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八十章 新的尝试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面前的玄天洞主和他真正的样貌看起来并无二样,只是身体边缘的线条略微扭曲卷起,身体也带着些透明,表明这并非他的真正本体。

  这是玄天洞主的神识。

  行远境界的修行者神识已经极为强大,转瞬间便可抵达数百里,更何况玄天洞主道法造诣高超,再加上五色石的神奇,竟使得他能够隔着遥远的距离接近沐锋。

  但他没想到,自己强大的神识在和那枚青铜片碰撞的一瞬间便湮灭。

  继而被沐锋的部分神识占据。

  此时此刻,沐锋掌控了玄天洞主的神识。

  只要他心念一动,他便能控制这股神识回到玄天洞主身体,从而自己成为玄天洞主!

  换句话说,真正的玄天洞主已经死去,现在留下的是沐锋!

  玄天洞主万万没想到,自己凭借着行远境界的降维击杀,最后却只是为他人做嫁衣,甚至连自己的性命也丢了。

  沐锋从玄天洞主的神识中知道了玄天洞主的一切想法。

  “好狠辣的老东西……”

  沐锋低声骂道,随即想到现在自己就是玄天洞主,骂他不就是在骂自己?

  “想拿着灵气去投奔太羽门?面对天琅剑庄的追杀这倒确实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沐锋盯着面前的玄天洞主思索片刻,想到回来的路上曾听周沉飞和江星明说过千音谷主的事情。

  太羽门和天琅剑庄近些年的关系逐渐变得紧张。

  “若能以玄天洞主的身份提前打入太羽门内部,似乎值得一试。”

  至于代价无非是需要付出部分灵气,这点对于神启大陆其他人来说或许很难抉择,但对于拥有白雾空间的沐锋来说灵气是最不缺的东西。

  只要白雾空间还在,他就一直能复制灵气、功法、法宝,灵气算不上什么特别难获得的东西。

  “看来得整点自导自演的戏码。”

  沐锋看了眼玄天洞主的神识化身。

  心念微动。

  玄天洞主的神识化身瞬间回到本体。

  幽暗的山洞里,玄天洞主缓缓睁开双眸。

  这时的玄天洞主,就是沐锋。

  沐锋看向悬浮在身前的那块五色石,想到之前这玩意带给自己的痛苦,忍着一拳把它锤烂的冲动,将五色石送到白雾空间上。

  白雾空间很快给出了五色石的评级。

  地阶中品,是一种罕见特殊的材料,能够用来制作兵器、毒药,而且最奇特的特性在于很难彻底消灭,即使被碾碎成了尘埃,无法被探测到,也能通过母石找到联系,因此常常被用来定位和侦查。

  “玄天洞的宝贝看起来不少啊。”

  算上玄光轮,光是地阶法宝玄天洞就有两件!

  这样的底蕴,都快赶上一些一流门派了。

  不过现在嘛,这些可都归了沐锋了!

  沐锋心头想着,并没有就此控制玄天洞主离开山洞,而是留下一部分神识来熟悉玄天洞主的言行举止以及掌握的道法,否则贸然出山很容易被鲁承弼等人看出端倪。

  剩下的神识,则继续刚才被玄天洞主打断的事。

  当然,在此之前他还有另外一件东西要好好看看。

  伸手一招,悬浮在白雾空间高空的青铜片落入沐锋手心。

  入手带着普通金属的冰凉,看上去也和普通青铜毫无二致。

  但沐锋现在却知道这块青铜残片绝不普通,甚至如果不是刚刚获得了这枚青铜片又被自己机缘巧合扔了出去,他和玄天洞主谁生谁死还都不好说。

  可惜,无论他如何驱动,青铜片都毫无反应。

  沐锋翻来覆去地查看,最后确认这青铜片应该是某件青铜器的残片,一块碎片都能有如此威力,那么若是完整的器皿该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而这么可怕的法宝,竟然被人打成了碎片?

  一时间,沐锋感觉到对自身修为增进的渴望。

  要想参与到这些事里,怕是只有江星明那样的境界才能从容淡然得多。

  他现在这点境界,去哪都不够看。

  沐锋松手,青铜片重新悬浮到半空中,虽然凭空飘浮着,却给人一种岿然不动的苍茫大气感。

  像是镇住了整片白雾空间,能够抹杀一切白雾空间内潜在的威胁。

  沐锋收回目光,重新打开龙凤画卷进入落梦泊上空,提起画笔在脚下画了几笔。

  这是他刚才就在尝试的事,只是被玄天洞主打断,现在危险解除自然要继续搞个明白。

  不出意料,在画笔落下后仅仅过了一瞬,添上的那几笔绿色瞬间消散,化作绿色的星点消失在画卷上。

  这是不是说明沐锋并不能凭空在世界上新增某些事物?

  但沐锋却有种感觉,他可以。

  只是还没找到正确的方式。

  他闭上眼。

  感受着落梦泊上空吹过的风、飘过的云、以及空气里带着泥土草地特有的清新味道。

  湖面时而平静、时而起涟漪。

  远处天空慢慢飘来一朵乌云,在落梦泊上空积蓄变大。

  片刻后,落梦泊迎来大战之后的第一场雨。

  沐锋站在雨幕中,贴身却仿佛有一件看不见的雨衣,漫天雨水沾不湿他的身。

  他忽然睁开眼,眼中精光爆闪。

  这方世界原本并没有雨,为何现在下起了雨?

  因为有云。

  云从哪里来?

  云从天边来。

  所以下雨这件事,归根结底是这朵乌云最初的形成。

  下雨只是结果。

  重要的是时间。

  想了想,沐锋开始第二种尝试。

  他换上黑色颜料,将画卷上的草地数倍放大,直到能看清落梦泊草地上两颗杂草间的距离,看清土壤的每一个颗粒,看清雨滴砸落在土壤上溅开的每一朵水花。

  他在土壤里轻轻落笔。

  真的很轻,只是落下一个点。

  落笔的同时他脑海中轻轻构建。

  “八月十三,大雨,埋下一颗种子。种子吸收泥土养分,经过阳光滋养、雨水滋润,将在半年后长出新植。”

  随着念头的完善,他抬起画笔。

  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颗被他点在土壤里的黑色种子。

  黑色种子上忽然闪过一道迷蒙的微光。

  紧接着自动适配成与落梦泊草地上草植同品类的真实种子。

  静静存在于土壤之中。

  它仿佛着特定的程序与数据被存储了起来。

  不再消散。

  沐锋面露喜色:“成功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