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一十八章 漫天青叶微微动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地上众人此时也看到了那道忽然出现便遮盖住了阳光的奇怪剑修。

  说是剑修,因为很明显他有剑。

  说他奇怪,因为他并非像寻常剑修那样站在剑上,或是盘膝坐在剑上,而是像骑马一样岔开双腿横跨在飞剑上。

  他不疼么?

  他不怕割到那啥么?

  除开他的坐姿,他这个人本身看着就不正经!

  明明传闻中剑修都是来去如风、潇洒飘逸的,这位却跨着肩膀,耷拉着脑袋,满头头发都乱糟糟的,一看就好多天未洗了,脸上胡子拉碴,半睁着眼,一脸没睡醒的样子,黑眼圈非常严重。

  照理到了他这种境界,外貌年纪随心,已经不怎么需要睡眠,更不会有黑眼圈这种东西,而且天琅剑庄弟子在外行走最看重的便是风范。但某个人除外。

  他是天琅剑庄里最不修边幅的一个人,时常顶着头随风乱舞的长发到处跑,身上的剑袍只要没破损到遮不住重要部位就懒得去金阳堂领新的。偏偏他又是天琅剑庄在外露脸次数最多的人,所以他半睡不醒的颓废“丧”形象十分深入人心。

  而这使得他隐约成了剑修界的另一种姿容标杆,这几年在庄内年轻弟子们逐渐流行起来,男弟子尤甚。越来越多的少年故意把剑袍撕扯染脏,搞头左右不对称的颓废发型整天在庄内晃荡,气得严律己一通整顿,差点把剑庄变成和尚庙。

  他就是天琅剑庄剑律首徒,周公剑周沉飞。

  而且他以前也不这样。

  ……

  晌午时分已过,下方的湖心裂缝里浓郁的灵气滚滚涌出,裂缝逐渐变大。

  这表示秘境已经彻底开启。

  但就算给鲁承弼三人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招惹周沉飞,因为彼此间的差距太大。

  这不仅仅是指修为差距,还有身后宗门的差距。

  更何况,他们三人都知道,这次行动虽然看似是得了四大宗默许,但其实天琅剑庄因为封山的缘故并不知晓此事,加上落梦泊又位于神启大陆的西北部,严格意义来说天琅剑庄在此处的影响力要比其他三大宗更大。

  周沉飞此时忽然出现,表明天琅剑庄已经知晓真相。

  那么面对背着自己行事的玄天洞三派,天琅剑庄会怎么做?

  虽说同为四大宗,其余三家都同意的情况下天琅剑庄照理不会硬打三家的脸,但还是那句话……那是天琅剑庄,想做什么都可以。

  玄天洞三派,承受得起天琅剑庄的怒意么?

  答案显而易见。

  三人额上的汗层越来越密。

  莫欣身上的薄衫被汗水沾湿黏在身上,极具诱惑与美感,但此时却每一个人敢欣赏哪怕一眼。

  三人身前积压的威严动了动,云层里吹来一阵风。

  周沉飞睁开双眼。

  ……

  玄天洞三派不动,湖边众人想动也动不了。

  沐锋抬头看向空中那道骑剑的人影,这是他第一次见周沉飞,但前身早已见过很多次。

  想着记忆中以前的事,想着江星明之前说周沉飞刚刚擒住了几只妖,他心想这货还是和以前一样闲不住,一天不奔波就闷得慌。

  有这时间你睡会儿觉不行?

  他偏不。

  而且自前身沐锋失踪后,他越发不知疲倦。

  狂秋从周围人的私语以及那柄剑那道身影猜到了周沉飞的身份,双目放大,小嘴微张,暗自嘀咕着:“这家伙怎么真的不洗头不洗脸啊,我都看不清到底长啥样……不过天琅剑庄的剑修,应该不会丑吧?”

  高空中,周沉飞睁开双眼,半睁着看向下方低头恭敬的三人。

  “秘境已经开了吧?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像是宿醉,更像是刚醒了一半。

  鲁承弼三人闻言微微一愣,彼此对视一眼,心想我们当然知道秘境开了,但您往这一杵我们哪敢轻举妄动?

  不过听周沉飞的意思,似乎是让他们不用理会他。

  三人心中一喜,看来即便是霸道无双、不装不舒服的天琅剑庄,也不会公开打其他三大宗的脸。

  毕竟,三大于一嘛。

  周沉飞这次之所以来,大概就是表明一下此事天琅剑庄也要参与,事后玄天洞三派得了好处别忘了汇报一声。

  天琅剑庄新庄主刚刚上任,好些面子也属正常。

  暗暗松了口气,三人冲着周沉飞深深一躬,转身便准备指挥下方上万修士进入秘境。

  周沉飞伸了个懒腰,双脚抬起,身子侧仰倒下,手肘撑住剑身,手掌托着脑袋,悠哉悠哉半躺在周公剑上。

  他打着哈欠,另一只手掏了掏耳朵,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说了句。

  “这秘境看着挺小,筑基境以上的就别进去了吧?把机会让给更弱的那些小家伙。”

  鲁承弼三人身体一僵,半晌才醒悟过来,僵着身子扭过来。

  丁修诚陪着笑道:“周……周兄真是幽默啊,呵呵,呵呵呵……”

  “幽默谈不上,我没那闲工夫,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很忙的。”周沉飞闭着眼,懒得看他们一眼,“我是真这么想的,你们觉得如何?”

  这时,漫天青叶虽然没有丝毫变化,却仿佛有无数道剑意贴着三人的身体。

  若是平时,三人自然没有二话,但眼下落梦泊秘境是三派花费数年时间,不惜耗费巨大的人力灵力构造而成的。

  落梦泊秘境能否“回本”关乎到三派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中的发展走势,别说周沉飞,就是天琅剑庄庄主亲临,他们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些什么。

  “周……周兄,这未免太过突然。”莫欣抿着柔软的唇,费劲脑汁缓缓道,“当然我没有半点违背周兄的意思,我紫羽剑苑的筑基弟子可以不入内,但那些筑基散修修行却极为不易,此次好不容易有秘境,对他们来说可能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他们千里迢迢来到此处,将毕生希望寄托在秘境上,若此刻突然生变,恐怕……恐怕难服人心。”

  “原来你们也知道这秘境是他们的毕生希望?”周沉飞睁开眼,嘲讽地瞄了她一眼。

  头顶一片青叶微动。

  莫欣脸色骤变,娇喝一声猛然后退。

  一退半百米。

  莫欣脸色惨白,丰满的胸膛不断起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噼啪”一声轻响。

  先前刺穿落梦泊后回到她手腕上的银镯从中断裂,从高空坠落下去。

  莫欣脸色更白,张口吐出一团鲜血,气息瞬间萎靡。

  周沉飞慵懒的声音传过来。

  “紫羽剑苑若是学不会如何用剑,不如就不用了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