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二十章 暗流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柳远的话听起来实在太像借口,战东流和褚由天怎么会这么放过他?

  就在二人蹙眉之际,又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一旁。

  带着昏昏欲睡的双眼。

  “见过战师叔,见过褚师叔。”周沉飞说道。

  严律己是七堂堂主中年岁最高的一位,而对于他唯一的弟子而言,周沉飞有很多位师叔。

  “沉飞,有什么事么?”战东流问道。

  周沉飞看了一眼身后的柳远,耷拉着眼皮道:“庄主走前让我处理柳远一事。”

  战东流二人闻言微微眯起双眼,又看了柳远一眼。

  看来柳远与江星明有关。

  或者说江星明要保柳远,不想让他们探查柳远身上的秘密。

  褚由天性子更为直接,皱眉开口,声音如一口洪钟:“庄主知道这小子身上可能藏着大秘密么?”

  战东流则问道:“庄主她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江星明和周沉飞同辈,其实都算是以后辈的身份当上庄主,所以七堂堂主都曾是她的长辈,除了在夺位中死在她剑下的三位堂主,剩余四位都对她并不如何友善。

  褚由天和战东流便是四位中的两位。

  周沉飞仿佛并没有感觉到面前二人的压迫,双手笼在剑袍里,缩着脖子,懒懒道:“二位师叔莫对我动气啊,我就是个跑腿的,我哪知道庄主在想啥呢?”

  他向后缩了缩,似乎是在退让。

  但褚由天和战东流却看得很清楚,周沉飞是将柳远完全护在了身后,并且隔绝了二人一切可能探测的角度。

  周沉飞虽是后辈,但真论剑道修为,并不比二人弱。

  战东流没再说什么,剑袍上剑意微起,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御剑而起,消失在剑崖前。

  褚由天转身也欲离开。

  忽然,柳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褚堂主,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若我能被剑守大人选中,破山堂内我同样享有堂主你亲传弟子的一切权利,且没有任务义务,我没有记错吧?”

  褚由天豁然转身,剑目如炬,山一般的厚重威压顷刻间压了下来。

  周沉飞一脸无奈,但也只得帮柳远抗住这份逼迫。

  柳远站在周沉飞身后,双手背负,一脸平静地看着褚由天。

  他并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所以这番话同样被剑崖前还未离去的众人听到。

  屁股刚刚抬起的众人连忙又坐回去,不动声色地看着柳远。

  “他好敢哦!”

  这是所有天琅剑修的心里话。

  谁不知道褚由天是七堂堂主中脾气最暴的那位,破山堂更是他的一言堂,平日里谁敢顶撞他?

  更别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众打他的脸!

  他真的好敢哦!

  ……

  “很好。”过了许久,褚由天收回自身威压,一双眼睛如猛虎般锁死柳远,“本座就在破山堂内,你最好有胆来。”

  说罢,他一跺脚,地面微微震动三分,整个人已经回到了剑崖之上。

  另一边,主持长老也将所有奖品都分发完毕,正在安排各派弟子回住处休憩。

  剑崖上,千音谷主有意无意瞥了一眼梵天寺的方向。

  和戒律老僧交换了一个眼神。

  戒律老僧双手合十,低头诵经。

  ……

  剑窟山内。

  奥特和天芒子来到零零伍号剑窟前。

  “你是何人?”隐在阴影中的燕开诚看到天芒子,微微眯起眼,下一瞬眼神中有些惊讶,“你的眉心……竟然能在这遇到天眼传人。”

  天芒子有些局促不安,双手不时在圆滚滚的脸上擦着汗。

  沐锋早就跟他提过燕开诚的存在,但眼前这位毕竟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天琅剑庄第三代庄主,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远超于他,他怎么能不紧张?

  再想到连这么强大的存在都被囚禁在这剑窟之内,又不免觉得自己选择沐锋真是太对了。

  我愿为沐少庄主做牛做马!

  “燕……燕前辈好眼力,晚辈这点微薄道行一眼就被前辈看穿了……”天芒子搓着双手说道,“前辈大名,如雷贯耳,久仰久仰……天眼传人这种小角色,跟前辈比起来差太多了。”

  一旁,变幻成天狼一族模样的奥特故作高深地趴伏在地上,眼睛都没睁一下。

  它如今的实力已经恢复到只要不动手不张嘴,就算是燕开诚也看不出端倪。

  燕开诚淡淡道:“天眼一脉可窥天机,预见未来,岂是什么小角色?莫非你觉得老夫老眼昏花,便来戏弄于我?”

  天芒子哪料到自己马屁拍在马蹄上,一脸尴尬,加上身体又肥胖,顿时出了一身汗。

  “晚,晚辈万万不敢!是,是沐……少庄主让我来此帮前辈解封的!”天芒子生怕燕开诚一个不满意翻手把自己灭了,连忙把自己来的目的交代出来。

  甚至没想过燕开诚现在的状态甚至不是自己的对手。

  燕开诚看了天芒子一眼,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

  “没想到那小子竟真的会放老夫离开。”

  奥特睁眼没好气瞄了燕开诚一眼。

  啥意思?觉得我家主人不讲诚信?

  燕开诚实力不复当年,一时也没察觉剑守的眼神有些奇怪,他看向天芒子说道:“你来?就算你是天眼传人,武莫的剑阵也不是你能破的。”

  天芒子非但没觉得侮辱,反倒心中松了口气,颇有种“您知道我是废物就好”的感觉。

  他挠了挠快秃光了的脑袋,“嘿嘿”笑道:“是是是那肯定,我肯定破不了,我只是来协助剑守大人的。”

  燕开诚不太明白天琅剑守需要他协助,但几千年的囚禁时光,自由近在眼前,他也懒得再问这么多。

  “很好,那你们开始吧。”

  “好嘞!”

  天芒子对奥特比了个眼神,奥特会意,开始按照沐锋之前跟他说过的解封手法解除封印。

  幽光,在剑窟内无声响起。

  ……

  云澜城上空。

  人族和妖族的大战已经开始,放眼望去天空中灵光与妖气四散纵横,各色光华法宝飞溅,声势浩大。

  这是千百年来妖族最大规模的一次进攻。

  起初人族修士以为这将是一场血战,毕竟对方显然准备已久,自己这边只是仓促应战,援军还未到来。

  但随着战斗的进行,楚明轩发觉了一些异样。

  这些妖族,似乎也没有铁了心想要打下云澜城。

  双方战到现在的伤亡都还很小。

  “他们,在等什么?”楚明轩想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