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零二章 血天一线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沐锋周身灵气鼓荡,持剑在胸前,整个人似乎染上了一层淡薄的血雾色,连带着眼眸都通红,高昂的战意如喷薄欲出的岩浆。

  这也是他下山后打得最痛快的一场战斗,双方实力相仿,没有多余的动作和废话,一招一式都在出招或者拆招,精神高度集中。

  沈三炎的铁炎拳一共只有三式,并不是多么繁复多变的招式,然而在经验丰富的沈三炎手中,这三式拳法早已融于一体,配合那件品阶不输小阴阳镯的拳套,每一拳轰出,都像是在半空中砸出一团火光,铿锵声不绝于耳。

  《血长河》虽远远强于《铁炎拳》,但沐锋手中的飞剑却不如那拳套,此消彼长下飞剑已经微微颤抖,发出即将破碎的哀鸣。

  然而沐锋的眼神却十分平静,听到沈三炎的话,淡淡应了一句。

  “好,便送你上路。”

  “小子,莫要太过嚣张!”

  沈三炎怒吼一声,双手如大鹏展翅般伸展开来,沿着某种玄妙的轨迹缓缓滑动。

  他脚下的野草瞬间燃烧起来,熊熊的火光忽然将他整个人都吞没!

  这是啥自焚招式?

  沐锋心中并未放松,反而神情愈发凝重起来,挥剑在身前布下数道防御,同样在暗中开始蓄势。

  体内血液流速陡然加快,经脉中隐约传出大河滔滔般的壮阔声响。

  他的眼眸,一片赤红。

  长剑上仿佛渗出丝丝缕缕的鲜血,赤红色的液体从剑尖滴落,落在下方的草叶上,如一柄剑直接在草叶上留下颗颗血洞。

  《血长河》一共有七大杀招。

  沐锋已经练成了第一式。

  “唰”

  身后忽然热风狂涌,沈三炎的身影豁然出现,双目爆睁,双拳上凝聚出火焰般的狮头,爆喝一声,朝沐锋背心砸来。

  配合上火焰身法,这一拳凝聚了沈三炎所有的精气神,是他的最强一击!

  若是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死吧!”

  沈三炎怒吼,忽然眼角余光瞥到一抹极致的红色自底向上掠来。

  沐锋没有回头,但反手已经一剑扫出。

  赤红骤然绽放,仿佛与天际都连成一线。

  ……

  龙回山山顶,清风徐徐。

  两道人影仿佛凝滞了一般一前一后站立,许久未再有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沐锋的身影忽然微微一晃,面色陡然间苍白,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摇晃晃扑出去几步,却没有摔倒。

  “这……是什么剑法?”

  身后,传来沈三炎沙哑中带着不可思议的声音。

  沐锋重新站直转过身来。

  他手中已没有剑。

  剑插在沈三炎胸口。

  在最后关头,沐锋的飞剑比沈三炎的拳头更快一步打中对手,于是生死已分。

  飞剑插在沈三炎胸口,但奇怪地是并没有鲜血流出。

  沈三炎低头看去,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鲜血在即将流出的前一瞬间就全部被这柄飞剑吸收,一丝一毫都无法流出。

  身体很快冰冷下去,拳套上的火焰也刹那间熄灭。

  他眼皮无力地眨了眨,“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血长河——血天一线。”沐锋捂着胸口淡淡道。

  虽然沈三炎的拳头并没有真正砸到他身上,但他仍然受到了部分拳气的冲撞,五脏六腑剧痛地厉害。

  “血长河……没听说过……”沈三炎沙哑着说道,“我,我不甘心……明明马上就能筑基……”

  以沈三炎的天赋和实力,若没有灵气溃败想必早已成功迈入筑基。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沐锋没再说什么,远远地看着生机逐渐溃散的沈三炎。

  血红色的飞剑在此刻仿佛变成了活物,表面血光像是在呼吸一样忽闪忽灭。随着这一闪一灭,沐锋清晰地感觉到飞剑上的血气在变得浓郁,《血长河》独有的血河剑意也愈发精纯起来。

  吸人鲜血对这剑法来说,确实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提升。

  只不过这也是因为沐锋之前从未用《血长河》杀过敌,这是这套剑法在他手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杀敌,也是第一次吸食鲜血,自然会带来很大提升。

  以沐锋的理解来看,《血长河》虽然需要吸食鲜血,但完全用不着滥杀无辜,正常的杀敌吸血完全够用。

  沐锋不是什么圣母,如果面对的是敌人,吸干他一身血又如何?并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他看着血肉逐渐干枯,皮肤渐渐发皱的沈三炎,开口问道:“筑基了又能如何?继续像之前那样烧杀掳掠、强抢暗夺?这不对,所以我来请你死一死。”

  迈步,走到沈三炎身前,伸手握住飞剑。

  在沈三炎微微放大且惊恐的眼神中,沐锋轻轻说道:“刚才这一战打得很痛快,所以我也给你个痛快。”

  手腕发力。

  “噗”

  飞剑刺穿胸膛,从沈三炎背心露出剑尖来。

  沈三炎浑身一僵,瞳孔里露出最后的迷茫与彷徨。

  “我……做错了么……”

  头一歪,就此死去。

  沐锋拔出剑,凝视着剑身将最后的鲜血都吸收干净,走到崖前,抬头看着天空中低沉缓飘的云层,清风吹拂他鬓边发丝。

  “大概也不能说是错,只是不对罢了。”

  忽然,下方的山道上爆发出一阵灵气爆破,沐锋纵身跃下,朝山道而去。

  ……

  山道上,烟尘散去,路旁边的大树倒了一排,地上原本坚实的地面此时却仿佛变成了大片大片的泥沼,黑色阴冷的粘稠水沼像是药膏一样缓缓汩动,不用想都知道一旦陷入其中必是插翅也难逃!

  然而在大片阴寒的泥沼中央,一脸煞气的狂秋正拎着李玄水宽大的袍子后颈,将小老头整个从地上拔了起来。

  沐锋落在不远处,这才看清原来李玄水竟是一位侏儒。

  怪不得身材如此矮小还要罩着一身大号的袍子。

  李玄水胸口,一上一下插着两柄乳白色的弯刀,一者没在胸膛,一者毁了丹田。

  “就这点水平也在老娘面前显摆,这么大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狂秋骂骂咧咧的,随手将李玄水扔出来丢到沐锋脚边。

  李玄水蜷缩成一团肉球,身体不住地颤抖,抬头看到沐锋,面色一变,吓得后退两步,惊恐道。

  “你,你杀了沈三炎?血长河……血长河重出人间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