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零五章 废物你想做什么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登堂剑比开始。

  首先是从内部战区各剑徒依次开始亮剑,所以三十二名外派弟子暂时从石台上退了下来。

  最先踏上瀑布下方石台是来自巡山剑徒一脉的一位叫做金钰的弟子。

  瀑布下方的水池中除了那方大平台,还有几十根嶙峋的类似梅花桩高出水面的石柱。

  金钰站在其中一根石柱上,在他对面百米处的石柱上立着一道靶。

  左手提着剑鞘,右手捏剑诀于胸前。

  忽然道一声“去”。

  鞘中飞剑嗡鸣。

  眨眼间,飞剑出鞘,在漫天水汽间擦出一道笔直的线,如一点寒芒,准确击中百米开外的靶子。

  柔韧的剑身欢快地颤抖。

  金钰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欣喜。

  剑崖上安静无声。

  紧接着,金钰又唤回飞剑,开始演示《初剑》中的九式基础剑招,随后便是御剑飞行。

  御剑飞行,也是剑修的一大标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使得剑修能够在未达到筑基境前就有飞行的可能。

  当然,御剑飞行不是登堂剑比的硬性要求。

  但毫无疑问是不错的加分项。

  金钰在石柱间穿梭来回,飞行的线条还有些不稳,忽高忽低,但最终还是有惊无险落在了正中的石台上。

  “嚓”的一声,飞剑入鞘。

  金钰气息有些紊乱,面色激动,看上去心情十分紧张。

  负责主持的是金阳堂的一位长老,赞许地冲他点点头,问道:“你想拜入哪一堂?”

  金钰觉得嘴巴里干得像在冒烟,语气微颤说道:“我……我都行,不敢挑选。”

  说这话的时候,他没察觉到金阳堂长老眼里的赞许倏忽消失。

  剑崖里七堂不少长老也是相同的反应。

  登堂剑比,从来比的都不全是剑技。

  更何况出现在崖间的七堂长老每人只能挑选一名弟子,自然更加慎重。

  金钰之前表现得都不错,有几位长老原本想着或许竞争不过其他人可以选他,但听到他这回答却又不再考虑。

  正如方才那一招“点寒芒”的目标是靶心一样,你既然站在这里亮剑自然也有自己的目标。

  不说,那便是不敢。

  不敢出剑的剑修,谁会要?

  剑崖上没有声音响起,沉默慢慢变成煎熬和尴尬。

  崖下那些年轻弟子面露不忍,有些外派弟子更是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要知道金钰刚才的表现,若是放在其他门派那都是重点培养对象,怎么到了天琅剑庄会落到没人要的地步?

  金钰脸上的潮红逐渐转为惨白,满头冷汗直流,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他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回答出了错,心生慌乱,瞥了一眼身旁的主持长老。

  主持长老压根就没再看他。

  金钰心神一片剧晃,下意识踏出一步,满头大汗道:“弟……弟子知错,恳请诸位师长再给一次机会!”

  他死死咬着牙,昂着头,不让眼泪从眼眶中流出。

  终于,破山堂里传来一道声音。

  “知错自改,还算有救,你可愿随我堂何长老学习九雷剑诀?”

  这是褚由天的声音。

  金钰惊喜无比,即使是破山堂,即使不是破山堂的主剑诀,他也感觉重获新生。

  颤声应下之后,金钰驭剑而起,落到破山堂的石台上,与各师兄师姐拜礼。

  ……

  剑崖前依次有弟子出来演剑。

  之前议论过的卓婉莹、诸葛衡等名字,也在各堂一番争夺后自有归属。

  当然也有登堂失败的弟子,无人看中,只得从石台上落魄离场,再次修行,等待下一次的登堂剑比。

  极高的云层中,江星明面无表情地看着剑崖前的一切。

  周沉飞在她身旁,抱着剑嘟囔道:“沐锋那家伙在干嘛,到现在还没出现,还登不登堂了?”

  江星明现在已经不再着急,看着下方淡淡说道:“他会来的。”

  说完这句话,她忽然抬头看向极远处的天边。

  什么也没有。

  ……

  沐锋正在剑窟山洞里给奥特交代最后的一些事,毕竟登堂剑比之后毫无疑问柳远肯定是要震惊众人的,到那时柳远处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可能得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柳远身上。

  剑窟山中的事情就得交给别人来看着。

  奥特需要帮助燕开诚破除剑阵,北冥整天在白雾空间睡大觉,针对剑窟山的侦查自然得有人来做。

  于是沐锋暂时把天芒子从剑窟里拎了出来。

  论探测侦查,恐怕没人比天芒子更擅长。

  一切安排妥当后,沐锋将本体藏在白雾空间上,意识进入柳远的身体。

  柳远醒来,推开木屋的门,朝剑崖走去。

  今日是登堂大比,但剑崖前现场观赛的位置有限,去不了现场的藏剑徒们早早聚在一起观看通过法宝投下的实时投影。

  有人发现柳远竟然出门了。

  “怎么,终于忍不住也想出来看看了么?不好意思,这里的位置也已经满了,你要想看就站着看吧!”

  “管他干嘛,快看快看,虎爷出场了!”

  听到“虎爷”,柳远也停了下来,隔着不近的距离静静看着投影里的画面。

  虎爷应该是这次登堂大比年纪最大的参赛者,点寒芒使得还算熟练,九式基础也无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年龄太大了。

  没有几年可活的人,拜入剑堂又能做什么呢?

  自然没有哪一堂选他。

  投影上,虎爷苦涩地摇了摇头,提剑返回石台。藏剑徒们围上前去安慰,周围其余派系的剑徒冷嘲热讽,双方的气氛十分压抑。

  柳远收回目光,抬步往前走去。

  “虎爷虽然失败了但也值得尊敬……不像某些人……诶,废物你要去哪里?”

  “今日不用藏剑,而且他要去的方向也不是剑窟山,这废物想做什么?”

  “等等,看他要去的方向,难道是剑崖?!”

  “他去剑崖做什么!”

  “虎爷之前逼他下山,减了他的资源份额,难道他要去羞辱虎爷?”

  “快跟上去看看,绝不能让他欺侮虎爷!”

  柳远径自不紧不慢地朝前走着,没有理会身后众人的肆意揣测。

  很快,剑崖出现在前方。

  剑崖入口处的值守长老拦住了他。

  看到他的脸后长老微微一愣,紧接着蹙眉问道:“剑崖正在登堂剑比,你要做什么?”

  身后众藏剑徒停在十米开外,目光不善、不解地看着柳远。

  柳远抬手拨弄了一丝遮在眼前的刘海,理所当然说道:

  “参赛啊,难道来逛街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