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七十章 墨里的消息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嗖”

  天际忽然飞来一只墨色飞鸟,高鸣一声俯冲向周沉飞,身后留下一串淡黑色的残影。

  速度快若流水,尾翼切割空气,天地隐约有所共鸣。

  是墨君的道法!

  “这女人耳朵真尖!”

  周沉飞无奈拍了拍额头,冲着一旁周公剑勾了勾手指。

  周公剑倏忽消失,下一瞬刺穿墨鸟,像是一滴墨滴落在纸面上,溅开一个墨圈。

  墨圈没有立即消失,而是在空中肆意挥洒,组成几个磅礴有力的墨字。

  不是骂周沉飞臭不要脸。

  而是一则消息。

  周沉飞脸色微微变幻,眉宇间竟然认真了许多。

  问题在于就算是之前和墨君交手时他都没有露出这样的神色,为何此时会如此凝重?

  难道那消息里提到的人或事比墨君还重要?

  沐锋看向那行字。

  “我看见一朵来自西边的黄花。”

  这是什么意思?

  周沉飞说道:“西边有很多地方,黄色的花也有很多种,但当人们把这两个词放在一起,那所指的便只有一个地方。”

  周沉飞看了沐锋一眼,继续道:“你听说过一个叫做‘进西山’的刺客组织么?”

  沐锋脸色微变,想到了下山后最早遇到的敌人。那是一个自称绿影散人的炼气修士,据后来狂秋所说,绿影散人便是进西山的一员。

  只是在那之后,一直到此时伪秘境崩塌瓦解,他也没再听到有关进西山的事情。

  但墨君这样说,难道进西山的刺客们也伪装进入了秘境?

  虽然沐锋此时已是筑基巅峰,即使是进西山的刺客如果只有炼气境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但想到之前自己身边可能潜藏着数名精通暗杀之道的刺客,他仍旧觉得后脊有些发凉。

  忽然,他浑身微微一颤,云雾遮掩下的脸上瞳孔紧缩,头皮有些发麻。

  要说暗杀之道、潜行之术,这一路走来,他不是早就见过某人在这上面的造诣了么?

  难道说……

  “你见过西山客?”周沉飞虽然没去探测沐锋的脸,但依然感受到他情绪上的变化,转过来盯着他问道,“何时?何地?何人?”

  沐锋摇了摇头说道:“那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我在来这的路上和一名西山客偶遇,最后他死在我手里,之后便没再听到过有关西山客的消息。”

  周沉飞皱了皱眉,看着沐锋说道:“难道进西山也转性了,想争夺那秘境里的灵气?”

  这是很简单的猜测,而且可能性并不算太小。

  进西山作为长时间隐藏在神启大陆阴影里的神秘组织,成员横跨正邪数族,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最难消灭的组织。从没有人发现过他们的山门总坛,那他们会不会在灵气末法时代同样走上下坡路?缺乏灵气供养,那些精通暗杀潜行的刺客们便将目光投向了三派建造的伪秘境?

  然而沐锋却轻轻摇头,十分肯定地说道:“不会。”

  周沉飞有些惊讶,也来了几分兴趣,双手抱剑,饶有兴致地看着沐锋:“说说,为什么不会?”

  他之前对墨君说过,若沐锋此次能活着从秘境中出来,他会亲自收其为徒。现在沐锋果真从伪秘境里活着出来,还成了此次秘境的最大受益者,多方考虑下来周沉飞觉得就算真收这小子为徒也不是不行。

  但在说明收徒意图之前他还是要简单考研一下沐锋。

  他刚才故意说进西山看上秘境灵气就是第一个陷阱,正常人都会觉得这个猜测合情合理,就算不是真相至少也值得考虑思索。退一万步,他是天琅剑庄的登仙大强者,他说的话,一个筑基修士就算不认同难道不会注意言语措辞么?

  但沐锋却毫不犹豫地就直接反驳了他。

  这让他很意外。

  甚至让他很期待。

  于是他出了第二题,为什么进西山不可能对秘境灵气有所企图?

  沐锋淡淡看了他一眼,心想你就这智商还想当下一任剑律?我为天琅剑庄的未来感到十分的担忧……

  出于想让天琅剑庄多存在几年的想法,沐锋解释道:“很简单,想想进西山的刺客都是什么人就知道了,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出来和其他宗门争夺灵气,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全大陆的灵气西山客们都能用。”

  云雾上眼睛的地方留了两个孔。

  他隔着云雾看了周沉飞一眼。

  希望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恨铁不成钢吧。

  周沉飞愣住了,他从沐锋的眼神里感受到了怜悯、同情和可惜……

  等等,这些情绪都不正常啊!

  但他说的却是对的。

  那就替老家伙在外收个徒孙吧,让他老人家开心开心。

  “小子,磕三个头,我就勉强收你为徒,教你耍剑!”

  沐锋一愣,脸色有些精彩,幸好云雾遮着周沉飞看不到。

  不用了……我已经够贱了……哦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自己就可以学会耍剑,而且能耍得非常好。

  想是这么想,但他一时没想好怎么拒绝周沉飞,对方毕竟是这世上最强的那搓人之一,万一被自己拒绝面子抹不开直接杀人灭口怎么办?

  天琅剑庄的人为了面子啥离谱的事都做得出来!

  想来想去,沐锋决定先装作没听见,转头看向走到崩灭尽头的伪秘境。

  渐渐熄灭的火光映在他瞳孔中。

  “西山客到底想做什么呢?”

  还有,你真的是西山客么?狂秋。

  ……

  龙回山,议事殿下方破碎密室内。

  “嘭”

  季安被传送阵弹了出来,踉踉跄跄朝前走了两步,脚下一不留神踩了个人。

  “唉哟我的妈,老季你是要一脚踩死我啊!”身下传来杜三郎的哀嚎。

  季安视力还没完全适应,连忙往一旁闪去。

  一双手稳稳托住了他踉跄的身影,少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季叔,没事吧?”

  是王启成。

  季安在王启成的搀扶下靠着块石头躺下,耳边依旧传来杜三郎低低的喘息声。

  视线渐渐适应清晰起来,他环视四周,确认自己三人现在身处一片废墟之中。

  “这是哪里?”季安一边问一边站了起来,手中只剩下半截的柴刀散发出微弱的灵光。

  这时,只听“噗通”一声。

  王启成冲着一团乌黑发亮的头发双膝跪地。

  低声呜咽。

  “师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