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一十四章 危险的逼问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砰”

  拳头没能砸在那种似仙不似人的绝美脸庞上,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拦在三寸之外,沐锋的拳头仿若陷入泥沼,无法再前进分毫。

  转瞬,泥沼化作小型剑池,轻微剑鸣忽起。

  沐锋抽身而退,右拳上一片血肉模糊,鲜血滴滴滴落在地板上。

  说来奇怪,惹出这么大的动静,但不管是趴在桌上熟睡的妇人,还是门外站着的小厮,都好像全无察觉一般。

  就好像这方空间只为沐锋和江星明二人而存在。

  “我只是说出我的想法,你觉得不对?”江星明面无表情地说。

  沐锋运转灵力止住拳上的鲜血,江星明根本没有动用任何灵力,否则他整条手臂都将不复存在。

  这是炼气和登仙之间绝无可能跨越的鸿沟。

  沐锋盯着江星明的眼睛,压制着心中怒意说道:“当然不对,这些底层修士或许弱小或许难堪,但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人,不是储存灵气的容器!怎么可以因为某些人觉得灵气不够便取走其他人的?像打开一个罐子那样简单么?”

  “你们这些修行者最大的错,就是无情。”

  江星明说道:“不是无情,但太上需要忘情。牺牲这些人,是为了整个大陆。事实上就算玄天洞他们不出手,这些人也会自相残杀,你忘了黄土坝上发生的事情了么?”

  沐锋没有忘。

  但底层修士的生活不仅仅是黄土坝上那一幕。

  江星明没见过沈三炎和李玄水,也没见过断浪和同村那位中年男人,她更没见过在戏曲故事里潸然泪下的底层修士。

  或许她见过,但她未曾在意。

  “如果你说的是修行真正的道,那很抱歉,我做不到。”

  沐锋深吸一口气,说道:“很多底层修士都在尽他们最大的努力生活着,很多人即使命运对他们如此不公平也没有放弃。相比较那些冠冕堂皇的大派修士,我觉得他们更配活下去。”

  “是么,天赋一般的人反而更配活下去?”江星明问道。

  “这与天赋没有关系,只因他们活得更认真更纯粹。”

  “活得……更认真……更纯粹……”江星明微微一愣,低声重复了一遍。

  最后,沐锋一字一顿说道:“我会救他们,尽我最大的努力。”

  “我也会向你证明,努力生活和高高在上只想剥削他人的人,谁更值得活下去。”

  他或许无法改变江星明的想法,但他依然有他能做的事。

  或许他实力还很低微,但那又如何?

  有些事,总要试着去做。

  江星明静静看着沐锋,忽然移开目光,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给你这个机会。”

  “什么意思?”

  江星明淡淡道:“我会禁止筑基期以上修士进入秘境,秘境里最后谁能活下来,便交给你。”

  “当然,已经在秘境里的那三人我也不会去管。”

  “如何?”

  沐锋愣住了,片刻后问道:“为什么帮我?”

  “因为这是你想做的事。”江星明说道,“我刚才便说过了,我只是说出我的想法,但如果真的是你想做某件事,我为何不帮?”

  沐锋想起来了,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无论他做什么,他这位唯一的师姐都会站在他这边,就算他曾与全世界为敌,他身后也永远有这么一个人默默支撑着他。

  但问题在于如今早已无事是非,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沐锋沉默着,无法给出回应。

  “当然我也有私心。”江星明说道。

  “什么?”

  这位大陆第一的女剑仙抬起头,眸子里寒光如月,一闪而过。

  “我若不做些什么,三宗岂非真觉得能骑到我剑庄头上?”

  ……

  江星明眸子里寒意退去,瞧着沐锋,目光不曾移开。

  沐锋皱眉:“做什么?”

  江星明瞥了一眼桌上熟睡的妇人,说道:“你这张脸已经极为普通,为何我还是会生出不放心的感觉?或许我需要做的更彻底一些。”

  她的目光上下打量沐锋,定格在沐锋下半身某处。

  沐锋背后生出凉意,警惕说道:“我警告你,别再对我做些过分的事。”

  样貌普通便还罢了,眼前这女人要是发起疯来让自己缺胳膊断腿,或者再变态过分些……那自己可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幸好,江星明虽然对他有种奇怪的占有欲,但她偏向理性大气的性格不会让她做出某些惨绝人寰的事。

  “你和那姑娘,在秘境里发生过些什么?”江星明又问。

  啊咧?这是在问什么?

  莫名有种被正宫质问的感觉啊!

  沐锋瞧着眼前这位世间顶尖的女仙人,江星明似乎并不避讳这样的问题,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一丝小女儿作态,即使问着男女私情问题,却也有一种“我只是例行公事”的感觉。

  为了自己下半身的幸福,沐锋摊开手说道:“她中毒昏迷了一年多,能发生什么?”

  江星明微微颔首,抬起下巴,光洁的下巴尖指了指桌上趴着的妇人。

  “那她呢?我以前还不知道你对这样的女子也有吸引力。”

  沐锋龇了龇牙,说道:“人家只是想与我说说话,这也不行?”

  “是么?”

  江星明走到妇人身边,轻轻拂袖。

  一小包看不出是什么的白色粉末从妇人微微敞开的衣襟里飞出,落在桌上。

  “方才我出现时,她正准备往茶水里倒此物。”

  沐锋头皮一麻,下意识道:“毒药?”

  虽说看着像毒药,但又觉得哪里不对。

  “此物名为唤春散,如果说激发情欲也是毒症的一种,那它确实是毒药。”江星明看着沐锋,淡淡说道。

  “嘶……”

  沐锋倒吸口凉气,震惊地看着桌上的妇人。

  都说古时候文人骚客常有风流韵事,不仅是文人自身的通病,也有痴情女子的倒贴。

  沐锋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能碰上这种事。

  眼前这位妇人,当真是……甚合我意啊!

  察觉到江星明的眼神里凉意又慢慢涌上来,沐锋连忙后退两步,握拳轻轻咳嗽。

  “我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

  江星明鼻音发出一声轻轻的“哼”,轻到让沐锋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无妨,有我在你便没有机会乱来。”江星明说道,“话已都说完了,你走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