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十章 什么是天琅庄主啊?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一看到江星明掌心中那团灰雾,三条成年鲲鱼脸上立刻浮现出震怒之色。

  尤其是正中那头鲲鹏,灰白色的巨大身躯昂首咆哮,身上亮起迷蒙的灰色光芒,如山似海般沉重的气势劈天盖地地压落,一瞬间天空中的所有残留的云雾纷纷炸开,天穹仿佛都矮了三分。

  这不仅仅因为他是当今鲲鹏一族的族长,更因为他是江星明掌中那只幼年鲲鹏的父亲!

  “人类!”他怒视江星明,高亢深远的声音滚滚传来,震得群山微颤,天琅剑阵表面荡出层层涟漪。

  从鲲鹏族长的话中,众人很快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向三条鲲鹏的眼神带上了一丝同情和无奈,那道红色身影越发显得恐怖可畏起来。

  数月之前,江星明于星海深处寻找到了隐匿的鲲鹏一族,开口便向鲲鹏一族讨要一条幼年鲲鹏,遭到拒绝后直接动手,毁去鲲鹏一族家园,重伤族内仅存的两位鲲鹏长老,强行带走了一条幼年鲲鹏。

  即使鲲鹏一族已经没落,但何时遭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族长立刻带着尚有一战之力的两条鲲鹏一路追袭,下星海,越千山,一直追到天琅山脉。

  “速速将吾儿归还,否则我族与天琅剑庄,不死不休!”

  随着话音落下,三条鲲鹏的气势上涨到了巅峰,天空中云气翻滚,电闪雷鸣,狂风浩荡。以三条鲲鹏为中心,缓缓凝聚出一个巨大的云气漩涡,像是天空破开了一个深邃的黑洞。不论是狂风还是雷电,在靠近这漩涡黑洞的一瞬间,都被吞噬殆尽,归于彻底的虚无。

  “这是……鲲鹏一族的天赋神通——吞噬!”

  “传说中鲲鹏一族成长过程中要吞噬无尽云海灵气,借以增长体型,提升境界,而修行到一定境界之后还能将这份吞噬之力用来对敌,吸力堪称天地之最,空间都被撕裂,即便修为高过鲲鹏者,也难以逃脱!”

  天琅山脉所在的这片天地已经彻底陷入黑暗,狂风卷动飞沙和走石,树木倒拔,龙卷勾连天地。

  只等鲲鹏一念之下,吞噬之力发动,这片天地都要归于虚无。

  然而面对这样堪称通天彻地的神通,那道渺小如尘埃的红色身影面色却是平静如水。

  她分明处在鲲鹏伟力的最中心,本应像一支扁舟般飘摇不定,但此时此刻却像根针一样牢牢定在半空之中。

  “当日我曾说过,这是予你一族的大机缘,尔等应当珍惜才对。”

  鲲鱼闻言,又惊又怒。

  擅闯一族重地,毁地,夺子,伤人,这,竟也能说成是机缘?

  天琅剑庄,何其狂妄嚣张!

  然而不等鲲鹏开口,狂风中的江星明已经轻轻抬起了右手。

  面色淡漠,眼神清冷。

  “既然如此,便再赐尔等一份机缘。”

  三条鲲鹏瞳孔猛缩,几千里的庞大身躯在一瞬间感到彻骨冰凉。

  他们甚至不知道这种冰凉来自哪里,仿佛是从灵魂深处升起,不可捉摸,却骇人心魂。

  空中的风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卷起的飞石、落叶,定格在半空。

  浩瀚无垠的漩涡不再缓缓旋转。

  一切都静止下来。

  只有那种被锁定的冰冷感觉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鲲鹏族长猛然抬头,心中危险感涨到极限!

  那能够吞噬天地万物、鲲鹏一族古往今来引以为傲的漩涡黑洞深处,出现了一点微光。

  鲲鹏族长再也顾不得其他,昂首摇尾,满脸惊惧,竟是要不顾一切挣脱禁锢,暴退!

  退!退!退!

  鲲鹏神通,吞噬一切。既然吞噬一切,怎么会有微光?

  “噼啵”

  轻微一声响,像是宝瓶破碎,漩涡黑洞裂开一条缝隙。

  那点微光绽放,随即放大。

  那不是光。

  是剑芒。

  原来是一剑从更高的地方落下。

  天光重现。

  玉宇澄清。

  ……

  鲲鹏败退了。

  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扭头就走的那种。

  紧接着围观者们也开始散去,来时浩浩荡荡交头接耳,去时却三三两两目光涣散。

  那一剑的风采,实在太过震撼。

  云层深处,老道最先起身,爬上青牛,望向书生与和尚,目光不再随意,轻声问道:“二位道友,江庄主这一剑,有多高?”

  也不等回答,老道的身影便化作一道清气消散。

  片刻后,中年书生与微胖和尚也各自远去。

  这一日,云起书院大君子,太羽门太上长老,梵天寺戒律首座,同时闭关。

  ……

  天琅剑庄庄内,众人已经散去,与庄外那些人离开时的神色不同,剑庄内弟子们健步如飞,目光里是藏不住的向往崇拜,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一个个自觉取出自己的飞剑,今日修行加倍,加倍!

  即使江星明在一些事上还没彻底掌控整座剑庄,但她个人实力足够,气魄又远超前任老庄主,不少年轻弟子已经下意识承认她的身份。

  正清堂主殿内,江星明一袭红妆,负手站在堂内主座前,望着墙上悬挂着的天琅律法。

  身后,一身墨色长袍、双眉双鬓斑白的老者迈步而入,来到江星明身后,在一个疏远的距离外躬身行礼,一丝不苟。

  “见过庄主。”

  江星明转身,望向这位如今天琅剑庄明面上辈分最高的老者,微微颔首道:“严师伯。”

  严律己退后一步,摇头道:“庄主贵为庄主,不可乱了规矩。”

  正清堂掌管天琅律法,堂主严律己执掌夫子剑,兼任天琅剑律一职,是天琅剑庄掌权第二人。在江星明“肃清寰宇”的三年里曾经对抗过江星明,被江星明击败,但江星明看在其一生秉公执律,赏罚分明的份上,没有杀他。后来江星明换了四堂堂主,却依然让严律己担任剑律,算得上恩威并施,维持着了天琅剑庄最基本的稳定。

  江星明透过主殿窗户看向剑窟山的方向,淡淡道:“剑守恢复了。”

  短短五个字,严律己却面露惊讶,暗道一句“这怎么可能”,随即想到眼前这位新庄主断然不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心神微定之下眉头舒展开来,只觉得胸膛里气宇都开阔不少,舒畅笑道:“看来,天佑我天琅剑庄啊,几千年的灵宝珍材,终究救回剑守大人一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江星明想到剑守,想到沐锋,眼神微黯,没有跟严律己解释什么。

  她翻手将幼年鲲鹏重新取出来,一挥衣袖,在严律己凝重却又略带疑惑的表情里把幼年鲲鹏递到他手中。

  和很多人一样,严律己也不明白江星明为什么不惜得罪整个鲲鹏一族也要抢回来一头幼年鲲鹏,但他又和所有天琅剑庄剑庄的修士一样。

  既然已经抢了,那就抢了,能咋地?不服?不服就打到服。

  我天琅剑庄行事,什么时候需要解释?

  鲲鹏又怎么了?我天琅剑守还是天狼呢!

  而且作为真正参与过三年事变的幸存者之一,严律己知道一件足以震惊整个修行界的秘辛,鲲鹏一族遗失已久的《鲲鹏圣卷》此刻就在江星明手中!

  不仅如此,江星明已经以人族身体修得大成!

  “先前以为剑守大人难以熬过天道终极,若那样的话我天琅便要损失一位顶级战力,剑守一职也会空缺。”江星明目光平静,淡淡道,“身为天琅庄主,我自然要做些准备。”

  江星明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微微抬起,远眺着高天白云,清风入堂,轻轻吹动她发丝。

  极美。

  身后,严律己想起老庄主的保守作风,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后辈,感受到她的用心,于是沉默良久,长叹一声,退后三步,双手捧着幼年鲲鹏,双膝深深跪拜。

  “庄主大智,老夫不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