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一十九章 赛后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随着江星明的出现,剑崖上所有人面色都凝重起来。

  千音谷主和身后几位太羽门长老对视一眼。

  梵天寺戒律僧走到石台前,双手合十问道:“阿弥陀佛,敢问战堂主发生了何事?”

  战东流将云澜城传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妖族大举入侵,妖王疑似苏醒,云澜城危在旦夕!

  剑崖间众人脸色齐变,不少人口中惊呼“这怎么可能”?

  就连江星明都微微蹙眉。

  “妖族为何会选择在此时动手?”戒律僧两根白眉几乎拧成一股绳,一双深邃的眼眸中佛光微闪。

  战东流看了戒律僧一眼,双手背负说道:“恐怕这不是云澜城现在想关心的事。”

  谁都明白,此时云澜城需要支援!

  墨君放下手中墨块,看向众人说道:“书院传讯,纸君和砚君已经带领书院弟子前往云澜城。”

  千音谷主也说道:“掌门已亲自动身。”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脸色一变后又都松了口气。

  太羽门掌门清羽真人是修行界前三的顶尖人物,若他亲自出手,就算是妖王真的复苏或许问题也不是很大。

  “寺内僧人也已收到传讯,即刻便到云澜城。”戒律僧说道。

  四大宗门的底蕴远超其余门派想象,就连七大派都还没收到宗门里的消息,但四大宗却已经行动了起来。

  这就是一流门派和顶级巨擘间的差距。

  战东流脸色也缓和了些,看向高空中的江星明说道:“庄主,我也要去了。”

  其余三宗都派出了支援,天琅剑庄自然也不能居于人后,作为两小堂堂主的战东流已不容易。

  然而下一刻令众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江星明淡淡道:“我去。”

  柳远抬头,看向江星明。

  她说的当然不是前世网络上的“我去”,而就是字面意思。

  这一次轮到战东流脸色发生变化,他没想到江星明竟然要亲自出马,而且是在清羽真人已经出手的情况下。

  两大宗的掌权者同时出手,这世上有什么妖王挡得住?除非妖族和魔族要几位至尊联手。

  千音谷主向前一步,对着江星明一拱手说道:“有江庄主和掌门大人联手,想必云澜城决计不会有事。”

  戒律僧说道:“善哉善哉。”

  江星明没和这二人多说什么,目光扫过剑崖下方众人,最终定格在柳远身上。

  “登堂大比到此结束,凌空雪会得到云中堂的一份传承,”

  说完这句话,红裙升空,转瞬消失在天琅剑阵外,向更北方而去。

  天琅剑庄只去了一人,但没人会因此说些什么。

  因为去的是天琅庄主。

  战东流和褚由天对视一眼,没再说什么。

  柳远看着消失在天际的那道红线。

  他当然知道江星明之所以要自己前去的真正理由,和她要搞这次登堂剑比一样,她要向世人证明天琅剑庄仍是修行界最强的宗门。

  天琅庄主仍是天下第一的修行者,在她手里,天琅剑庄不仅不会没落,反而会变得更强。

  这是她的剑庄。

  但不知为何,柳远(沐锋)心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妙。

  一道带着微弱寒意的身影降落在他面前。

  凌空雪。

  谷上方千音谷主眼睛微微眯起,他不知道凌空雪这时候找柳远做什么。

  难道是这位从没在年轻一辈对战中输过的天之娇女连暂时的平局也不愿接受?

  太羽门上下都很疼爱凌空雪,但也不会放任她在天琅剑庄乱来。

  更何况,今日还有其他事要做。

  ……

  凌空雪看着柳远,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你是第一个让我受伤的人。”

  柳远挑了挑眉,心想难道这是要我负责的节奏?

  凌空雪又说道:“不知怎的,我到现在还觉得有些兴奋。”

  柳远上下看了凌空雪一眼,确认她没有在开玩笑。

  “下次再战的时候,希望你能再用力点。”凌空雪说道,“我觉得那不会很远。”

  说完这句话,她深深看了柳远一眼,转身离开。

  柳远有些无语,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

  凌空雪重新回到外部战区弟子所在的区域,众人自觉让开一条路,她走到避光的角落里,准备闭目坐下。

  然后她发现角落里已经有了人。

  是那位浑身笼在宽袍里的神秘弟子,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她来自哪门哪派。

  不过凌空雪记得她刚才的表演,一手双手弯刀十分出色,得到了两小堂的认可和奖励。

  但这人却并未表现出太多的喜悦,倒不是说她看不上两小堂,凌空雪只是觉得她有更在意的事情。

  “凌空雪。”凌空雪对她微微颔首,罕见地率先打招呼。

  那人显然也有些惊讶,透过斗笠看了凌空雪好一会儿,向旁边挪了一个位置,说道:“啊啊,我还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

  凌空雪莫名觉得她有些有趣,事实上她也不太在意此人到底是谁,反正不管是谁都对她都没威胁。

  主持长老重新回到了石台上,内部战区的新弟子稍后会随着各堂长老各自回去开始新的修行生活,但外部战区的弟子却还有些额外流程。

  各堂需要给他们颁发奖品。

  “除奖品外,凡是得到内堂承认者,只要自己愿意,皆可留在庄内修行一年。”主持长老说道。

  此言一出,凌空雪、和尚、书生三人还好,七大派和剩下的散修弟子全部面露喜色。

  他们虽然有不少人修行的并非剑法,但若有机会在天琅剑庄内静修一年,对他们以后的发展绝对是大有裨益。

  最明显的一点,以后面对天琅剑修时能比旁人更知道怎样才能活命。

  这点很重要。

  七堂各自派出长老颁发奖品,大多是些功法、剑诀、灵丹、法宝。

  照理说柳远现在可以带着陆安人和藏剑徒们回剑窟山去,但是战东流拦在了他身前。

  褚由天也从剑崖前落下,像是一座小山般移动过来。

  柳远看了这两位堂主一眼,知道有些事情躲不过去。

  “柳远,你修行了几种剑诀?”战东流双手背负,看着柳远问道。

  在刚才柳远和凌空雪的战斗中,柳远至少使用了不下于四堂的剑诀,且各自都有十分正统的剑意。

  更不用最后那些数不胜数的剑意。

  但问题在于,他只是一名剑徒。而且就算是两小堂弟子可以任意选择七堂剑诀修行,但又如何能做到剑意互不排斥?

  战东流和褚由天自然要问。

  不过柳远,或者说沐锋从来就没有打算隐瞒什么。

  他看着两位堂主,淡淡道:“我说我一种都没学过,你们信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