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二十八章 告知真相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吼!”

  山林间,一声虎啸震荡四野。

  沐锋被五人盯着,自己也愣住了。

  怎么回事?

  沐锋缓缓收剑,看向脚边那簇有些不那么蓬松了的落梦英,脸上保持着若有所思的表情,问道:“这落梦英是你们的?”

  “对对,是我们之前寻到的。一开始以为这头妖虎追我们是为了落梦英,可我们把落梦英给它之后它却依然穷追不舍。”杜三郎看到沐锋显得极为高兴,方才的生死大凶险仿佛都置之脑外。

  季安盯着落梦英苦笑了一声,说道:“谁曾想,它只是觉得我们是老鼠。”

  猫逗老鼠,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如果你是老鼠,便会有些难过。

  “可是,为何在恩公……”

  “我叫易斑斑,叫我名字就行。”沐锋实在受不了一个年纪能做自己老爹的人喊自己恩公。

  “哦哦……为何易……为何斑斑你一出现,那妖虎便吓走了呢?”杜三郎问道。

  沐锋也不知道其他缘由,轻轻摇了摇头。

  看见自己就跑,还把抢到的落梦英给我,这算什么?

  听起来有点像进贡……

  而且自己之前在秘境的时候,可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头聚灵十一层的虎妖,难道是自己不在的时间里新修炼而成的?

  看来得先去找孙小圣了。

  沐锋心里想着事,目光漫不经心地扫了五人一圈,确认他们的伤势都不算致命,调养些时日便好。

  然而被他这么一扫,季安和杜三郎还好,阮铁三人却觉得心头一紧。

  三人莫名想到刚才妖虎的行为,彼此对视一眼,默默从怀中各自取出一物,放到沐锋面前。

  一瓶灵丹,两株灵草。

  其中灵草还是这夫妻二人进入秘境后采摘到的。

  阮铁也有一株采摘到的灵草,这时没拿出来,脸色一滞,连忙瓮声瓮气解释道:“易……这位易兄莫怪,那土硫草是我修行功法必备的一种材料,实在是……实在是对我很重要,这瓶土力丸服下后能够大幅增加炼气修士的身体防御,持续一个时辰,比土硫草更为珍贵,我将它献给易兄!”

  夫妻二人也依次开口,愿意将手里灵草献给沐锋,当做救命之礼。

  沐锋:“……”

  沐锋有些僵硬地看了众人一眼。

  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

  ……

  费了好一通口舌,沐锋才让三人把灵草灵丹重新收了回去。

  五人身上带伤,不便立即离开,而且现在秘境中弄不好便会遇到其他修士,这五人虽然一个多月来相处颇为和睦,但保不齐别人并不会如此。

  再加上他们遇上了沐锋,自然而然想跟沐锋结伴而行。

  沐锋也不想见这五人在这吃人秘境里乱逛送死,再加上自己和狂秋王启成也需要时间疗伤,便让五人在周围树上搭好树屋,静心疗伤修行。

  其余四人都在树屋里歇息下来,唯独杜三郎眼神犹犹豫豫,一副想说什么又不敢的样子。

  沐锋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看向杜三郎,平静说道:“既然她选择让你进来,你就要活着出去。”

  杜三郎一愣,他没想到沐锋竟然连这件事也知道。

  他搓了搓黝黑发白的粗手,重重点头,返身回到自己的树屋中。

  “有人等你回家的感觉真好啊。”沐锋轻轻说道。

  ……

  转眼秘境里又过去一个月。

  这期间沐锋偶尔会出树洞和五人碰面,他修为最高,又拥有天琅剑庄前少庄主的眼界,往往一两句话便让五人感觉有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就连三十年境界未曾突破的杜三郎这几日都隐约有了破境的痕迹。

  沐锋原本以为最先破境的会是季安,毕竟季安是这五人中修行天赋最高的一个,然而阮铁说的果然没错,他所修行的《土仓诀》通过土硫草的加持,他不仅治好了身上的伤,还在一个晌午时分成功突破到了五气境。

  夫妻二人年轻的丈夫名叫汪明城,女子名叫殷露露,二人并非散修,而是神启大陆南方某座三流门派的弟子。

  “南方?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沐锋闻言微微一愣,落梦泊此处位于神启大陆西北,距离南方十分遥远,以这二人的修为很难跋涉如此遥远的距离,如果是坐宝船飞舟,行程也在数月以上。

  二人十指相扣,殷露露瞄了汪明城一眼,脸颊微红,轻声道:“我二人深知彼此天赋一般,门派资源日渐拮据,所以结为道侣之后便想着在有限的生命里多看看这个世界,于是便向门派申请了三年外出,游历山水,遍戏红尘。”

  沐锋明白了,原来是度蜜月的。

  阮铁投来羡慕的目光。

  谁是单身狗也暴露了。

  沐锋想了想,自己还不是孑然一身?似乎没什么资格说阮铁。

  据阮铁自己说,他是名孤儿,因为从小力气就大,便在码头搬货为生,后来在一次帮派争夺地盘的火拼中机缘巧合救下一位重伤的修士,那修士临死前将《仓土诀》传授给了他,自此便一直默默修行至今。前阵子他生活的村镇最大的镖局在招一名镖师,若是能够被选中,俸禄足够他找个媳妇成立家庭,为此他来到落梦泊秘境想争一分机缘。

  沐锋看着眼前五人,这五人与黄土坝上那些为了争夺灵气不惜互相残杀的底层修士完全不同,虽然彼此的生活都不尽如意,但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生活着,不想伤害他人,只想寻找到自己生活中的意义,他们才是修行界真正的基石。

  他要做的,就是保证他们能够活着出去。

  让家里有人在等他的人回家。

  让想攒钱娶媳妇的人娶媳妇。

  让携手相伴的人能走到白头。

  让想守护村庄的人守住村庄。

  让想杀人的人……以命抵命。

  沐锋深深吸一口气,目光从眼前五人身上缓缓扫过,下定决心,缓缓开口。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可能会让你们觉得我在胡说八道,但请先认真听完。”

  沐锋确认周围没有人在窃听,低低开口,将落梦泊伪秘境的真相说了出来。

  像是解开一层梦幻浪漫的包装。

  暴露出来的不是奶油蛋糕,而是一颗冰冷黑硬的炸弹。

  “这不可能!”

  汪明城提剑站了起来,一脸“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的表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