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九十九章 潮上有人来,名远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东潮亭下是一道狭长的山路。

  山路很长,从录名剑徒的目光看过去一眼也看不到头。

  越长的路便越远,远到极致便与天地结连在一起。

  此时真是晨曦刚好的时分,晨光从东方而来,山路隐约与极远处那片潮水相连。

  水天一色的潮上,走来一位少年。

  录名剑徒发愣的间隙,少年已经走到他面前。

  少年穿着青色道袍,脸上却带着一副宽大的兜帽遮住脸庞。

  他掀起兜帽前的帷帘,露出脸庞。

  剑徒看到少年,面色一怔,许久后回过神来,赞叹不已:“好一个玉面美郎君。”

  要知道即使是剑徒,也是天琅剑庄的剑徒,对于凡人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仙师。

  而独自上山来到此地的多是想拜入天琅剑庄的凡人。

  第一眼就能让仙师对凡人说出如此高的评价,可想而知这少年长得有多英俊。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凡人少年并未因剑徒如此夸赞而有丝毫的得意或者羞怯,就好像这一切都理所当然一般。

  他淡淡点了点头,对剑徒说道:“我来报名。”

  来这里的自然是想报名的,而且一般长得这么好看的天琅剑庄怎么也会给个机会。

  但录名剑徒还是没有立即录名,而是好言提醒道:“报名当然欢迎,但现在却不是好时机,如若不急,你可等到一年后再来。”

  少年有些不解,问道:“为何?”

  录名剑徒看着他那张脸,说道:“年轻人你有所不知,一年后便是我派的盛世登堂大比,此时入庄且不说无人有闲情指导你,你也将错过入门后的第一次登堂大比,这会对你以后参加登堂大比产生某些不利的影响。”

  少年明白了。

  或者说他想起来了。

  天琅剑庄确实有这么一个明面上没有的规则,每一位弟子参加登堂大比通过后,七堂在选人时除了该弟子此次表现外,也会参考他过往参加登堂大比的记录。

  若是第一次参加登堂大比,那评价往往会很高。但若是连续参加多次登堂大比,或者入门以来时日过久,前几次都未参与登堂大比,那评价就会打上些许折扣。

  毕竟,后者往往代表着天赋有限。

  若是有人此时入门,一年后便是登堂大比,时间太短修不成“点寒芒”便只能错过,往后再参加登堂大比时记录里就会写着“未参与第一次登堂大比”,自然会大大减分。

  若是寻常人,录名剑徒也懒得和他解释这么多,但眼前这少年着实长得令人心神愉悦,他不由自主就想释放些好意,提醒他晚一年再来。

  反正对于修行者来说,早一年晚一年,区别不大。

  还能完美避开眼下尴尬的时机,何乐而不为?

  但少年却拒绝了他。

  而且他只说了两个字:“不用。”

  甚至没有感谢剑徒的善意。

  这让这位录名剑徒心中有些不悦,但人家自己都不在乎履历,他操什么心?说不定这人也只是空有皮囊,其实天赋糟得很呢!

  他拿起毛笔在砚里蘸了蘸,摊开录名册,语气淡漠许多,不再看少年的脸,问道:“叫什么?”

  少年并不在意剑徒语气的变化,抬头看着山路后隐约的群峰,随意说道:“柳远。”

  ……

  虎爷很惊讶,怎么会有人这个节骨眼报名剑庄剑徒,而且还选择藏剑徒一脉?

  藏剑徒一脉除了近两年前的高北和魏霸,再无新人加入,而且高北和魏霸两年来也不过面前突破到七气境,《初剑》远远还未大成,这次登堂大比自然指望不上,还得虎爷拖着老旧的身体再次参加充数。

  不过自从陆安人表明要参赛后,虎爷身体里久违的期盼和热血再次躁动起来,这些天里他一直埋头苦修,逐渐有突破到十一气境的征兆,对于“点寒芒”的掌握程度也越发精炼。

  他逐渐找回年轻时一心修行的快乐。

  所以,当录名剑徒传讯让他去东潮亭领人的时候他其实有些不悦。

  “这个时候加入剑庄,不是蠢就是傻,还要浪费老夫的修行时间,老夫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虎爷沿着山路一路走来,脑中已经想好要给那不识相的新人来场下马威。

  拐过一道弯,远远的,虎爷便看到东潮亭里站着一位少年。

  那少年负手而立,看背影十分挺拔,如一棵雪松般眺望着东方隐约的潮云。

  斗笠不知何时已经被少年取下拿在手中,满头黑发飞舞飘荡,不知是风吹动了黑发,还是那黑发本就是风儿本身。

  虎爷的脚步不由放轻下来。

  录名剑徒收回看向少年的目光,心道真是好看啊,如果脾气不是那么自以为是就好了。

  柳远,也就是沐锋,并不知道录名剑徒心中所想,就算知道也不在乎。

  以往的易清风性格温和,待人接物往往令人如沐春风,柳远的身体由易清风而来,面容与其年轻时也有七八分相似,但沐锋给柳远定下的人设却与易清风相差甚远。

  为的不是别的,就是庄内与易清风同期的大剑修还有很多,若是太过想像不免会引起有心人注意。

  所以,他安排了全新的性格。

  虎爷走到亭前,按照他原先的想法,自是要走到亭内好好敲打一番新人。

  但东潮亭近在眼前,他此时却有些抬不动脚。

  在他眼中,那少年仿佛和东潮亭融为一体,自带一股难以言明的缥缈气息,像是一副画。

  你又怎么能走进一副画中呢?

  虎爷安静站在亭前,下意识低下头,竟不愿出言打扰面前的少年。

  柳远转过身来,看向虎爷。

  如果说之前的东潮亭是一幅画,那此时此刻这幅画上就是有光降临,一切事物都鲜活生动起来,尤其是少年那张脸,就算虎爷这样的百龄老大爷都有一瞬间的动容。

  不过好在最近见陆安人的次数很多,单论样貌陆安人并不输眼前这少年,虎爷很快就回过神来。

  “请问你是刚报名藏剑徒的新人?”虎爷用他自己都感到惊讶的礼貌语气问道。

  柳远知道虎爷就是藏剑徒的负责人,对他微微颔首,也不答话,迈步走下东潮亭,朝山上而去。

  “走吧。”

  虎爷有些不理解,亭前的录名剑徒无奈地冲他耸了耸肩,表明这少年就这样,他也没办法。

  虎爷摇摇头,转身跟了上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