏剑徒为何宁愿下山也不留着了?

  “要是陆哥愿意去就好了……”不知谁说了一句。

  众人眼神一亮,随即又黯淡下去,苦笑地摇头。

  “想啥呢!陆哥啥人你不知道?他现在的日子多舒服啊,恐怕把我们都熬死了他还是这样年轻帅气!”

  “是啊,换做我是陆哥,我恐怕也只想这么舒舒服服过一生,什么刀枪剑雨关我何事?”

  “嘁,这是什么话?难道你们来到天琅剑庄只是想混日子么?不想成为受人崇拜的真正剑修吗!”

  “说是这么说……但连登堂大比都没人去,我们还有什么指望?”

  “唉……”

  众藏剑徒垂头丧气,背后的竹篓里残剑碎片并不真的如何沉重,但每个人肩头都像背着一座山。

  虎爷脸上深邃密集的皱纹里更是藏着无限忧愁和无奈,他这一大把年纪了,纵使报名登堂大比也毫无希望通过,只是他不得不去,否则一只外门剑徒连一个参与名额都选不出的话,这脉剑徒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虎爷虽然横了点,但好歹做藏剑徒做了一辈子,岂能一点没有?

  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死在登堂大比某个环节里。

  不亏。

  所以这几天虎爷的性格都柔和了许多,除了还是不想和陆安人打交道。

  “陆哥,有事?”虎爷在陆安人三米之外站住,盯着陆安人跛脚旁的一株青草,颇为疏远地问道。

  陆安人说道:“听说你要去登堂大比?”

  虎爷一愣,说道:“陆哥也知道了?”

  陆安人点点头,移开目光看着东方刚露出一抹鱼肚白的天际,用非常漫不经心、仿佛只是随口一说的语气淡淡道。

  “嗯,那带我一个。”

  “好的,陆哥……”虎爷习惯性答应,然后猛地反应过来。

  他的目光像是被柔韧的青草弹飞,直勾勾挂在陆安人脸上,双目怒睁,嘴巴微张。

  “什,什么?”

  身后众藏剑徒也是同样的表情。

  紧接着人群中发出一阵响亮的欢呼。

  ……

  古话说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

  沐锋再次醒来时已是三个月之后。

  “咕咕……”

  睁开沉重眼皮的同时,肚皮发出阵阵声响。

  他的脸庞看上去也略微消瘦了些,棱角越发分明,嘴角多了些淡青色胡茬,唯独眼神越发清明发亮,像是两柄利剑。

  “饿了?”剑阵之后,燕开诚莞尔的声音传来。

  沐锋没有回答,低头查探起自身体内情况。

  活动活动四肢,然后站了起来。

  他说道:“饿了,但也确实到了醒来的时间。还有些问题需要问你。”

  他还没有进入金丹境,一日不入金丹,这副身体就还需要进食,三月已是极限。

  燕开诚说道:“如果问我如何解决吃的问题,那我只能告诉你我已经近千年没有进过食。”

  沐锋要问的自然不是吃的问题。

  他也明白燕开诚真正的意思是既然他答应了沐锋,那么任何问题他都会回答。

  于是沐锋问道:“根据你的方法体内寻找到剑脉残存是一个很慢的过程,我想以《食月》来辅助加速,你觉得是否可行?”

  《食月》是天狼一族的本命功法,本质是一部凭借吞噬然后转化己用,既能精炼修为,又能用于疗伤根治道基,是世间少有的不主攻伐却能跻身顶尖的功法之一。

  非天狼一族不能修行。

  当然,在曜成为天琅剑守之后《食月》便有了新的发展。

  燕开诚整个人忽然激动起来,站起来“啪叽”一声整个人拍在剑阵屏障上,牢牢盯着沐锋,语气里满是震惊。

  “你修炼了《食月》?!这怎么可能!剑守怎么会把《食月》教给他人?”

  下一瞬,“刷刷刷”密密麻麻的剑声响起,万剑齐发,将燕开诚再一次活活钉在墙壁上,万剑再次割裂摧毁他的身体。

  他却依然目光灼灼地盯着沐锋,对痛楚毫无感觉。

  在燕开诚越发震惊的视野里。

  沐锋轻轻抬起右手,三指弯曲,中指和食指胼指而立。

  心念微动。

  两道黑色气旋如狼息一般环绕在双指上。

  沐锋的瞳孔在同时化作竖瞳,凶意毕露。

  燕开诚怔怔看着眼前这幕。

  紧接着他放声大笑。

  浑浊的泪水从他干涩枯裂的眼角滑落。

  滚烫又炽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