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七十二章 狂秋的目标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龙脉,与灵脉不同。

  后者大致可以理解成灵气的经脉,是聚集天地灵气、甚至是诞生天地灵气的地方。

  但龙脉却要比灵脉更为罕见特殊,它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气运,传言得龙脉者可定乾坤、晓未来。

  对于俗世凡人而言,龙脉是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往往能追寻到一丝一缕便能成就王图霸业。

  修行者对天地大道感悟更深,也更加能够体会到龙脉的神奇和特殊,相传太羽门的立派祖师便是在梦中受得神龙指引,在数万年前寻得龙脉,才定下现如今修行界的诸多规则境界,使神启大陆修行繁盛数万年。

  而到如今,灵气逐渐匮乏,是不是说明曾经那条龙脉正在逐渐枯竭?

  江星明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其余三大宗也没人愿意这么想。

  但此时从狂秋口中得知进西山正在寻找下一条龙脉的踪迹,江星明脑中却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炸开了新思路。

  从神启大陆有记载到如今,每一次神龙龙脉的现世无一不宣告旧时代的覆灭和新时代的到来。

  劫难与新生永远并行。

  只是……眼下这片大陆真的又走到这一步了么?

  这个问题没人能够回答。

  除非找到龙脉的钥匙,最终证明新龙脉的诞生。

  “不知道。龙脉这么重要的东西,钥匙为什么会出现在几个二流门派伪造的秘境中?”狂秋耸耸肩,表示自己知道的并不比江星明多。

  “如果真的有新龙脉诞生,那么钥匙可能出现在世间任何一处,以任何形态。”

  江星明说道,看了狂秋一眼,眼神有些凝重。

  这凝重并不是针对狂秋,而是她身后的进西山。

  一直以来,进西山的存在都只是以杀手组织为代名词,但就是这样的一个组织,却提早想到了“龙脉”这种可能性?甚至已经开始寻找钥匙。

  而这些,天公都不一定能做出反应。

  狂秋淡淡道:“或许经常给别人送终的人,对死亡会更敏感吧。”

  江星明没再说什么,她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却因此牵扯出了更多的可能与问题,这些可能与问题都需要她一一去证实。

  比如这个时代的龙脉是否真的走向衰败?她又能否阻止这一切?

  至于钥匙,她不觉得狂秋在说谎。

  于是无话,江星明转身离开。

  “诶等一下!”狂秋眼神微微一犹豫,神色有些紧张,回头叫住江星明。

  江星明停下脚步侧过脸。

  狂秋眼神躲闪片刻,神情愈发坚定,看着江星明的侧脸说道:“我知道你不叫江小辞,他也不叫易斑斑,但我不在乎。”

  江星明抬眸,静静看着她。

  狂秋继续说道:“现在我的身份你已经知晓,作为交换,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江星明问道:“什么事?”

  江星明已经想好了。

  如果狂秋问她和沐锋真正的身份,为了公平,她自然会如实告知。

  如果她稍微过分些索要功法法宝,她也会挑些不那么核心的、适合狂秋的功法送给她。

  如果她再过分一些,请她治好她的道伤,那么考虑到她的伤因沐锋而起,江星明也会破例出手相助。

  毕竟此次一别,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不管是江星明自己还是沐锋,都很难再和狂秋相见。

  清风掠过山崖,白鸟飞上云霄。

  狂秋抬起脸庞,盯着江星明的眼眸。

  绝美的面容上微微泛红。

  “唔……说起来你可能不知道,在进入秘境之前,我和易斑斑一同住过一间客栈。”

  江星明眼角微微一凝,心头有种奇怪的预感。

  那间客栈她自然知道,她还暗地和沐锋见过一面。

  看来狂秋不知道这件事。

  她的眼角重新缓和。

  狂秋继续道:“在客栈里,我们一起看戏、听书、赏画、赋诗……”

  崖间的风忽然变得凉了些。

  狂秋没有多想,双手环抱搓着胳膊取暖,眼神越发大方。

  “那时候我就有了一个决定。”

  “什么?”江星明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问这话?明明这样的事情过去已经发生过太多次,但自己却还是每一次都忍不住问到底,然后听到那个让自己并不如何开心的答案。

  狂秋从储物法宝中取出一枚温暖的玉佩,递向江星明。

  这是一块质地纯正的蓝田玉,纵使在修行界也是少有的能够清新凝神的绝佳宝物。

  “我托人问我爹要来了这把钥匙,别想太多,这可不是龙脉的钥匙,不过它可以打开某座山洞。”狂秋认真说道,“山洞里有足以买下整座楚氏王朝的宝藏。”

  “我想用这些,赎你的随从易斑斑。”

  在那间客栈里,他们听过一个故事。

  穷书生爱上了千金小姐,因为贫穷而被赶出城。数十年后穷书生功成名就,带着能够买下整座城的钱财回来娶千金小姐。

  若这故事为真,那名书生早就可以用钱得到各种各样的女子,但他却偏偏回来找已不再年轻的她。

  因为他爱。

  现在狂秋拿出足够买下一座王朝的钱。

  却只为给易斑斑赎身。

  为什么?

  ……

  问题的答案不需要任何说明。

  很直接。

  很干脆。

  很勇敢。

  很美好。

  唯一的新问题在于,江星明会不会答应?

  江星明静静看着狂秋,久久没有说话。

  在过去的几千年里,不管是俗世王朝的皇女郡主、大门大派的圣女仙子,还是妖魔二族的妖女魔女,她已经遇到过太多这样的情况。

  毕竟爱上沐锋那样的男人,这些是必然要面对的。

  但即使是这样,此时此刻面对狂秋勇敢而又清澈的目光,江星明的心境还是起了波澜。

  她终于明白就算沐锋没有那张脸,好像该来的还是会来。

  她想了想如果沐锋从小便只是个普通长相,她自己会不会有所变化?

  答案是没有。

  上千年的共同生活、无数次的生死磨难,这一切岂会因为那副皮囊有些改变?

  只不过好看的东西确实会让人心情好上一些。

  但对于他们来说,也仅限于此。

  江星明忽然想到,如果自己是这样,那么一开始就认为沐锋是一般般脸的狂秋呢?

  她很清楚,什么样的对手最麻烦。

  狂秋看着沉默不语的江星明,说道:“如果你觉得不够,我可以再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