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六十章 接连碰壁严律己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沐锋坐在云雾沙发上,舔着牙花子嘬着快乐水,看着脚下发生的一切默然不语。

  他没想到北冥和严律己竟然会有关系,看起来北冥之前好像是严律己养着的?

  不过就算真是这样,沐锋也完全没有把北冥送回去的打算。

  开玩笑,吃了我那么多灵气,说送回去就送回去?想得美!

  再说除了拥有白雾空间能够复制灵气的自己,这世上还有什么地方能养得起一条鲲鹏?

  就算是鲲鹏一族自己的族地,怕是都做不到吧,否则鲲鹏一族又怎会没落到如今这种地步?

  不过更让沐锋感到意外的却是严律己居然被奥特吓跑了。

  奥特表现得非常好嘛……沐锋摸着下巴,露出老父亲般欣慰的笑容。

  “不过……这位天琅剑律,怎么感觉不太靠谱的样子?”

  沐锋脑中记忆翻滚,却是想起了许多严律己的光辉事迹,此人赏罚分明且修为境界高深,竟也已踏入了那座登仙高楼,年轻时在修行界也曾闯下过赫赫威名,比起威望,只在沐永之下。

  曾以一己之力对抗魔族三位巨擘,在自己血染君子剑的情况下,斩杀一魔重伤一魔逃走一魔,一战成名。

  其中被重创的那位魔族强者,至今还被关押在剑窟山内。

  “人不可貌相啊……”

  沐锋悠悠一叹,眼光瞥到山脚下多出现的那道人影,瞳孔微微一缩,神情有些错愕。

  “陆安人……该死,他怎么会主动去扶老爷爷?”

  ……

  剑窟山脚,陆安人见严律己并没有起身的意思,便收回伸出去的右手,重新握住竹篓背带,转身便准备离开。

  他身后的竹篓里,还装着这一期要藏入剑窟山的残剑呢。

  严律己看着陆安人一瘸一拐的身影,眼神渐渐清朗起来,瞳孔骤然猛缩!

  他再怎么说也是登仙楼的顶尖强者,一眼之下,瞬间就看出了陆安人身体的特殊和绝佳的天赋。

  看他身后背着的竹篓,此人是藏剑徒的一员?庄里什么时候漏掉了这么一位天才?

  如果这辈子注定不能亲手培养十二王族,那再培养一个人族天才好像也不错?

  至少以后等那个孽徒天天叫着要取自己老命的时候,还能有个人能帮他说说话。

  思及此,严律己心中的抑郁一扫而空,仿佛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向往。

  “年轻人,请留步。”

  陆安人站住回眸。

  眼前霞光万丈,云雾仙尘层叠而起,其中隐有鸾鹤飞舞,一仙风道骨的老道立于光华之中,白发如雪,金袍似日,一双眸子中神采奕奕,只看一眼就仿佛陷入万卷书海金书之中,周围尽是一片经文念诵声,古奥而又玄妙。

  一柄散发着淡金色光华的宽直阔剑,被老道负在身后,其上无数金色圣贤小人或闭目诵读、或笑望江河。

  好一神仙风范。

  陆安人一愣。

  这人看起来有些眼熟,是刚刚那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落魄老丈?

  “年轻人,我看你天赋异禀、骨骼惊奇,想来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道奇才,老夫这有无上剑道一卷,可愿入我金阳堂随老夫修行?”严律己老神在在。

  苍穹之上,沐锋眯起了双眼。

  好家伙,抢人抢到自己头上了。

  沐锋正准备做点什么,就见陆安人上下扫了严律己一眼,他稚嫩的脸庞上双眉本就生得极高极淡,这一眼下去眉毛几乎看不见,语气平淡如空中无欲无求的云朵。

  “没意思。老丈你能走的话就自己离开吧,我还有工作要做。”

  说罢,撑着拐杖转身便走。

  没有一丝留恋。

  眼见陆安人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松针树影里,严律己呆滞着脸庞眨了眨眼。

  “噗通”一声跌倒在地,周身异象尽散。

  哭声震动天琅大阵。

  ……

  龙回山后山,沐锋的意识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幕,心头一阵畅快,嘴角微扬,就连消耗精血引起的疲惫似乎都减弱了一些。

  看了眼时辰,距离天亮还剩不到三个时辰,够自己休息一番。

  正准备关窗睡下,沐锋看到窗外的小花园里,一道倩影站在月光下。

  如银似水的月华洒落在女人身上,将她身上的红裙映出一层金属般的质感,明暗分明,微风拂过,曲线毕露,端的是一株遗世独立的圣莲。

  江星明?

  大半夜不睡觉站院子里干啥啊?

  沐锋腹诽了几句,关上窗户,朝墙侧卧睡下。

  片刻后他忽然又坐了起来,骂骂咧咧起身,开门来到院中,看着面前看似单薄柔弱的背影道:“大半夜不睡觉要干嘛?”

  江星明早就察觉沐锋来到身后,连身子都没转,也不回答沐锋的问话,看着天上的弦月,淡淡道:“黄土坝以前叫做‘黄苇荡’,沿河生长着大片叫做‘黄苇’的芦苇类植物,是一片灵气浓度适中的修行之所,和龙回山之间隔着衣带河,共同滋养着上万名普通修士。”

  沐锋一愣,想到白天路过的那片破败荒地,满目望去皆是贫瘠的黄色土壤,漫天砂砾飞舞,几乎感受不到丝毫灵气。那条所谓的衣带河,靠近了众人才发现,早已浑浊不堪,水流泛黄,视线所及之处的河中全是黄土黄沙。

  还有那些已经陷入疯狂的底层修士,若是黄土坝还是黄苇荡,若是此间灵气还和数万年前相仿,他们又怎会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最后死在沐锋的飞刀之下。

  不,死在飞刀之下的只是少数,更多的是死在另外那些修士的手下和嘴下。

  那种场景,只是想起,就让人心头很不舒服。

  “灵气溃败,到底是什么?天灾,还是人祸?”沐锋心头沉了下去,低声问道。

  江星明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但我一定会查清楚。即便是天灾,我相信也有解决的办法,如果是人祸……”

  花园里的气氛瞬间凝滞,脚边一束花拦腰而断。

  沐锋低吟片刻,道:“这就是你要去落梦泊的原因?你想查明落梦泊为什么会有灵气生成?”

  “是的,这确实很奇怪。”

  沐锋想到白天狂秋说的话,皱了皱眉:“其他三宗为何没派人来?”

  “我也不知。”

  天琅剑庄曾经闭庄三年,人族修行界,尤其是另外三宗发生过什么,天琅剑庄并不全部知晓。

  即使江星明成为了新任天琅剑庄庄主,另外三宗的掌门也还未曾正式联系过她,这其中是否有什么深意,又有谁知道呢。

  “无妨,无论前面有什么拦着,斩开便是。”

  江星明双手负后,语气一如既往得平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