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六十七章 道理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话音未落,玄天洞主便朝那高空伸出一张灵力汇聚而成的巨手印。

  金丹之上是行远,三派掌门皆在此境界,而玄天洞主又是三人中道法造诣最高的一位,这凝聚而成的手掌宛若山岳,却又逼真凝实,仿佛一尊巨大的玉琉璃。

  手印还没完全落下,便已压垮了那方苍穹所有云层,电光肆虐如蛇,灵气龙卷竟似乎缓缓有瓦解崩溃的趋势。

  风眼中心那道浓雾包裹中的人影,微微颤抖起来。

  青阳门掌门指尖弹出五道黑光,分别钉住暴走的孙小圣四肢加胸膛,将他整个人钉在地面。孙小圣怒声嘶吼,唇齿间咳出大量鲜血,却无法挣脱开来。

  紫羽剑苑苑主的剑光斩落在传送阵上,只听“砰”地一声轻响,传送阵整个崩碎,但狂秋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不管是青阳掌门还是紫羽苑主都没再去关心孙小圣和狂秋,他们打出招式后便转头看向高空中的风眼,满脸冰冷凝重地注释着风眼中那个人影。

  孙小圣只是一只妖猴,狂秋更是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毛丫头,不管二人生死如何都无伤大雅,只有高空中那道身影让他们产生无比的愤怒和杀意。

  伍丰羽、关立群、伊希月,三人都是各自门派年轻一辈的领头人物,若是此次事成,百年之后三人可能都是下一任掌门的有力人选。

  但他们先后死在同一人手中!

  就连三派共同从四大宗里申请来的尸鲲,也被那人击溃!

  最为严重的是,他此时竟想以将整间秘境所有的灵气都容纳入体内。

  出于某个未知的原因,他竟然真的似乎能够做到这一点!

  弟子死了可以再培养,尸鲲是四大宗提供的也不用他们承担,但这秘境中的所有灵气却都是出自三派!

  他们如何能眼睁睁看着自家血本白白便宜一名散修?

  不管风眼中的那个人是谁,他都必须死。

  所以当青阳掌门和紫羽苑主见到玄天洞主使出的青玉手印时,脸色都稍稍有些缓和。

  行远境界的随便一击,都能轻松杀死对方。

  剩下的事情……就是这么尽快回收散溢的灵气,最大程度上减少灵气损失……

  然而就在这时,三人头顶忽然变绿了。

  变绿自然不会是因为某种难堪的伤心事,事实上就算是最难堪的伤心事也无法让整片天空都变绿。

  那是层层叠叠的绿叶铺满苍穹。

  带着说不清道不明、如梦似幻意味的剑意也层层叠叠。

  “嗖嗖嗖”

  绿叶飞射而下,瞬间倾泻在那道青玉手印上。

  就跟行远欺负筑基一样,行远被更高阶修士欺负起来也一样随随便便就崩塌。

  青玉手印崩落如雨。

  玄天洞主惨叫一声,直接从云端坠落。

  青阳掌门和紫羽苑主同时感觉一道不带丝毫感情的意念落在自己身上,以他们的修为竟然生不出一丝反抗之心。

  宽直的周公剑托着周沉飞,缓缓出现在二人眼前。

  周沉飞耷拉着眼皮,淡淡问道:“你们,想死么?”

  二人呼吸一滞,心中虽然恼怒,却根本不敢反驳。

  周沉飞目光在二人身上一扫,又瞥向一旁的墨君,说道:“墨君,他三人方才说只破开秘境营救弟子,所以我才准他们出手,但现在他们却想杀人,你觉得有没有道理?”

  墨君叹了口气,说道:“确实没有道理。”

  周沉飞“嗯”了一声,然后看向面前二人又“嗯”了一声。

  二人自然听出这两声“嗯”有何不同,青阳门主是个高大挺拔的中年男子,仍旧有些不甘心,嘶声说道:“前辈应该知道……筑基期修士太多贪心想要吞食这里所有灵气,后果一定是爆体而亡,方才玄天洞主其实是想救人,并非想害人。”

  “地上那妖猴是妖族,自然也不算害人。至于那女子,身上带着股邪气,想来也非我正道人士,所以也不是害人。”

  “既然我等并未害人,敢问前辈,为何阻拦我等出手?”

  青阳掌门虽然看着是中年人,但因为境界原因真实年纪还不如周沉飞,自然要以前辈相称。

  但他说出来的话,却明显非常不满。

  实在是三派这次付出的灵气代价太大了,他青阳门的状况即使比玄天洞好上一些,但也仅仅还能维持百年生存,以他的年龄再活百年不是问题,那么便有另一个问题。

  他要做那末代掌门吗?他当然不愿,所以即使面对的是天琅剑庄的周沉飞,他也不得不争取一些。

  此时此刻三派已经陆续有筑基弟子从破开的缺口进入秘境营救自家弟子,但三派掌门想挽救的显然不止这些弟子们的生命。

  周沉飞瞥了他一眼,说道:“他是为了一己私欲在吞食灵气还是为了别的,你们心知肚明。”

  以他们的修为,破开秘境看到秘境内景象的第一时间便能大致推算出发生的一切,谁也都看得出来沐锋是在以一己之力延缓灵气将地面彻底摧毁的速度,他才是真正承受了最大风险的那个人。

  但三位掌门都闭口不谈。

  此时被周沉飞点破,青阳掌门脸色却没有变化,反而说道:“正是。所以眼下任由这些灵气暴走,后果不堪设想,不如由我三人联手,尽快将灵气暴动平复下来,这样才能帮那小道友脱离危险。”

  周沉飞闻言沉默片刻,就在青门掌门以为他被自己说动时,周沉飞一挥秀袍。

  头顶绿叶裹挟着剑意径直斩向青阳掌门。

  青阳掌门又惊又怒,连忙运起真元护在身前。

  然而他如何是周沉飞的对手,瞬间便被冲上云霄,消失在云层深处。

  “真是聒噪,上一任老掌门没告诉过他少和天琅剑庄讲道理么?更何况还是在强词夺理,简直找死。”周沉飞又看了一眼紫羽苑主,说道,“你也是剑修,但我觉得整个紫羽剑苑都不配用剑,所以你不要让我出剑。”

  紫羽苑主是位丰腴的妇人,闻言不敢多说什么,干脆后退数里。

  青阳掌门和玄天洞主不是剑修,所以周沉飞不会杀了他们,但若他向她出剑,恐怕不会留活路。

  这便是天琅剑庄对天下所有剑修的压迫和激励。

  周沉飞挑了挑眉。

  墨君落在他面前。

  “我说过他们没道理。”周沉飞说道。

  墨君说道:“我同意。”

  周沉飞有些无奈,摊手道:“那你这是做什么?”

  墨君看向他,轻轻一笑,像墨荷一样。

  “我也说过若他能活着从秘境里出来,我会杀了他。这是女人的道理。”

  周沉飞静静看着他,片刻后说道:“也有道理。”

  下一瞬。

  墨起,云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