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一十六章 指名凌空雪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说话的人不来自剑崖之上。

  甚至在剑崖底部的位置也很靠后。

  但落在那处的目光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停过。

  事实上今日剑崖前,在凌空雪出场之前,绝大多数的风头都被一个坐在那处的少年夺走。

  不管是他的长相,还是他的表现,都无可挑剔。

  他是柳远,一位刚刚加入天琅剑庄不过一年的新人。

  所有人看到说话的人是他之后,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抹意外和怪异的表情。

  你刚才的表现确实不错,你的脸也确实好看。

  但问题在于你在今天之前都还只是一位外门剑徒,修剑不过一年,再如何天才妖孽难道还能是凌空雪的对手?

  还是说你以为凌空雪会因为你长得好看就不战投降?

  苏汉峰皱了皱眉,他自然也知道今日柳远是登堂剑比最大的主角,很有可能还是天琅剑庄下一代天赋最好的弟子。

  基于同门情谊和对下一代的栽培,苏汉峰看着柳远开口道:“师弟莫要冲动,凌空雪不是现在的你能对付的,以师弟你的天赋,百年之后未必没有机会。”

  他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委婉了,柳远的天赋确实妖孽,但凌空雪难道不妖孽?从刚才的交手中他知道自己在天赋上是比不过凌空雪的,现在就不是她的对手,百年之后自己和她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但这里毕竟是天琅剑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自然要说些漂亮话。

  希望这位年轻的小师弟能听得进去。

  没想到柳远只是淡淡看了苏汉峰一眼,不咸不淡道:“你既然输了就闭上嘴,难道还有资格教我做事?”

  此言一出,全场骤静!

  苏汉峰脸色一变,呼吸陡然间急促起来,深深深深看了柳远一眼。

  主持长老和褚由天眉头也皱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柳远这话说的实在是太不客气了。

  苏汉峰确实是输了,但也只不过输了半招,并且天赋上确实有差距,绝对不是苏汉峰自己的努力问题。

  任何一位庄内师长都不会因此怪罪苏汉峰,他自己已经比任何人都难过。

  但柳远这话却丝毫不留情面,就算是先前那些青睐柳远的庄内剑修此时也面色不悦。

  柳远确实天赋不错,但苏汉峰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在年轻剑修们心中就是最完美的大师兄,岂容一个新人如此刻薄相待?

  “什么人啊,以为拜了剑守大人为师自己就无敌了?就算是师长也不会对苏师兄这样!”

  “虽然我也很不爽,但严格意义上来,他和陆安人拜了剑守大人为师,辈分上高到天了,就算是师长和庄主大人也远远不如……”

  “嘶……”

  众人这才意识到这一件事。

  天琅剑守是和开派祖师苏城子同时代的强者,拜剑守为师,那岂不是说柳远和陆安人现在的辈分相当于第二代庄主?

  这这这……修行界还有几个人能比他高?

  这么高的辈分,就算是骂苏汉峰几句,又真的有谁能说什么吗?

  凌空雪轻眨美目,隔着瀑布水雾看了柳远一眼。

  千音谷主玩味地看了柳远一样,接着看向凌空雪,淡淡说道:“雪儿,稍后莫要太过认真,伤到这位天琅剑庄的小天才可就不好了。”

  凌空雪起身,微微颔首,身形轻轻飘动,落在石台之上。

  柳远根本没在意周围人的私语,来到石台上,甚至没再看一旁的苏汉峰一眼,眼眸低垂,说道:“无关人员我想可以退后些。”

  苏汉峰脸色非常难看,但他毕竟是当代天琅剑庄大师兄,这点肚量还是有的,深深吸口气,纵身跃到一旁的剑崖之上。

  凌空雪饶有兴致地盯着柳远,见柳远两手空空站在石台上,不由好奇问道:“你的剑呢?”

  柳远除了先前一剑刺破靶心外没人见过他的剑,事实上那唯一的一剑太过迅疾,也没多少人看得清。

  此时此刻他双手垂落两侧,俨然没有握剑。

  难道他竟然觉得凌空雪不值得他出剑?

  答案当然不是,凌空雪是当代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就算是他也要谨慎应对。

  柳远抬头看了眼天空,眯了眯眼。

  空中的风忽然急了些,一点寒芒转瞬及至,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嗡鸣声,最后悬浮在柳远身侧。

  众人这才看清柳远的剑。

  脸上的表情不由有些错愕,就连凌空雪都微微一愣。

  悬浮在柳远身旁的那柄剑,浑身沾满深红渐黑的锈迹,甚至还有冰冻和烧融后两种截然不同的污垢,剑刃也被锈迹遮盖,看不到剑的阵容。

  总之这把剑看上去非常难看。

  跟柳远的容貌完全不符。

  ……

  高空中,江星明低头看着这把锈迹斑斑的剑,感受到自己剑尊果内原先佩剑的激动蝉鸣,嘴角微微上扬。

  周沉飞面色微变,有些惊讶地看了眼江星明,说道:“这是那把剑?”

  江星明点点头。

  周沉飞倒吸一口凉气,感慨道:“天呐……但这也变得太丑了些……”

  ……

  “开始吧。”

  柳远淡淡道,显然没有介绍这柄奇特的剑的打算。

  凌空雪也不废话,玉手一招,剑崖间的满坪青意转瞬退去,取而代之的是素白的雪景。

  她的身姿缓缓离地三尺,衣袂飘飞,像是临尘的仙子。

  柳远被笼罩在雪景之中。

  他感受到自己和飞剑之间的联系有些滞涩,飞剑的运转同样像是隔了一层雪膜。

  这是凌空雪的道法,若是继续这般下去,甚至不用凌空雪再出手,他和飞剑之间的联系就会被暂时冻结。

  联系冻结,飞剑落地,那他便是输了。

  面对这种神奇的道法,很多人会束手无策。

  但柳远不会,他向前探出右手,握住满是不规则污垢的剑柄。

  眼中剑光陡然暴涨。

  整个人体内像是迸射出无数道令人胆寒的剑意。

  他握剑,直直朝前刺去。

  漫天风雪,皆不能挡住他去路。

  这一剑堂堂正正,于方寸间隔绝万物,风雪也不能进。

  石台上苏汉峰眼神微微眯起。

  站在他身后,排名第十的年轻剑修控制不住自己朝前走出几步,失声惊呼道:“这是我金阳堂的《方寸剑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