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五十七章 无法抵抗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识海那端一片安静,似乎沐锋联系的只是一团虚无。

  沐锋不再多说,转头望向身后的散修。

  经过一场大战,三派弟子和散修各有伤亡,但三派弟子数量本就更多,此时存活的也更多一些,散修大概只剩下当初的一半人,妖兽们也少了许多。

  那头巨象、黑熊、蟒蛇都不见了,白狼王活了下来,但一身白毛此时尽数被染红,背上还被烧秃了一片,神色疲惫地舔舐着伤口。

  王启成看到沐锋,想要靠近,却被沐锋用眼神阻止。

  尸鲲头上,关立群和伍丰羽对视一眼。

  他二人以伊希月的尸体为献祭条件,再以秘法驱使,能够使得座下这头尸鲲听命片刻,等待众人聚集已经耗去不少时间,剩下的便要抓紧。

  “结束吧。”伍丰羽说道。

  他和关立群同时抬起右手,金黑两色光芒在掌心凝成一道光球。

  两人大喝一声,将掌心光球拍进身前的黑洞之中。

  那两个黑洞原本是鲲鹏的眼睛所在,死后眼球已经腐烂,只留下两个空洞。

  黑金两道光球没入空洞。

  片刻后鲲鹏巨大的身躯忽然震颤起来,仰头发出一声高亢的吟叫。

  黑金两色从两个空洞中直射出来,刺向高空!

  光芒散去,尸鲲庞大的身躯在半空中调整,微微低头俯视众人。

  原本是空洞的两个瞳孔处,此时被熔岩版的黑光和金光充斥,像是一双妖异至极的异瞳!

  无形的威压,铺天盖地而下,转瞬便压得所有人跌倒在地。

  只有沐锋三人还能站立。

  ……

  伍丰羽遥指沐锋,轻声说道:“杀。”

  尸鲲黑色两色瞳孔看向沐锋。

  一瞬间,沐锋如遭重击,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整个人“砰”地一声便朝后砸出。

  “轰轰轰!”

  一连撞倒数棵古树才停下,留下一路冲天的烟尘。

  “易斑斑!”

  狂秋和孙小圣脸色骤变,前者立刻朝着沐锋冲去,后者则暴怒地飞至空中,全身灵气运转到极致,游龙剑奔腾如龙,一道宽若大河的剑气猛地斩向尸鲲!

  这道剑气几乎接连天地,视线中仿佛有一条游龙从飞剑上飞出,昂扬向上,龙须切割狂风,鳞片熠熠生辉。

  关立群脸色微变。

  他之前和孙小圣单独交过手,虽未能取得上风但心中并不认识孙小圣真能杀死自己。

  直到他看到眼前这道剑气。

  他绝对挡不住,若被击中,真的会死。

  伍丰羽却露出一抹狰狞残忍的笑容,目光疯狂:“既然你想先死,我便成全你!”

  尸鲲摆动双鳍,张开那张几乎能吞下一整座剑窟山的巨嘴。

  嶙峋如山的牙,腐烂发臭的血肉,更深处那一抹如星辰般的微光。

  微光起,难以想象的巨大吸力瞬间作用在那一道剑气上!

  鲲者,可吞噬天地!

  孙小圣脸色微变,他对那道剑气的操纵瞬间被攻破,任凭他使劲浑身解数,也无法撼动那股吸力。

  在下方众人眼中,那道飞天的游龙剑气,还未绽放出应有的威力,就如灵蛇入洞般乖乖被尸鲲吞入口中。

  巨嘴闭上,剑气仿佛从未存在过。

  天空依旧天朗气清。

  只有孙小圣一声闷哼,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差点身形不稳从空中坠落。

  伍丰羽冷笑,眼角的杀意愈发浓郁。

  尸鲲再次张嘴。

  孙小圣抬头,脸色凝重。

  尸鲲嘴中,那道已经被吞噬的游龙剑气竟再次射出。

  如果说之前的游龙是一头拥有澎湃气血的活龙,那么此时从石鲲嘴里吐出的这条游龙,便是葬在阴霭之地数千年之久、重新被唤醒的尸龙!

  游龙周身不再赤红如血,而是一片灰暗,散发着令人心跳骤停的枯败寂灭气息,龙须断裂,嘴部裂开几颗腐败的牙齿!

  朝着孙小圣而去。

  “不知死在自己的攻击下是什么感觉,你好好尝尝。”伍丰羽畅快说道。

  孙小圣抬起头,瞳孔里映出那道俯冲而来的尸龙。

  手里游龙剑嗡鸣,既有自己挥出的剑气被篡改成如此模样的愤怒,也有无法抵挡的无奈。

  “轰!”

  尸龙落地,掀起数十米高的烟尘,一切视野都被遮蔽,只听得耳边无数树木断裂倾倒的声音。

  而半空中也没看到孙小圣的声音。

  他没能躲开。

  ……

  烟尘久久不散,众散修期盼已久的场面也未能出现。

  难道孙小圣真的死了吗?

  散修们各个脸色变得苍白,对他们来说,沐锋是精神领袖,但孙小圣却己方战力天花板,现在天花板塌了,沐锋也生死不明,他们中不少人已经开始绝望。

  三派弟子群中发出一声欢呼。

  尸鲲摆动破损的双鳍,并没有立刻取散修们性命,而是朝密林深处缓缓飞去。

  巨大的阴影从人们头顶飘过。

  那是沐锋之前被击飞的方向。

  伍丰羽很清楚沐锋才是这些人中真正的灵魂,只要杀了他,孙小圣也算不得什么。

  果然,看着尸鲲离去的方向,不少散修干脆“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已然失去所有斗志。

  前方,三派弟子缓缓走来。

  “我以为那妖猴有多厉害呢,结果还不是在伍师兄和关师兄手下一招就被杀了?”

  “就是,那个叫做易斑斑的更是连尸鲲的一个眼神都扛不住,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想和我们三派作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就是,真以为自己牛上天了?压根不知天高地厚!”

  无情的嘲讽谩骂涌入耳中。

  若是之前这些散修自然会加倍奉还回去,但此时却没一人回应。

  马上就要死了,谁还有心思逞口舌之快?

  那位心仪沐锋的女修控制不住情绪,“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一时间,人心涣散,不少人拔腿就逃。

  可这里是伪秘境,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季安和阮铁对视一眼,叹了口气,背靠背坐在地上,握紧了手中的柴刀与拳套。

  他们这些最早跟随沐锋的人,自然明白逃跑是没有任何用的,还不如抓紧时间休息会,好在待会儿的死斗中多杀几个人。

  杜三郎有些无奈地在二人身前坐下,说道:“唉,也不知道我回不去的话,翠娥和孩子的日子要怎么过哦……”

  季安看了他一眼,笑骂道:“不是我说,过去三十年,翠娥过的日子有没有你区别大吗?”

  杜三郎闻言乐了,连连点头:“嘿你说得对啊!说不定我死了翠娥带娃过得更舒服哩……”

  他笑着抹了抹眼泪。

  季安笑道:“对头~启成,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没有人回答他。

  季安脸色一变,猛地抬头四顾:“启成呢?!”

  “在那!”

  阮铁指着一道飞速朝密林中狂奔的身影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