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八十八章 老人的身份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片刻后,沐锋停下脚步。

  左侧的黑暗里,一片轻柔得仿佛水面般的涟漪铺满视线。

  即使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沐锋也能隐约看到那涟漪上微微起着波澜。

  他面前便是零零伍号剑窟。

  但是这剑窟和以往见过的不同,竟然不是以玄铁棍做栏,而是整个洞口被这样轻柔的水面铺满。

  那道目光,就来自这道如水面的屏障之后。

  头顶来自奥特的气息威压依然存在,这让沐锋安心不少。

  就算这零零伍剑窟里关押着的是几千年前的老怪物,也不能无视奥特的气息伤害到他。

  而且既然选择来到这,沐锋便是想要搞清这里关的到底是什么人。

  他挥了挥手。

  崖壁里的剑火“噌”地擦亮,像是一声明亮的莺啼。

  火光照亮沐锋丰润完美的脸。

  透过那面反射七彩波纹的轻柔屏障。

  又照在窟里那张干瘦如骷髅的可怖老脸上。

  即使是沐锋的心性,见到那张脸时也不由瞳孔微微一缩。

  牙齿几乎全部落光,全身只剩皮贴在骨架上,口中涎液沿着嘴角,粘在早已黏成一片的苍乱发片上。

  深陷的眼窝里,眼球剧烈突出,像是从千年以前开始就在翘首期盼着。

  他是谁?

  又在企盼着什么?

  沐锋在打量老人,老人也在打量沐锋。

  当然,从刚才开始老人就一直在观察他,只是此时此刻沐锋终于站在他面前,他看得也更清楚。

  “剑……”

  老人干尸一般的嘴里发出一声如砂纸摩擦的音节,大概是太久没说话,又如刀剑还未打磨好时那样粗粝。

  然而老人口中音节刚刚发出,沐锋甚至还没来得及听清,那片水面般的屏障便剧烈晃动起来。

  一时间,剑窟内光芒大作!

  屏障像是筛子般剧烈抖动。

  无数细小如雨的剑光从屏障上射出,每一道都能轻松杀死沐锋一百次。

  这些如雨丝般的剑光密密麻麻尽数打在老人身上。

  “砰砰”

  老人干瘦的身体被万剑刺穿,直直钉在剑窟后方的崖壁上。

  像草船借箭里正面扎满箭的草人。

  只不过这里的箭是剑,而草人也是真人。

  剑光没入老人体内,却并没有立即消散,而是散发出金色宏大的气息。

  沐锋不懂佛法,却隐约在这些剑光上感受到了类似佛光的庄严与肃穆。

  老人上身袒露出的干瘦身躯上,剑意渗入经脉,破坏并点亮十二条早已破碎不堪的经脉。

  沐锋眼神忽然一凝,面色微变。

  不是因为老人的十二条经脉都已断裂,而是他顺着那些剑光能清楚地感觉到,此人的道基早已尽毁!

  问题在于一个道基尽毁的人,还有必要用这么恐怖的剑阵镇压么?

  如果沐锋没有猜错,但凡这位老人在剑窟里发出一丝声响或是有一丝一场举动,屏障上的万剑便会像现在这样洞穿他的身体,将他的经脉撕裂,毁去他所有侥幸积攒下的力量。

  几千年来,皆是如此。

  但此人还没有死。

  沐锋越发觉得眼前这人深不可测,不过更重要的是,看到此人身上那断裂的经脉和道基时,他忽然想到自己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体内的状况跟他并无二样!

  硬要说区别的话,就是此人道基和经脉毁灭的程度比他当初还要严重!

  而且当初前身沐锋受了那么重的伤后,加上背叛之痛,一个月都没撑到就死在剑窟中,但眼前这人却在这剑窟里熬过了数千年?这期间他必然遭受了成百上千次万剑钻心之痛。

  “吾乃……燕开诚。”

  沐锋的脑海里,忽然想起一道沙哑疲惫至极的声音。

  这声音和刚才那声“剑”一样粗糙难听。

  沐锋微微一愣,紧接着记忆深处想起什么,脸色骤变,瞳孔睁大,下意识后退两步!

  ……

  天琅剑庄每位弟子入外门后的第一课,都会在“思剑室”里完成。

  思剑室位于天琅剑庄外门和内门之间,是一间被落地飞剑围出的一间静室。

  思剑室不大,平日里也没什么人打理,但从来没有人会在这里大声喧哗,周围插在地里的剑便是它沉默的守卫。

  今日,正是北云亭这批新入门弟子入静室听课的日子。

  第一件事,便是讲述天琅剑庄历史,从苏城子和曜的相遇开始,一直到上上任庄主。

  负责授课的中年剑师一边讲,一边带着充满向往崇拜神情的少年少女们从历代庄主的画像前走过。

  这时,中年剑师正领着少年们来到一副画像前。

  这副画像有些特殊。

  因为它是倒挂着的,且无论是保养还是纸张的材料,都明显不如其他。

  “这是谁啊?”少年们窃窃私语。

  中年剑师看着画像上颠倒的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庞,眼神有些复杂,低沉说道:“他是第五任庄主燕开诚。”

  “那他为什么倒着呀?是放反了么?”有位脸颊带着雀斑的小女孩天真问道。

  不等中年剑师回答,身后立刻有提前做过功课想要表现的男孩抢先说道:“小莲我知道我知道!听我爷爷说呀,这第五任庄主可不是好人,是咱们剑庄历史上的一个大叛徒!因为做了很多对不起剑庄的事,所以他的画像才被颠倒过来!”

  “原来剑庄里也有坏人啊……不过你爷爷怎么知道的?”

  “嘿嘿!说出来也不怕吓着你们,我家从我爷爷,到我爸爸,还有我,都是剑庄弟子!”

  “哇太厉害了吧……”

  中年剑师静静看着那张颠倒的画像。

  叹了口气,带着孩子们向下一张走去。

  ……

  “燕开诚……”

  沐锋好不容易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再次抬眸看向面前这位老人。

  他当然知道第三任庄主燕开诚的名字,哦,当时天琅剑庄还叫天琅剑派,称其为掌门更合适些。

  燕开诚继承掌门之位时天琅剑派正处于那个风雨飘摇的两千年中,他的前任掌门在殚精竭虑挡住当时其余几派进攻后身死道消,将希望寄托在了惊才艳艳的燕开诚身上。

  但谁也没想到,燕开诚当上掌门后的第一件事,却是向那时的天下第一剑派傲渊派投诚,自愿并入傲渊派换取傲渊派的保护。

  此举一出,天琅剑派瞬间处在即将覆灭的边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