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九十八章 欢迎回来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狂秋的苏醒非常平静且毫无征兆,就像是平常的一个夜晚,女孩入睡,然后在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滴在她睫毛上时便醒来。

  紧接着她身体下的宝玉床开始温润如珍珠一般的光芒,将她整个人包裹入其中。

  沐锋无论如何无法在这时离开,浮光镜反射的光芒也在慢慢收敛。

  等到浮光镜不再反射四周墙壁的光芒时,一道倩影从光团中缓缓浮现。

  狂秋轻轻落在地上。

  身下的宝玉床已经消失不见。

  狂秋面色红润,两条如凝脂碧藕一般的手臂上早已不见丝毫黑灰毒线,明眸善睐,在昏迷中长长了的乌黑秀发披落脑后,铺洒到地面上,像一片光洁发亮的黑色银杏叶。暴露在外的大片肌肤上闪着莹莹的玉光,像是一件天神刚刚完成的艺术品。兴许是睡了太久,她伸展双臂伸了个懒腰,一身青春夸张的姣好曲线毕露无遗,胸前的劲装本就有些破损,一时间风光无限。

  即使是孙小圣这样的猢狲,眼神也有些呆滞。

  “啪”

  沐锋一巴掌摁在他头顶,眯眼上下盯着狂秋,另一只手摩挲着下巴,意味深长道:“小圣啊,这才是修行路上最难的难关,你一定要牢记在心。不过因为这种难题实在是太难了,你若做不到我也不会怪你……”

  “修行!”孙小圣双目爆睁,咬牙怒喝一声,直接盘膝坐下,运起《大品天仙诀》,眼眸中一片坚定。

  这世上没有什么修行困难是能难倒我孙小圣的!

  我是要成为绝世潇洒剑仙的孙小圣,怎么会被眼前这区区一位人类雌性乱了道心?!

  荒唐!

  笑话!

  耳边沐锋还在逼逼叨叨,但孙小圣的心跳却慢慢平静了下来,闭上双眸,周身开始升腾起祥和煌煌的云雾,隐有仙乐入耳。

  《大品天仙诀》脱胎于《云中吐息诀》,虽然经过了白雾空间的彻底改造,但仍旧保留了些许《云中吐息诀》的特征。

  沐锋啧啧称奇,这小猴子的定力,怕是超越绝大多数人了吧!

  孙小圣内心越发平静,心中不由有些后怕。

  修行路上果然危险重重啊,眼前那位雌性人类明明是沐锋的朋友,却在无意间带给他那么大的困难。

  幸好,他坚持住了。

  所谓艰难险阻,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要被我克服和打败啊!

  孙小圣心境越发坚定,血液熊熊燃烧,甚至想开口回怼沐锋几句,比如什么“就这?”、“让暴风雨来得再猛烈些吧!”、“不过尔尔”之类的话。

  “咦,这小猴子长得不赖嘛。”

  一道从没听过但却十分悦耳动听的声音传入孙小圣耳中。

  然后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自己就被人双手抄在咯吱窝里举了起来。

  狂秋越看越喜欢,一把把他抱入怀中,用力塞在胸口,好一番揉捏。

  孙小圣周身云雾顿消,仙乐骤散。

  好黑……好挤……无法呼吸……

  好……好危险……

  ……

  沐锋看着在狂秋怀中奋力挣扎的孙小圣,确认狂秋真的已经完全痊愈,心情大好,嘴角一勾,摇头叹道:“年轻,太年轻了,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现在的你是多么令男人羡慕了啊……”

  他拍了拍手,吸引过来狂秋的目光,张开双臂走过去,看着狂秋的双眸非常严肃地说道。

  “放开他,冲我来。”

  狂秋微微一愣,两朵红霞升上脸颊。

  孙小圣趁机挣脱“封印”,跳到地上不顾形象地跑出来老远才回头,看向狂秋的眼神里一片惊恐。

  “不要脸!”狂秋反应过来,狠狠剐了沐锋一眼。

  随即想到沐锋之前为了救她做过的种种,狂秋低下头,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气,抬头盯着沐锋说道:“不过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老娘允许你……你抱我一次,就一次,多了没有!”

  “老娘这辈子最讨厌欠人情了,赶紧的,给你抱一次,咱俩两清。我跟你讲,你别想得寸进尺啊!”

  “长得这么丑……”

  狂秋还没说完,沐锋已经从正面轻轻拥住了她,蓬勃健康的男性躯体上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女孩浑身瞬间紧绷。

  全身皮肤都渗出粉红色,大脑一片空白,好似下一秒整个身体就要瘫软一样。

  沐锋并没有完全地抱住他,两人之间依旧隔着大概一只拳头的距离,沐锋的双手十分绅士地环过狂秋的臂膀,在她后背隔着发丝轻轻拍了两拍。

  低沉温和地在她耳边说道。

  “欢迎回来。”

  狂秋瞳孔微微睁大。

  眼眶微酸,视线逐渐湿润。

  是啊,她回来了。

  之前她真的差一点就死了,即使她身上有老爹留给她的保命法宝,足以对付任何金丹期以下修士,但她还是过于托大了,没想到对手可能会用毒,导致最后法宝没用上自己还身中剧毒。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感觉自己要死了,她好像看到了逝去多年的母亲站在一扇门前向自己招手。她痛极了,只想着躲在母亲的怀抱里或许能好受一些。

  于是她朝母亲跑去。

  然而偏偏有人从后面拉住了她,那人生得好丑的,自己都痛得要死了他却还不放自己走,还口口声声要自己坚持、坚持……

  总是有人叫你坚持,可是到底要坚持什么呢?

  母亲死后,她已经坚持很多年了啊……坚持到她很少再哭泣,坚持到她能不依靠狗屁老爹独自一人在外闯荡,坚持到把她自己养成了一个男孩子……

  可还是什么都没有。

  现在我好不容易又能和母亲团聚了啊,为什么你还要我坚持?

  我已经……很累了啊。

  她挣脱开那人的束缚,朝朦胧中的母亲跑去,跑着跑着,四周的世界迅速黯淡,仿佛神灵在一瞬间关掉了所有的光。

  她朝母亲所在的位置望去,哪里还有什么母亲?只有一只身高数丈、浑身笼罩在漆黑袍子里的可怖阴影。那阴影脸上没有五官,嘴的地方裂开一道口子,阴冷噬骨的吸气朝狂秋涌去。

  她毫无抵挡之力,瘫坐在无尽的黑暗荒原上,任由那阴影吞噬自己。

  这次,她真的要死了。

  “刺啦”

  闪电撕破黑幕,温暖明亮的光倏忽照在她脸上。

  一张并不威严更谈不上英俊的脸狰狞地咆哮着,熔岩般的光映在他暴怒的瞳孔里。

  “不准死!”

  他冲她咆哮,转身跳斩,劈向那道永恒的阴影。

  ……

  泪水夺眶而出,从狂秋脸颊滑落,一滴一滴落在冰凉的石地板上。

  狂秋主动向前一步,贴在面前男子的胸膛,听着耳边年轻有力的心跳声,心渐渐安定下来。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坚持可能也不是那么没有用。

  “谢谢你,我回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