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九十八章 剑体小成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不管江星明的话听上去有多么不合常理,周沉飞也只能照做。

  于是王启成开始在未知空间里迎来一次又一次生死劫难。

  而随着时间推移,距离登堂大比只剩下一年零一个月。

  天琅内部名额渐渐在各剑徒派系内产生,但外部预选方式却迟迟还未确定。

  这天,剑窟山内,幽暗的零零伍号剑窟前,枯坐如灯的沐锋身体轻轻一晃。

  他睁开眼睛,如古灯新燃,醒了过来。

  剑阵屏障后,燕开诚看着他说道:“这么快?”

  沐锋淡淡道:“还行吧。”

  燕开诚略微有些无语,心想自己早就知道沐锋修行《食月》之后对混沌剑体的成型速度有极大提升,为啥还是忍不住要凑上去问?

  这不又让他装到了?

  但显然燕开诚更关心另一件事。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沐锋的身体,说道:“感觉如何?”

  沐锋站了起来,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闪过迷蒙的淡淡灰雾,明明站在眼前,却缥缈得像远在天边。

  他的容颜和之前相比并没有大的变化,还是那般完美,但气质看上去和以往似乎有些不同。

  他整个人变得更轻,也更清。

  但最明显的还是多了分捉摸不透的感觉,就像是一团云,忽而存在,忽而又飘远空灵。

  这种充满矛盾的气质,难道便是混沌?

  或者换句话说,他现在站在这,只要不去真的查探他的修为,这世上几乎没人比他更加超凡脱俗、仙意十足。

  衣袂轻飘,沐锋似乎随时要化成一缕清风。

  他握了握拳,说道:“挺好。”

  ……

  沐锋确实感觉挺好,准确的说如果不是为了保持此时此刻的格调,那应该是前所未有的好。

  自穿越以来,他的这副身体便一直在道基严重受损的影响下,这使得他修为恢复精进的速度大大降低,若非机缘巧合得到《食月》,如今能否修行都是个大问题。

  但此时此刻,他内观己身,之前残缺破碎的道基已经不复存在。

  这并不是说他的道基已经完全恢复,而是他的道基不再与他人相同是固定在丹田处的某种事物,而是与血肉经脉、五脏六腑尽数融为一体。

  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包含亿万分之一的道基。

  和微小到外人难以察觉的剑脉碎片。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在他身上完美诠释着“一即所有”的概念。

  虽然混沌剑体只是初成,距离完全大成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但从今往后,没有人再能破坏他的道基。

  即使是江星明也不行。

  毕竟没人可以在不杀死他的情况下将他的身体完全摧毁。

  只要身体还剩下一丝一缕,混沌剑体便能恢复出完整的他。

  堪称匪夷所思!

  而且更重要的是,剑脉碎片同样包含在每一寸血肉中,这将使得沐锋举手投足间,皆是源源不断的剑意。

  甚至他的身体,严格意义上来讲正在向一柄剑转化,他的右手便是世上最锋利的那道剑刃。

  当然,要到达这点还需要足够的时间。

  在这之前,他仍然需要一柄真正的剑。

  “接下来我有一件事要去做,我会请剑守大人来此,解开此处剑阵屏障。”

  燕开诚这段时间里已经将困住自己的这道剑阵屏障研究透了,论剑道攻伐他不如武莫,但在剑阵上的造诣武莫就要差他不少。

  眼前这道剑阵,可解,但以沐锋的修为就算混沌剑体小成,对于解开剑阵也毫无帮助。

  听到沐锋竟然能让剑守出手,燕开诚微微眯起了眼。

  据他所知,天琅剑守除了苏城子外,从不会对任何一位天琅弟子如此亲近,更别说听他的话放出一位剑窟囚徒!

  考虑到眼前这少年早已学会《食月》,燕开诚不得不再次怀疑他和剑守到底什么关系?

  但他没有问。

  混沌剑体已成,没有什么比看一眼蓝天对他更重要。

  他没有说话,身形隐没在剑窟角落的黑暗里。

  沐锋转身离去。

  ……

  吩咐完奥特之后,沐锋意识上升到白雾空间,将自己沉睡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过了一遍。

  “进西山……狂秋我求求你了,别浪了,看看书。”

  看到阮铁一行人身上发生的事,沐锋有些无语,只能发出如此感慨。

  白雾空间上还有不少王启成传来的简讯,分身柳远虽然看过了,但这些事没什么强烈的目的,便不做处理。

  全是少年近期遇到的一些事,像是日记一样陈列在白雾空间上。

  “这小子怕不是把我这当树洞了?”

  沐锋摇摇头,看了几道简讯,眼眸稍稍眯起。

  “好你个江星明,我让你分一个名额给启成,你倒好,这般折磨我的人?”

  是的,指名给王启成一个剑比名额也是沐锋之前和江星明提的要求。

  他当时说了两个条件。

  一是告知他“古今愁”的下落,二就是给王启成一个名额。

  江星明答应了他,这才有后面周沉飞去找王启成的事。

  心念一动,沐锋看到王启成现在的状况。

  本以为王启成一定会过得很惨,沐锋甚至做好了去找江星明讨个说法的准备。

  但真正看到王启成状况的时候,连沐锋都有些难以相信。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唔……适应力这么强的么?”

  “嘶……难道江星明那女人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她比我还了解启成的属性?”

  沐锋感到莫名其妙地又被江星明装了一脸。

  遂打消去找她的念头。

  看向一旁站在白雾中一动不动的柳远。

  “算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去取剑吧。”

  他现在的混沌剑体比起当初前身登堂大比时的先天剑脉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就算“古今愁”处在云中堂剑池的最深处,取回来也不是问题。

  ……

  天琅外围有四亭。

  其中面朝东方的叫做东潮亭,因为这座亭面向的东方极远处有一片壮阔的海域,潮声即便是此处也能隐隐听到。

  亭前有一张木桌,桌上摆着朴素的纸笔,一名穿着淡灰色剑徒服饰的剑修趴在桌上睡觉。

  他是负责剑庄收剑徒的录名剑徒,也属于外门剑徒众多派系中的一支。

  不过最近修行界都在关注登堂大比,此时还来报名剑徒的又赶不上此次登堂大比,不如等到一年后再报名,所以今日颇为闲适。

  忽然,他睡梦中感觉到了什么,揉着惺忪睡眼朝前方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