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零七章 剑要快,人不行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陆兄!”

  “陆兄要上场了!”

  还没等陆安人走出两步,身后激动万分的藏剑徒少年们已经欢呼起来。

  虎爷也暂时不去管柳远,看着陆安人前进的背影,只觉得腰背一点点都挺直起来。

  旁边其他几脉剑徒瞧到陆安人走出来,脸上表情都变得有些复杂。

  沐锋将这些表情收入眼底,心想就这你跟我讲你还想低调苟发育?你怕不是苟道之耻!

  但想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可能正是自己在白雾空间传给陆安人的《云中吐息诀》,沐锋也就不吐槽了。

  不只是这些剑徒,陆安人起身的一瞬间,剑崖上便响起一阵嘈杂,无数道视线从高空投落下来。

  “啪”的一声轻响,墨君竟将手中磨墨的墨块放下,绕过书桌来到崖前,静静向下望去。

  看到墨君如此举动,千音谷主眼神微变,又打量了陆安人一眼,微微皱眉。

  梵天寺戒律堂首座轻抖花白的长眉,睁开了眼睛。

  三大宗都这样,更别提其余宗派,纷纷紧跟其后表现出陆安人浓厚的兴趣。

  褚由天看着那道拄着拐杖走上石台的单薄身影,缓缓蹙眉。

  作为破山堂堂主,他当然知道陆安人是这批剑徒里排名非常靠前的潜力股,他也和其他堂一样想将其收入门下。

  但即便如此,陆安人的名气也只在庄内小范围传播才对。

  为何会引起眼前这种场面?

  甚至让云起书院的墨君主动离开书台。

  ……

  “装什么啊!不过九气境而已,真以为自己是剑徒第一了?”

  “真厉害的话七十多年前不就应该登堂了?还用等到今天?!”

  终于有其他剑徒不想看到陆安人有那么大的风头,鄙夷开口。

  “就是,听说他这几年也没任何长进,几年前是九气境,现在还是!都不知道在装些什么?”

  “我录名剑徒一脉的钟师兄已经是十二气巅峰,不比他强得多?”

  “而且最重要的,他是个瘸子,这样也能进内堂,岂不有辱我剑修”

  剑崖间很安静,所以这些话都非常清晰地落入所有人耳中。

  主持长老不悦地看了这些弟子一眼。

  他们立刻通体僵硬,低头不敢多说半个字。

  头顶的日光静静投射在宽大的石台上,瀑布水滴砸落飞溅,陆安人的影子一点一点从崖边移到了石台中心。

  他终于一深一浅走到了石台上。

  主持长老善意地看了他一眼,温和说道:“不用急,就算你走得再慢些,这世间又有谁敢不乖乖等着?”

  剑崖间没人敢接话,褚由天微微颔首,目光和善。

  千音谷主也只是轻哼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然而陆安人却轻轻摇头说道:“已经让大家等了很久,那便快些结束吧。”

  再不结束再被这么当猴看下去,我就要用单脚抠出一座洞府了!

  主持长老不再说什么,向后退去,将石台留给陆安人。

  陆安人左手拄着拐杖,右手倏忽一扬,简单而又随意地出剑。

  只听背上的剑徒长剑忽然发出一声轻鸣。

  不见任何残影。

  甚至连剑光都看不到。

  “噗”的一声,对面的剑靶红心便多出一柄剑。

  剑尖没入其中,剑身却连一丝颤动都没有。

  陆安人面无表情,右手胼指一收,飞剑脱离剑靶,飞回他的鞘中。

  他微微低头,不再有任何动作。

  他开始思考,思考后续自己该选择哪一堂。

  ……

  崖间就好像之前的安静一直延续到此刻。

  除了中间有过两道轻微的响声。

  久久无声。

  那些之前出言不逊的剑徒们各个脸色惨白,汗如雨下,瞧着陆安人的背影像是见鬼一样。

  主持长老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就连褚由天都微微眯起眼睛。

  “啪啪啪”

  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掌声。

  鼓掌的是柳远。

  紧接着藏剑徒们像是才回过神来一样,骤然发出一阵欢呼声。

  崖间也响起喝彩声,一时间掌声不绝于耳。

  “这……发生了什么事?他才出了一剑啊!而且还是那么简单的一剑。”

  剑崖上,来自七大派之一水月阁的一位年轻姑娘有些不明所以,嘟哝着问身旁的自家师父。

  “清月,这便是你还年轻的地方。”一旁仙衣飘飘的美妇开口道,“修成点寒芒便拥有参加登堂大比的资格,但同样是点寒芒,刚学成和修到极致,期间差距有如天壤之别。”

  “点寒芒的本质是剑修最基础的出剑直刺,不管是十米、百米、还是千米,都是直刺。但速度、力道、轨迹、稳定,无一不是易学难精。”

  “而他的这一剑,各个方面都做到了极致,甚至让人无法看到剑的飞行轨迹,即便是天琅剑修,很多剑修也未必能掌握到如此完美。不,应该说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一步。”

  美妇深深看了陆安人一眼。

  “他很慢,但是他的剑,太快。”

  直到美妇说完这些话,剑崖间仍旧没有任何其他声音。

  小姑娘有些不服,说道:“若他真如师父您说得这么厉害,怎么没人选他?”

  美妇笑了笑,抬手宠溺地拍了拍小姑娘的额头,说道:“傻孩子,这哪是没人选,这是都想选。”

  七堂谁都想选,谁又都不想第一个开口。

  毕竟第一个开口绝对会被另外六堂拆台。

  便在这时,一位身材颀长的剑徒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到陆安人对面。

  “陆兄,在下钟鸣,请指教。”

  钟鸣,录名剑徒这一届的第一人,十二气巅峰境界,是好几堂暗中看中的人选。

  甚至在这次登堂剑比的内部战区里,他的修为也算得上是前几。

  天琅剑庄内部的登堂剑比虽然更多是选秀的性质,但从来也不禁止挑战。

  但是二人修为差距足足差了三个小境界,钟鸣此时站出来挑战陆安人,不管胜负都将是他此次剑比的减分项。

  主持长老看了钟鸣一眼,疑惑他为何会这么做?是否受了谁的安排?

  但主持长老并没有开口阻止的意思。

  如果陆安人不想打,自然可以拒绝。

  想打,在座这么多人也不会让他出事。

  主持长老看向陆安人:“安人,你可应战?”

  陆安人看了眼钟鸣。

  心中问候了他先人一百遍。

  脸上却不动声色道:“钟兄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