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四十八章 你死了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汪明城被一巴掌打懵了,满嘴血腥味都忘了吐出来,怔怔地看着面前的雷木旌。

  没等他问出话来,头顶的天空忽然吹过一道青色的微风,卷起一片落叶飘过他的视线。

  风怎么会有颜色?

  “吼!”

  黑熊暴怒的咆哮再次响起,但却戛然而止,后半段变得凄厉而痛苦,很快微弱,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一道清晰的血线出现在它的颈部,割开厚实的皮毛,赤红的鲜血小河般流淌,染红了大片黑色的毛发和绿色的野草。

  巨大的恐惧攥住雷木旌和汪明城的心。

  二人僵硬着一点一点看去。

  一道身着碧绿纱裙的婀娜身影轻轻落在不远处的树梢上,面容清冷,身前漂浮着一柄青色的飞剑,散发着空寂的气息。

  是紫羽剑苑的伊希月!

  和她清冷的面容有些不符的是,她的眼神显得有些紧张和刺激,就好像第一次进夜店的小姑娘。

  这说明她清冷的表情也是强行装出来的。

  事实上这确实是她拜入紫羽剑苑后第一次出山历练。

  她看了一眼那头死去的黑熊,眼神里的自信愈发浓郁。

  抬起头,青色飞剑剑尖自动跳转,指向雷木旌和汪明城二人。

  她在来的路上已经杀了好几名散修,但那股新鲜感和兴奋感还未过去。

  看着地上的两人,少女眼眸微热,指尖一掐剑诀,便准备漂亮干净地杀死这两人,这样便距离这次历练结束更近了一步。

  ……

  “跑!”

  雷木旌愣愣看着倒下的黑熊,察觉到伊希月剑尖传来的寒意,大吼一声,松开汪明城的衣领,拔腿就朝侧面跑去。

  汪明城咬了咬牙,忍着剧痛,跌跌撞撞朝身后跑去。

  雷木旌甚至要化作一道奔雷,速度极快。

  汪明城却一瘸一拐,伤口流出的鲜血在脚边的野草上洒落一路。

  真是可笑啊……

  他边跑边笑自己,伊希月是筑基期修士,他这比蜗牛快不了多少的速度怎么可能逃得走?

  不如躺平等待那一刻的到来,兴许还会痛快些。

  但汪明城脑海里刚才雷木旌愤怒的脸庞却挥散不去,那一句“你他妈就是个混蛋”一直在回响。

  听着这话就想到露露。

  然后双腿怎么也不愿意停下来。

  伊希月看着分两个方向逃跑的二人,略微犹豫之后,选择先从跑得慢的杀起。

  素手微动,飞剑破空而去。

  雷木旌忽然回头看了一眼。

  ……

  身后寒意来得很快,汪明城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没必要再跑了。

  于是他停了下来,抬起满是血污的脸。

  头顶正好有个未被遮挡的小缝,一束细光从缝隙间落下,照在他眉心,光束里尘埃起起伏伏。

  他准备闭上眼,最后再想一遍殷露露的脸。

  “他妈的混蛋,你为什么不跑啊?”

  雷木旌的声音忽然又在耳边炸响,紧接着和刚才有些相像的画面再次重演。

  不同的是这一次雷木旌没有抱着他扑开,而是侧身将他狠狠撞开!

  “砰!”

  “噗嗤”

  两种声音同时响起。

  一重一轻。

  一闷一尖。

  地面上炸开一道惊雷,所过之处野草全被湮灭,熊熊火光瞬间燃起。

  两道人影以九十度的夹角分别弹出。

  汪明城重重撞在树干上,胸口肋骨又断了几根,张口却只咳出几滴血。

  他艰难地抬头,视线晕眩后好不容易清晰。

  然后他如遭雷击,差点再次晕过去。

  在他的左前方。

  雷木旌被钉在另一棵树干上。

  胸口插着那柄青色的飞剑。

  一动不动。

  ……

  汪明城很不喜欢雷木旌,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厌恶,雷木旌对他也是一样。

  这一切都是因为殷露露。

  雷木旌从小和殷露露一起长大,更是村子里的孩子头,天赋又算不错,自然十分蛮横狂妄,自幼便视殷露露为未来的妻子。两人十二岁那年,一位云游四海的修士路过村落,看中殷露露想带她回山中修行,雷木旌也想一同前往,却被修士以心性不佳为由拒绝。

  殷露露被修士带回远在南方的山门,便遇到了师兄汪明城。

  后面便是竹马不如天降的故事,等雷木旌不远万里到山门寻到殷露露时,她和汪明城已经成婚。

  一向易怒好战的雷木旌当时没有多说一个字,转身便走。

  后来在山门前的溪流下游,传出有人半月破五境的故事。

  殷露露去寻时,已经无人。

  事实上这次秘境是汪明城和雷木旌第二次见面。

  然而两人的互相厌恶根本无需掩饰。

  如果不是沐锋的缘故,汪明城早就带着殷露露离开。

  谁愿意和情敌呆在一起?

  是啊,在凡尘的故事里,他们的关系叫做情敌。

  是恨不得绞尽脑汁整死对方的关系。

  那么此时发生的这一切,算怎么回事?

  汪明城愣愣看着那个一动不动被钉在树上的身影,心想难道你就这么死了么?

  心里忽然陷下去好大一块,难受得想哭。

  “他妈的混蛋……你到底……为什么……不跑啊?”

  虚弱至极的声音随着风传来,轻到让人以为是错觉。

  汪明城猛地抬头,看到雷木旌费力地抬着脸。

  那张惹人厌的脸,现在看着真丑,真暗。

  “快……跑……”雷木旌吸不进多少气了,他努力想看清汪明城,不惜耗尽肺里最后一口气说道,“他妈的……想想露露,难道你要让她做寡妇吗?!”

  “你是抢走我心爱女人的家伙,你他妈地怎么能死在这!”

  “给老子……跑起来啊!”

  汪明城心脏被狠狠击中,潮水般的情绪将他淹没。

  他猛地站起来,抹了抹眼眶,对雷木旌咆哮道:“你他妈地闭嘴!老子这就去找露露,生个大胖小子回来气死你!”

  他从没有这么粗鲁地说过话,但眼下却控制不住自己。

  他拖着伤痕累累的伤腿,目光前所未有得坚定,一步一步朝密林中走去。

  雷木旌听着这话,嘴角扯了扯,声音微弱下去:“你他妈的……”

  伊希月出现在树梢上。

  确认雷木旌必死无疑,她抬起手,准备杀死汪明城。

  然而便在这时,她感觉到一股不弱于她的气息正在飞速靠近,且十分陌生。

  不是伍丰羽,不是关立群,也不是那只妖猴。

  那是谁?

  眼前忽然像是蒙上了一层红纱布,淡淡的红光覆盖万物。

  伊希月手背上起了一层细微的疙瘩。

  风起云散。

  一道人影站在伊希月面前。

  他看了眼下方的雷木旌二人,抬起头,毫无表情地看向伊希月。

  那眼神就像寒冬屋檐上凝结的冰棱,不止冰棱,而且锋利。

  他非常严肃认真地说道:

  “你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