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三十六章 玄光不见天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你们让我很惊讶。”

  “有意思。”

  伍丰羽抬起脸,正好有一线阳光穿过树隙照在他脸上,将他半边脸照得发亮,另一半却在阴影中。

  他眯着眼,目光一一扫过眼前这些散修,说道:“本以为你们都是些废物,没想到却还有几分见识。”

  他的目光又落在沐锋和狂秋身上,眼神里先前那一丝凝重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静与冷静。

  而在平静与冷静之下,则是刺骨的杀意。

  “我承认,先前是我疏忽了。”他看向沐锋,嘴角微微上扬,说道,“以我现在的实力,要想杀死你和这女子确实有些难度,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难题。”

  他忽然敛去笑意,看着沐锋认真说道:“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之所以能给我出题,是因为我愿意给你这个机会。”

  伍丰羽轻轻吸口气。

  指间两枚飞轮忽然旋转,眨眼消失在半空中。

  林间原本有习习微风,此时忽然沉静下来。

  有些闷。

  伍丰羽向后退了一小步。

  原本落在他脸上的阳光照理应该继续向下洒落,但不知为何,光束就这么停在半空中,像是被截断一样。

  如果仔细看去的话,就会发现光束的末端在微微颤动。

  细微的光颗粒在沉浮,然后被吞没。

  密林忽然暗了下来。

  所有的光都被吞没,众人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紧接着又亮起一道光,在伍丰羽的头顶。

  他像个神明一样睁开眼眸,一黑一白。

  他身上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气息。

  黑白眸子扫过一圈,落在沐锋身上。

  带着浅浅笑。

  “现在我不给你们机会了,你要怎么办?”

  ……

  秘境之外。

  随着时间流逝,没能进入秘境的筑基期修士渐渐站不住了,如果不能进入秘境,他们在这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于是开始有人提出想要离开。

  周沉飞自然不会挽留。

  几个时辰的功夫,上百筑基修士便只剩下三派弟子,几乎所有的散修都已离开,期间甚至有个别散修想浑水摸鱼偷偷进入秘境,都被周沉飞一叶子一个拍走了。

  此时的落梦泊周边,便只剩下鲁承弼三位长老以及几十位弟子,外加一个高高在上的周沉飞。

  鲁承弼三人凑在一起,彼此脸上都有些担忧。

  “收到消息了么?”莫欣神识传音道。

  丁修诚余光瞄了一眼天上,神识回应道:“嗯,里面发现被丢弃的落梦令,并且数量还在增加,很多目标已丢失。”

  鲁承弼早已重新闭眼养雷,神识说道:“丰羽已经去查了。”

  他的语气很平静,莫欣二人听到这话后眉宇间也缓和了些,似乎很放心。

  鲁承弼又说道:“洞主的意思是……夜长梦多。”

  莫欣和丁修诚对视了一眼。

  “那就开始吧。”

  三人头顶忽然落下一片阴影,三人身体猛地一僵。

  “闲来无事,不如我们来些彩头。”周沉飞的声音淡淡传来。

  三人呼吸一滞,丁修诚硬着头皮问道:“不知前辈想要什么彩头?”

  周沉飞侧躺在周公剑上,半眯着眼,拍了拍剑身避开些许阳光,悠悠道:“先前那年轻剑修我觉得不错,各位觉得他能否活着离开秘境?”

  进入秘境的年轻剑修很多,紫羽剑苑更是进去了很多女剑修,但三人都知道周沉飞说的是之前那位一连挥出六百多道血色剑气的男剑修。

  三人对视一眼。

  鲁承弼低沉道:“此子虽然天赋、修为、心性都算上乘,若未曾受伤,必然能在秘境里有一番造化。”

  言下之意便是不看好。

  莫欣持同样的看法。

  丁修诚由于之前沐锋顶撞过他,说话更是直接:“那小子太过狂妄嚣张,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又怎么可能活着出来?周前辈说笑了。”

  周沉飞闻言笑了笑,眼睛眯得更紧,淡淡道:“都说了是彩头,你三人这样也未免太无趣了些。”

  “不过无妨,我来猜他能活好了,不仅能活,说不定还会让三位大吃一惊。”

  “如何,三位可愿陪我做一回儿赌?”

  ……

  秘境内,沐锋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周沉飞拿他打了个赌。

  如果他知道,怕是会说一句既然如此不如把周公剑借我一用。

  不管是云中剑还是周公剑都是顶级飞剑,光凭飞剑自身就能轻易抹杀筑基修士。

  但很明显这不可能。

  被光暗领域笼罩着的众人,此时只能靠他们自己。

  密林还是之前的密林,只不过像是笼罩了一层如梦似幻的迷蒙光罩,光罩在光明与黑暗之间交替,笔直的树干扭曲,绿叶的轮廓扭曲,一切都很扭曲。

  抬起头,光暗两色如牛奶和墨水一般交融流淌。

  看不见天。

  这便是《玄光不见天》。

  伍丰羽缓缓走来,他的身影因为光线扭曲而被拔得极高。

  若要比喻的话,沐锋会想起那首“像一棵海草海草随波飘摇”。

  确定所有人都在领域内,他不再隐藏自身修为,嘴角挂着波浪线一样的笑容。

  他没有说话,但筑基巅峰的强大威压却如巨石般压在众人心头,沉重地喘不过气来。

  是啊,沐锋之所以能够让他陷入困境,是因为他自己选择坐到沐锋对面,现在他站起来将整张棋盘都掀翻,沐锋还怎么下这局棋?

  人群里有人察觉到危险,试图冲出领域,但无论是修士的拳脚还是法宝的锋刃,在触碰到这片玄光领域的边缘时便会像是水滴没入池塘一般威力全无,然后被弹开。

  “这是玄光领域,亦假亦真,我们的攻击落在领域上就像是假的,但它却能真的困住我们。”汪明城握紧殷露露的手,和季安阮铁等人站到沐锋身后,对四周试图破开领域的修士说道。

  “这么玄?那我们还挣扎什么?”雷木旌一掌拍在光罩上,雷电如紫蛇般在光罩表面扩散消散,紧接着他本人也被狠狠摔回来,脸色十分难看。

  “玄光领域只有一种破解办法,就是打败领域的主人。”汪明城又说道,目光凝重地看向伍丰羽。

  伍丰羽笑了笑,算是默认。

  众人心情越发沉重,这说起来容易,可那是筑基巅峰的大派修士啊!

  “那就打败他好了。”

  沐锋踏前一步,淡淡道。

  扭曲的光线让他的脸庞线条也有所改变,但唯有那双眼神仍是笃定而平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