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六十九章 墨君离去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风声瑟瑟,没人能够回答玄天洞主的问题。

  青阳掌门沉声道:“不管他是谁,今日也得丧命于此。”

  他右手虚握,其间浑厚的青色灵力如雷电般暴走跳跃,隐约可以看见他的脊椎从下往上亮起迷幻朦胧的青光。

  行远境,行的是远路,挺的是脊梁。

  随着修士行走的路越来越远,脊椎骨一截截打开升华,像一头巨龙缓缓苏醒,逐渐掌握天地间的力量。

  青阳掌门脊椎上亮起的青光,便是他所修的天地之力。

  掌心的青光凝练到极致,化作一柄介于虚实之间的虚幻长枪,长枪甩动,空气像是池水被树枝拨开一样荡开肉眼可见的涟漪,浓郁的金元素疯狂暴涨。

  世间灵气本无属性,但经过每个修士各自吸收修炼之后再使用,便会产生无穷无尽的属性。

  青阳门主修的是兵道,门内有精通各类兵器的修士,现任掌门一脉主修的便是长枪。

  关立群是这一脉年轻弟子中的领头者,只是已经死在沐锋手中。

  青阳掌门抬手,一手握住枪杆,一手在枪尾处轻轻一送。

  “嗖”

  一枪自天外而来,刺破苍穹,留下一串如清风般淡淡的尾光。

  这说明这一枪近乎所有威力都凝聚在枪身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

  直刺秘境中的沐锋。

  青阳掌门转过身,不再看那一枪的去处,对玄天洞主淡淡说道:“那人死后,回收灵气的事便有劳洞主了。”

  论杀伐攻坚,他比玄天洞主强。

  但要论道法玄法,玄天洞主却更强。

  在他看来,自己这一枪下沐锋绝无幸存之理,剩下的交给玄天洞主便好。

  就像他说的,不管沐锋是谁,不管他有什么特殊之处,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都没有任何意义。

  长枪落下,接着他就会死。

  他抬起头看向高空,心想就像如果天上那两位对他出手的话,他也必死无疑。

  “小心!”

  玄天洞主惊慌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青阳掌门猛地回头,视线里出现一道流星,拖着长长的光尾。

  起初他还只觉得那是一颗普通的流星,只是有些奇怪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但很快,他方正的脸庞扭曲痉挛起来,满脸不敢置信,又惊又怒道:“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还有一个?!”

  “是谁!是……”

  他的话没来得及说完,那颗流星带着无处可避的意味当头砸落。

  径直坠入下方的落梦泊中。

  “噗”

  还没完全解冻的湖水中溅起一蓬微小的水花。

  很快归于平静。

  就好像那真的只是一颗流星,划过后就消失不见。

  但是这一次,消失的不仅仅是流星本身。

  那道滑落的长枪在前进的过程中寸寸崩裂,如碎玉一般在沐锋身前三寸炸开,如盛开的莲。

  青阳掌门的气息也随之而散。

  死前的最后一瞬,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先前强势如千音谷谷主也提前退走。

  “噗通”

  玄天洞主双膝一软跪倒在半空中,冲着高空不住地磕头求饶。

  他甚至不知道那道流星来自哪个方向,但他分别朝天空八方各磕了无数个头。

  因为他知道天琅剑庄有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

  “掌门!”

  丁修诚眼前一黑,直接从天空坠落下去。

  “青阳门……没了……”

  纠缠在一起的墨云和剑意,也彼此分开。

  ……

  沐锋低头,摇头轻笑道:“我可不会谢你救我,而且你不要想着我会把灵气吐出来。”

  并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但他知道那个人肯定听见了。

  因为她是江星明。

  从之前客栈一别,便没人知道江星明去了哪里,在秘境上露面的也是周沉飞,但沐锋知道她肯定一直都在这附近。

  她随手一剑杀死青阳掌门,某种程度上也是直接杀死了青阳门。

  自然也宣告了此次秘境行动的结束。

  三派不可能再将付出的灵气收回。

  足足可以建立支撑起一个二流门派的庞大灵气,归沐锋一人所有。

  虽然这并不是沐锋的本意,但到手的灵气自然也没有拿出来的道理,即使对方是江星明。

  更何况,吸收了前所未有数量灵气的白雾空间,正在发生一些他都搞不清楚的变化,他就算想把灵气“吐”出来,短时间内也做不到。

  除此之外,他的身体也在灵气和白雾空间的对抗毁灭又诞生了上万次,单以此时这副身体素质而言几乎恢复到了行远巅峰的地步。这是无法想象的好处,曾经他的身体得慢慢随着他的修为一同恢复,但现在他的身体素质已经完全超越了他的修为,这将带给他更多的可操作性。

  最简单的,就算江星明刚才不出手,青阳掌门那一枪也杀不死他。

  毕竟青阳掌门三人也只是刚入行远,没走出去几里路。

  “轰隆”

  秘境天空爆发出一声巨响,失去灵气支撑的天幕终于完全坠落,秘境开始消亡。

  沐锋来不及更多体会自身变化,飞身向下,将恢复原状但陷入昏迷中的孙小圣抱起。

  然后冲出秘境。

  回到真实世界。

  墨君和周沉飞的战斗已经结束。

  二人并未生死相搏,更多只是切磋,毕竟这片大陆上的登仙强者屈指可数,彼此之间并不会轻易搏命。

  墨君之所以会出手,只是因为之前四大宗给三派的承诺,她需要给三派一个最后的机会。

  但她没想到那道流星真的会落下。

  以对方的身份,落下流星斩杀一名二流门派的掌门,传出去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她以为她会有所顾虑。

  “我们庄主也是女人。”不远处的周沉飞一手环胸抱剑,一手捏了捏眉心,有些无奈说道。

  墨君沉默了会儿,第一次真正意识到天琅剑庄的庄主已经不是多年前那位行事谨慎的老人。

  她再次抬头看了眼高空某处的云彩。

  然后看了眼从秘境里出来的沐锋。

  沐锋脸上仍旧盖着层云雾。

  以墨君的实力,若是硬要看他的容貌自然能看到,但不管是周沉飞还是那位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所以墨君没有尝试去看云雾下的那张脸。

  她高高立在空中,拢了拢耳边秀发,对沐锋淡淡道:“下次我再试着杀你。”

  “哈?”沐锋一愣,心想这什么情况,自己刚虎口脱险怎么又多出来一个敌人?而且还不比江星明弱多少!

  这个世界上强大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吗?!

  墨君没再多说什么,脚下出现一座墨莲台,缓缓消失在天边。

  周公剑落在沐锋身旁。

  周沉飞伸手,拍了拍沐锋的肩膀,抬头看着那座墨莲说道:“别放心上,她那话其实是对我说的,要我好好看着你,毕竟她不能说得太明白嘛。”

  “唔……”他摸了摸下巴,嘟囔道,“这样说来的话……这墨君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沐锋眼角一抽。

  这是特么什么直男错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