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十七章 修行开始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扫了一眼鲲鹏幼崽,小家伙已经吞噬干净了大缸里的灵液,此时正趴在缸底呼呼大睡,浑身散发出极有韵律的气息。

  鲲鹏这种级别的天地异兽,本身便一定程度上靠近大道,幼时的修炼比起人类来说终归是要轻松一些。

  没有去打扰小家伙,沐锋在洞穴高台上盘膝坐下,调整呼吸,心念一动,一本漆黑色的功法便出现在眼前。

  《食月》。

  这是曜在走之前亲自打入沐锋识海中的,保证即使沐锋此时没有修为也能正常阅读。

  “剑窟囚徒算是暂时稳定了一波,不过,这不是根本之法。”沐锋暗暗道,“根本之法,还是得提高自身修为,并让奥特学会天狼一族的战斗方式。”

  瞥了一眼趴在一旁地上百无聊赖的奥特,沐锋暗暗叹了口气。

  算了,还是先靠自己吧。

  这臭狗是暂时指望不上了。

  沐锋缓缓闭上双眼。

  面前《食月》墨黑色的封面翻开,一股令人心悸的磅礴之力从上涌现,径自汇入沐锋脑海之中。

  《食月》是天狼一族的本命功法,和鲲鹏一族的《鲲鹏圣卷》地位相当,不是天狼一族便难以修行到极致,不过万事总有例外,就比如先天道种的江星明,不就把《鲲鹏圣卷》修炼到了大成境界?

  更何况,天琅剑守和苏城子患难与共,彼此之间论道谈法不在少数,相传《云中剑诀》便也有天琅剑守的功劳,而同样的,天琅剑守修行的《食月》也经过苏城子的研究,所以此时传到沐锋手上的这份《食月》和天狼一族真正的《食月》在细微之处稍有不同,更加契合人类修行,或者更准确的说,更适合天琅弟子。

  随着沐锋的精神缓缓渗入《食月》,他周身经脉逐渐亮起,宛若星辰般深邃的黑色光芒点亮全身。

  沐锋的全身筋脉虽然在大量归元丹和灵液的作用下重新接续连通,但筋脉上依旧留有无数细小的孔洞,那是江星明留下的剑伤,难以恢复。

  不把这些孔洞修复好,便无法修行。

  至于更深层次的根基伤势,那得在把这些孔洞修补完成之后再慢慢恢复。

  此时随着沐锋开始修行《食月》,一股充满野性的黑色气息缓缓在体内成型。

  野性的气息暴虐且充满破坏力,沐锋只是刚刚尝试就差点被这股气息淹没,双目陡然化作如天狼一般的墨绿瞳孔,嘴角下意识龇起,口中发出“呼哧呼哧”的低吼声。

  这才是《食月》的第一层,必须以人类的身躯意志扛过妖族暴虐的气息,并在这个过程中每日运转周天九次,直到体内第一缕天狼气旋完全成型。

  有了天狼气旋,才有施展食月神通的基础,否则并无半点作用。

  就算是天狼一族自己,第一次修行《食月》的时候,也几乎没有能够运满九次周天的族人,更别说人族了。

  正常天赋的天琅弟子,第一次能运转到第三个周天,便已经不错。

  强行修炼,只会被暴虐之气吞噬,从而走火入魔。

  但是沐锋凭借着过去身体的强度和两世为人的惊人意志,此时已经硬生生扛着满心暴虐运转到了第八个周天!

  他浑身笼罩在一层黑色的薄雾之中,双眸紧闭,全身散发出不属于人类的浓郁气息,周围洞穴里的灵气入体便被改造成黑色,黑色灵气来回环绕,简直就是妖气冲天。

  在他身旁,奥特紧紧地盯着自家主人。

  虽然沐锋面目看上去扭曲又狰狞,但奥特偏偏又从沐锋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这气息让他难以判断沐锋是否处在危险之中,一时不知该不该出手,便显得有些急躁,时而奔跑时而伏地低吼。

  “奥特,安静。”

  沐锋咬着牙,艰难开口。

  奥特听到主人声音,便乖乖趴服在一旁,目光定格在沐锋身上不再移开。

  慢慢的,他的双眸也逐渐幽邃起来,身上散发出几乎一模一样的气息。

  ……

  第九周天!

  沐锋霍然睁开双眸,周身黑色灵力如潮水般溃散开去,像是层层水流从高台上铺洒。

  “呼呼呼……”

  沐锋直挺挺朝后栽倒,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随着他身体躺下,身上的污浊汗液便顺着精赤的身体腰线缓缓滴落。

  拼劲全力运转完第九周天,沐锋此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掏空,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酸痛到极致,就是一根鸿毛都别想拾得动。

  除去身体上的疲惫,精神上的疲惫更显突出,脑中像是有一千根针在扎,一睁眼世界便在天旋地转。

  “这便是极限天赋么?据说江星明修行《鲲鹏圣卷》的时候能够轻松达到修行效率的极限,这就是先天道种的神奇之处?”

  沐锋脑中放空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并且等待身体机能的缓慢恢复。

  前身沐锋只对剑道有兴趣,其余法门一概不曾理会,拥有先天剑脉体质的他确实在剑道天赋上傲视世人,就连江星明在修行剑术方面也比他稍弱。

  不过一旦涉及到除去剑道之外的功法,那先天道种的优势便发挥出来了。

  这或许便是江星明能在短时间内将《鲲鹏圣卷》修到大成的缘故。

  休息片刻,多少恢复了一些力气的沐锋挣扎着爬下高台,把自己扔进了大缸之中。

  身下压住了鲲鹏幼崽,小北冥硬生生被吵醒,却又敢怒不敢言,缩到大缸另一侧角落中,拿屁股对着沐锋。

  大缸外,奥特丢进来一样又一样天材地宝,灌入灵河水,燃起大火。

  小北冥漂浮在水面上,却见沐锋沉在水底久久不上来。

  北冥的嘴巴抿起,眉头紧紧蹙起,芝麻大小的眼睛里闪过阵阵犹豫和纠结。

  片刻后他嗅着身下越发浓郁的灵气,想到自己被当成球拍的时光,浑身一哆嗦,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一般,一个猛子扎进大缸里。

  慢慢的,沐锋疲惫殆尽的身躯浮出水面。

  沐锋大口吸气,咳嗽两声,慢慢回过神来。

  在沐锋身下,托浮着沐锋的北冥满眼愤愤不平。

  要不是为了点吃的,我堂堂一代鲲鹏,能干出这事?

  我委屈大了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