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大明王相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神启大陆不只是人族的大陆。

  虽然大部分中心区域属于人族,但在人烟与繁华之外,还有无数常人不可知之地。

  在这些不可知之地中,生活着妖和魔。

  人妖魔三族间自古以来便冲突不断,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和谐共处,甚至可以说在如今整座大陆灵气溃败的大前提下,三族之间的冲突较之以往已经少了许多。

  三族绝大多数心思都放在寻找解决之法上。

  而妖魔二族间同样矛盾不断,因此也不可能共居一处。

  云澜城之外,隔着一条深逾千丈的河流外,便是妖族当今三大聚集地之一——黑凶地。

  黑凶地上妖兽无数,最深处生活着一头境界难测的大妖,据说已千年未曾现实。

  但没人觉得他已经死去。

  最好的证明就是黑凶地上的妖兽数千年来依旧保持着对妖王的敬畏,要知道一头死去的妖王是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

  云澜城镇守此地,更多的便是随时准备应付妖王的苏醒,一旦苏醒,便不惜一切代价让它重新沉睡。

  因此,云澜城人妖两族这数百年来虽然小打小闹不断,但从未有过大规模冲突爆发。

  然而此时此刻,天际黑压压的滚滚妖气竟直接将天空中的日光遮蔽。

  四周街道房屋上落的积雪冰块都仿佛变成了黑色。

  无数流光从云澜城中升起,笼罩整座云澜城的金色大阵浮现在众人视野中,散发着令人稍稍心安的温度。

  “妖族疯了……”矮个剑修双手抱头,到现在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和妖族毫无征兆的大举入侵相比,柳远被剑守大人收徒一事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楚明轩伸脚踹了他一脚,轻喝道:“感慨的话,等证实他们究竟是不是疯了之后再说,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嗡!”

  清亮明丽的飞剑倏忽从他体内飞出,在头顶一分为二。

  楚明轩伸手,一左一右握住两柄飞剑。

  目光中闪过一抹凝重与决绝。

  “拔剑!”

  “嗡嗡嗡!”

  数道飞剑嗡鸣声响起。

  矮个子剑修从地上爬起,伸手一招,地上的飞剑落入他手中。

  一抹脸,面色果决。

  “拔剑!”

  身后,数道声音响起。

  “拔剑!”

  “拔剑!”

  楚明轩带领小队破空而去,狂风在耳边呼啸,眼前的妖气越来越重,眼底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只一眼,他就看到满天妖云中有那几位传闻中黑凶地的首领大妖。

  这些首领大妖,任何一个都能轻松全灭他这只金丹小队!

  他看向四周,除他以外其余在云澜城的天琅剑修也已出动。

  不只是天琅剑修,太羽门、梵天寺、云起书院、水月阁……所有门派全部出动!

  最上方,坐镇此地的人族大能也早已隐没在云海中,其中便有楚明轩等人熟悉的那抹醇厚剑意。

  人族、妖族此地的顶尖强者,竟然在一个照面间尽数出动!

  就算是要打仗,也要先试探啊,哪有一上来就两方元帅上阵拼刺刀的道理?

  楚明轩脸色骤变,血色全无。

  “难道是……妖王苏醒了?”

  ……

  谷天琅剑庄,剑守洞穴中。

  奥特刚刚按照沐锋之前要求喊出了那一嗓子“可”后便趴在原地,百无聊赖地打盹。

  身旁,摆着天芒子洗好切好的新鲜水果。

  虽然以剑守的修为早已不用进食,但剑守不吃奥特要吃啊!

  前世只吃狗粮骨头,也没有什么好不好吃、美不美味的概念,这一世灵智全开、修为拉满,他当然能享受便要享受。

  天芒子的状况也比之前好上许多,修为虽然还没完全恢复,但整个人的气色精神却要好上许多。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认命了、学会满足了,人就开始幸福起来了。

  天芒子之前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从那阴暗的剑窟中出来,沐锋愿意放他出来,他就一心一意跟着他。

  以他在感知方面的造诣,加上剑守洞穴里本就有笼罩全庄的检测阵法,就算没有投影法宝,他也能了解到剑崖前正发生的一幕幕。

  他知道柳远就是沐锋,所以方才看到柳远的表现时一脸崇拜,觉得自己果然没有跟错人。

  此时在他的感知中,外部战区的赛程也逐渐进入后半段。

  不过从七大派第三位弟子上场开始,剑崖上来了一群新的面孔。

  这些人都是天琅剑修,来自不同剑堂,所学剑法也各不相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是天琅剑庄这一届年轻弟子排名中的前十位。

  为首的,就是之前说过要和凌空雪一较高下的苏汉峰。

  随着他们的到来,因为柳远的逆天操作而显得此时有些沉闷的剑崖上,再次热闹起来。

  而这份兴致在一位金阳堂剑修开口挑战七大派弟子上迎来了一次小高潮。

  天芒子通过隐秘阵法能感觉到在场所有人的气息波动,但终究看不到画面。

  但从感知到的波动来看,战局并没有十分激烈,甚至没持续太长时间。

  代表剑庄弟子的气息便彻底压过了另一道。

  “这么多年过去,剑修还是剑修啊……”

  天芒子赞叹,浑然没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囚徒”说这话有些怪怪的。

  “除了另外三宗的那三位年轻人,这所谓的七大派弟子,应该都不是剑庄弟子的对手。”

  不出天芒子所料,之后的演示中,一共有七位剑修弟子出战。

  七战全胜!

  剑崖前天琅剑庄所有人,不管是内堂弟子还是外门剑徒情绪都到达了顶峰。

  在天芒子的感知中,他们便是一个个小团燃烧的小火星。

  “嘶,这股慈悲气息,是梵天寺的僧人吧……”天芒子感觉到了有趣。

  天琅剑修这边也派出了如今排名第三的年轻剑修。

  梵天寺修佛法,并不擅长一对一争斗。

  然而事实却出乎包括天芒子在内所有人的预料。

  梵天寺,胜了。

  ……

  剑崖前,年轻一辈排名第三的沈秋白脸色比他的名字还要白,捂着胸口跌坐在石台上。

  面前插着他的飞剑,飞剑上佛光逐渐消散。

  “阿弥陀佛,沈兄,承让。”

  对面,双手合十的年轻和尚闭目轻道,他的身后金色明亮的佛像缓缓收敛。

  周围一片安静。

  柳远眼眸中流光微动。

  “竟然是大明王相,有点意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