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十四章 是个好材料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奥特再次落地的时候,爪牙已经收敛,屁颠屁颠蹭了沐锋一下。

  “看来对方已经退走了……”

  沐锋松了口气,俯身抚摸着奥特的后背,眼睛微微眯起。

  此时此刻,除了对这些剑窟囚徒浓浓的警惕之外,沐锋更对这个世界人力能够达到的极限境界和力量无比向往。

  忽如其来的,在见过江星明,见过天狼剑守,见过鲲鹏幼崽之后,沐锋迫切地想要变强!

  我这副身体,曾经也站在和他们一样的位置啊,甚至更高,更强!

  深吸一口气,沐锋心中的迫切感越发浓郁,重新起身,加快了巡视一百零八窟的步伐。

  ……

  先前的一剑一爪过程极快,但产生的动静却不小,剑窟山西侧这面山壁上几乎所有剑窟都感受到了灵力的波动,一时或跃跃欲试或有心观望的都重新归于沉默。

  零陆捌号剑窟内,天芒子捂着眉心微微发麻的天眼,一边运转所剩不多的灵力一边暗自嘀咕:“看,我说啥来着,不吃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呀……现在的年轻人,啧,活该!”

  “你在说谁活该?”

  一道温和的声音忽然从剑窟外传来,直接把天芒子震得浑身僵硬,全身汗毛倒竖。

  他像个机械一样一点一点转过身子,看清剑窟外的来人,脸色瞬间煞白,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浑身忍不住颤抖。

  “沐……沐少庄主,我,我,我可不是在说您活该啊,您,您不要误会!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呀!”

  妖气覆面的沐锋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很快收敛,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身着道袍的圆润光头。

  这一路来他见到了剑窟里关押着的一位位强者,其中有很多人只是万年沉默地坐在剑窟角落里,也有像零零壹号剑窟里那样的奇人,然而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眼前这光头一样会和自己交流。

  唔,甚至有点谄媚……

  剑窟山里还有这种货色?

  沐锋在记忆里搜索了一遍,逐渐想起眼前这个光头道士是何许人也。

  一千年前,他沐锋和江星明已是天琅剑庄的双壁,庄内有很多事情都由他二人负责办理。

  而覆灭神芒宗一事,便是前身沐锋亲自动的手。

  沐锋第一剑之下,神芒宗护派大阵湮灭,本来按照沐永的意思,还有两剑,一剑杀人,一剑抹山。

  然而天芒子拦在沐锋面前,以自愿囚禁入天琅剑窟为条件,恳请他放过神芒宗无辜之人。

  当时延续了天琅剑庄“优良”传统的沐锋十分赏识天芒子这种名士之风,又有情报传言神芒宗确实是被奸人设计陷害,思忖之下,并自作主张答应了天芒子,免去了第二剑,只是等到神芒宗众人下山之后,依旧一剑荡平了整座山峰。

  沐锋亲自把天芒子带回了天琅剑庄,关入零陆捌号剑窟。

  否则以天芒子的实力,甚至达不到关进剑窟的标准。

  如此,二人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沐锋看着此时跪伏在自己身前的天芒子,有些难以想象眼前这样谄媚的大光头竟会做出为门人牺牲自我的行为,还有那仅仅因为天芒子几句话就和他称兄道弟的前身沐锋,是不是也指不定哪里有点毛病?

  不过,自己在巡视开始就以妖气覆面,即使天芒子天眼神通能够勘破天地,也得受他本人此刻身体状况的限制,不可能能看穿自己的伪装。

  那么,联想到之前的事情,沐锋百分百确定,眼前这位天芒子,就是之前窥探过自己和奥特的第一个人,正是在那时候,他见过自己的脸。

  沐锋心中渐渐有了想法,伸手轻轻敲着玄铁栏,在极具压迫力的节奏声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淡淡说道:“先前所见之时,天芒子道友的胆子可不像自己说的那般小啊。”

  沐锋故意选择了一种模棱两可的说法,这里的先前所见既可以指不久前天芒子欲越狱之时,也可以指千年之前天芒子为门下众人甘愿自我牺牲之时。

  不论哪一件,都需要一定的胆魄,只不过意义不同罢了。

  然而此时此刻听在天芒子耳中,全是自己之前逃跑的所作所为被沐锋发现,肝胆俱裂之下哪里还会想到别处?

  一瞬间,他几乎整个人在地上趴成一张肉饼,光洁的后脑勺在剑窟崖壁的剑火照耀下极为夺目,声音急促而尖锐:“我,我,我再也不敢了,少庄主莫怪,少庄主莫怪!”

  鱼儿上钩了。

  沐锋目光不变,笑道:“道友在说什么?我所说的,不是当年道友为了满门弟子不惜牺牲自己的伟大事迹么?世间族类千千万,拥有道友这般胆魄的人又有几何?”

  天芒子一愣,颤抖的身影怔住,缓缓抬头,沾满尘土的微胖圆脸上满是疑惑的神情。

  沐锋恰到好处地环顾了一圈此处剑窟,又道:“神芒之眼呆在这三尺剑窟里,有些可惜了。”

  话音落下,沐锋却不再理会双目逐渐放大的天芒子,拍了拍奥特的脑袋,隐没在幽深的通道中。

  ……

  天芒子本身并非大奸大恶之辈,且自己身处在剑窟山中短时间内无法离开,那自然要想方设法解除一些潜在的危险,要么将危险抹除,要么将危险化为自己的臂膀。

  天芒子对沐锋和剑守有本能的畏惧,求生欲还强,正好被沐锋利用,尝试将他拉到自己这一列来。

  天芒子不是恶人,所以沐锋做这些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负担。不过天芒子毕竟也不是泛泛之辈,自己不能一蹴而就,需要循循善诱,是以沐锋刚才说完那句话之后便不再停留,而是留给天芒子自己去细想。

  要慢慢来啊,不能急。

  片刻后,沐锋来到另一座剑窟前,还没进入剑窟,就远远能够闻到浓郁的血腥味。

  剑窟内,失血过多脸色惨白如纸的聂鸿飞正在运气疗伤,忽然感觉到天琅剑守的气息由远而近,竟好像就在自己面前。

  他猛然睁开双眼,果然看到之前那一人一狼就站在自己身前!

  他的目光首先落在那条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却散发出令人心悸气息的灰色土狗身上,眼角抽了抽,目光里逐渐透露出疯狂之意。

  然后他看向剑守身旁的那道人影,依旧看上去毫无修为,自己仿佛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将其戳死。

  但是经过之前血淋淋的教训,聂鸿飞知道要想动眼前这人,就得先过天琅剑守那关。

  那便是不可能的事了。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捂着断臂伤口,收敛心思,单膝跪地。

  “聂鸿飞,愿听前辈吩咐,效犬马之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