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零二章 报名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登堂大比原本只是针对天琅剑庄未能进入内门的外门剑徒设立的选拔流程,而外门剑徒不管派系如何,都并不执着于修行。

  比如藏剑徒更多的工作是藏剑,录名剑徒则负责日常弟子上下山的登记。

  相比于修剑,在天琅剑庄的头几年里,更多的是修心。

  也是修行,但却是另一种修行。

  近万年来这套机制运行正常,能在登堂大比中脱颖而出的弟子在心性上总要胜过常人一筹。

  但相对的,天琅剑修在成功拜堂之前,修为在同龄中并不突出,甚至可以说是整体落后。

  天琅剑庄剑修的黄金期是在拜堂之后。

  一旦登堂大比面向所有门派弟子开放,那么其他门派参赛弟子的修为优势便不可忽视。

  凌空雪已是筑基后期,但同龄的年轻外门剑徒最强的差距也甚远,这怎么比?

  所以天琅剑庄必然要更改部分规则。

  苏汉峰出现在剑塔前,便是为了此事。

  “本次登堂大比,将分为两个赛区,剑庄内部赛区以及外部赛区,彼此互不影响,最终成绩在两个赛区中各取名次靠前者。”

  苏汉峰目光扫过众人,眼眸中闪过一丝战意,说道:“外部赛区,会由庄内同境界的弟子配合选拔。”

  他看向刚才说他不如凌空雪的那人,说道:“我,会和凌空雪交手,到时候你最好祈祷她能胜过我。”

  剑塔前外派弟子脸色倏忽一变,只觉得光是苏汉峰目光中蕴含的战意就能让他们难以生出反抗之心。

  不过更令人惊讶的还是苏汉峰宣布的消息。

  按照他的意思,外部战区会面对天琅剑庄派出的同境界剑修,也就是苏汉峰这一代弟子。

  很明显,外部战区拥有苏汉峰、凌空雪这些人,整体修为水准必定强过内部战区,也更加牵动世人的好奇心。

  就算不遇上苏汉峰,想到两小堂中除了苏汉峰的其他几人,不少人心中越发沉重起来。

  甚至有人开始考虑是否还真的值得一闯。

  一道人影从人群中走出来,带着高高的斗笠。

  她抬头看了眼悬于半空中的剑塔,摸了摸腰袢的短刀,迈步朝剑塔入口走去。

  ……

  时间继续一天一天流逝。

  整个修行界似乎都安静下来,所有目光都汇聚到天琅剑庄的登堂大比上。

  通过剑塔试炼闯入正赛的名单逐渐产生。

  第一名正是凌空雪。

  即使她在刚进入第二层时对王启成认输,但在很多人眼中那并不是真正的失败。

  甚至王启成也这么认为。

  所以在后面的时间里,虽然每个进入第二层的人都不是王启成统帅的那群妖兽的对手,但王启成仍旧没有太过耀眼,更没有称王争霸,而是无害地躲在所有人的竞争圈外。

  对于这样一个人,也没谁非要和他过不去。

  就这样,他带着妖兽,跟在凌空雪、守悟和尚等其他一行人后进入第三层。

  最终也最后进入第四层,获得第三十二个正赛资格。

  至此,三十二位外派参赛人员名单全部出炉。

  剑塔入口关闭,取而代之的是从剑塔最高处垂落下来的一幅画卷,画卷上以无数飞剑交错拼出三十二人的名字。

  其中太羽门、云起书院、梵天寺各两人。

  七大派共计七人,剩下所有门派里不过进了十九人。

  王启成看着自己的名字悬浮在画卷的最下面。

  写着“龙回派,王启成”。

  这一日,距离登堂大比正是开启只剩下三天时间。

  ……

  云中峰,江星明站在峰顶云海中,负手看向下方。

  和外部赛区有名单一样,剑庄内部赛区同样有名单,只不过这份名单并没有必要像前者那样昭告天下,到时再叫名字便是。

  江星明当然能看到这份名单,所以她现在才站在这里。

  云中峰是天琅剑庄的最高峰,峰顶便是极点,这里的云最冷。

  站在这说明她现在心情有些不好,需要冷静。

  因为直到现在她也没在名单上看到那个名字。

  她知道一年多前有人避开所有人偷偷潜入云中堂,从剑池里带走了某把剑。

  然后,东潮亭来了一位美少年。

  既然有了剑,你要的王启成也成功进入正赛,你还在等什么?

  江星明收起目光闭上眼,深深吸了口又冷又薄的云气。

  剑庄内部登堂大比的报名截止时间是今晚子时。

  ……

  江星明站在云顶的时候,柳远正在剑窟山山底某处藏剑。

  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这里是天琅剑庄地势最低的地方。

  他将手中最后一片残剑藏入崖间,转身走出剑窟山。

  残剑碎片在他身后的山崖内一闪而逝。

  如果有其他藏剑徒见过他藏剑的手法,一定会惊呼他的手法和陆安人是如此相像。

  但柳远在藏剑徒中没有朋友,一向独来独往。

  走出剑窟山,苍白的月华如瀑般铺满剑窟山前的贫瘠地,像是地上洒了一片盐。

  远处,几名仍不死心藏在暗处期待柳远会在最后关头去报名的藏剑徒满脸失望,随即低声咒骂。

  此时距离子时只剩一刻钟。

  以柳远故意暴露出来的实力,是绝对来不及赶到报名点的。

  “终究还是个废物。”

  “唉,我们也真是的,为什么到刚才还觉得他会去报名呢?”

  “早早听说他主动减少资源配额的时候我还以为他良心发现,可现在呢,还是不如趁早下山。”

  藏剑徒们愤愤不平。

  “瞧他那样,站在那跟个木头一样,难道连回去睡觉的路都忘了?”

  “但是站着的样子也好好看……呜,别打我!”

  柳远站在原地,抬头看着高空某处,似乎在等什么。

  ……

  “庄主,少庄主他真的不会来报名了。”周沉飞站在江星明身后,手里翻着此次登堂大比所有人的名单。

  这份名单本来早就该交到江星明手里,但一旦交到她手里就代表名单最后确定,不能再更改。

  所以她迟迟没问周沉飞要过来。

  但马上就要子时了。

  周沉飞两边都站不了,只觉得这活弄得好生麻烦。

  忽然,一支笔落在周沉飞面前。

  周沉飞一愣。

  身前传来江星明冷漠肃杀的语气。

  “你代他写上名字。”

  “啊?”周沉飞瞪大双眼。

  江星明冷冷回眸:“嗯?”

  “我这就写。”

  ……

  子时已到。

  柳远收回眺望高空的目光,嘴角轻轻一勾,眼神有些玩味,迈开步伐朝木屋走去。

  挺拔如松,在月光下遗世独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