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零三章 夜话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无视那些远处义愤填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愤怒些什么的藏剑徒,柳远,或者说沐锋回到了自己的木屋中。

  不出所料,他发现屋里有位不速之客。

  将背上竹篓卸下放在一旁,沐锋自顾自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凉水,一边饮一边余光瞥着窗前那抹红妆。

  “凉白开,看得上不?”

  江星明收回远眺天幕的目光,回头看了他一眼,在小桌对面坐下。

  也不用杯子,从沐锋手中夺过茶壶,盯着他的脸一饮而尽。

  陶色的壶嘴抵在柔嫩的红唇上,微微压出一点凹痕,正巧月光洒照,她的唇光折射,鲜艳如梦幻。

  沐锋空握在半空中的右手抓了两抓,缩了回来。

  江星明很明显地在告诉他,她非常生气。

  至于生气什么。

  沐锋表示自己虽然知道但也要装不知道。

  毕竟以二人现在的实力差距,他能惹她生气的机会可不多。

  得好好珍惜。

  于是他低头避开江星明的目光,轻笑道:“没想到庄主大人还喝得下这俗世的凉白开,真让人受宠若惊。”

  阴阳怪气,沐锋是专业的。

  江星明绝美的脸庞上隐约浮现一抹怒气,但比那惊鸿一瞬还要消失得迅疾。

  她面色平静,开口说道:“一千八百年前,你我受困于星落峡谷,久日未沾一滴水,生机枯竭。你寻来剧毒的琥珀水,我还不是一句话不说就喝了个干净?”

  沐锋左手把玩着空空的瓷杯,目光逐渐变得悠远,似乎陷在杯子里无法自拔。

  他自然记得这些事。

  几千年的相互扶持、赤诚相对,他们不知共同经历过多少次死亡绝境,那时的他们对彼此没有半点怀疑。

  否则,她又怎会喝下那剧毒的琥珀水?

  饮鸩止渴,只要能撑到解毒,便无不可。

  “呲溜”

  沐锋手指一滑,瓷杯从指尖跌落,滴溜溜滚落在桌面上,朝边缘不断滚去。

  二人的目光同时落在瓷杯上。

  就像瓷杯如果落下去就会碎,信任也有一天会被撕破。

  沐锋想着就像我早就说过的那样,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那都已经过去了,你杀了我这副身体的父亲,夺走了属于我这幅身体的位置,虽然我不是前身沐锋,但难道还指望我和你冰释前嫌么?

  桌子就这么大,瓷杯终有一瞬间会滚出边缘摔落的。

  裂成碎片之后再想着用它喝水有多么惬意,又有什么意义?

  “唰”

  一只玉手抓住从桌子边缘落下的瓷杯,把它立好放在桌上。

  江星明再次看向沐锋的眼睛,问道:“为何不来报名?”

  若是寻常女子,大概会说什么类似“你之前答应过我巴拉巴拉”的话,但江星明不会。

  沐锋目光微微颤动,像是黏在瓷杯上移不开。

  片刻后不知他想通了什么,收回目光摇了摇头,嘴角微勾,抬头和江星明对视。

  这是他今晚第一次和她对视。

  “既然是你想让我参加登堂大比,报名这种事,自然由你解决,这对你来说并无难度吧?”

  不知是不是江星明的错觉,盯着沐锋的眼眸她恍惚间似乎看到了几分那时他的模样。

  自从剑窟山重见沐锋之后,江星明其实一直觉得沐锋和以前性格有些不一样,大概是遭受变故产生的转变,但此时这一点相像的感觉却让她都有些动容。

  那时的他们,也是现在这样无需多少言语,甚至连面都不用见,便能默契地将一件事办好。

  虽然“报名”这种事实在太过渺小,跟以前那些大事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而且还有沐锋故意惹怒她的成份,但江星明此时却觉得这还是他们彼此间默契未死的某种象征。

  心中的气已然消散无踪。

  江星明说道:“你早就料定我会帮你报名?”

  沐锋耸耸肩,说道:“我也希望你忘了,那样我就能少参这趟浑水。”

  江星明说道:“你想得美。”

  沐锋叹了口气,摊了摊双手。

  江星明起身准备离开。

  沐锋自然没有起身送她的意思。

  江星明回头看他:“没人知道我来了这里。”

  沐锋挑眉:“所以?”

  江星明认真说道:“今晚月光很美,如果你留我,我会留下。”

  这是什么意思?

  沐锋转头看她。

  窗前月光下,风轻轻吹动她的发丝、她的裙摆。

  若说这世上最美的直线是她的剑。

  那么最美的曲线就是她本身。

  根本美得不像真实。

  再加上她说的话,她看向他的目光。

  谁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沐锋却转过脸,毫不犹豫道:“别来这套,我可不会上当。”

  江星明看着沐锋的侧脸,以她的角度和目力,明显能看到沐锋发红的耳根。

  这就是沐锋不如前身沐锋的地方了,若是前身沐锋或许还真能不动于色,但现在的沐锋嘛……本质也就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某些方面自然不如前身见识得多。

  但他还是必须要拒绝。

  别忘了,柳远的身体可不是他自己的身体,是易清风的!

  要是真发生了点什么,便宜易清风的身体,灵魂又是他自己,那到底算到谁头上啊?

  他可没什么NTR的癖好。

  即使是自己绿自己他也不觉得自己顶得住。

  江星明也不会拖拖拉拉,既然沐锋没有留她的打算她也不会硬来。

  瞥了他一眼,江星明转移话题说道:“外部战区的三十二人中,除了王启成外,还有一位你的熟人。”

  沐锋皱眉,到底是他的熟人还是前身沐锋的熟人?

  前身沐锋的熟人可太多了,不过那些人无一不已是修行界的大人物,绝对不会参加登堂大比。

  那就是他自己的熟人?

  还得够资格参加登堂大比。

  那就只有她了。

  “狂秋?”沐锋问道。

  没有人回答。

  沐锋转过身,窗前已经空空荡荡,哪里还有江星明的身影?

  “啥玩意啊,话也不说清楚……到底是不是狂秋啊?”

  嘟囔着,沐锋上床躺下,侧头看着窗外的月光,心想如果真是狂秋的话,她的道伤难道治好了?她的天赋虽然也非常好,但因为道伤停滞了一两年修为,还能是太羽门那些妖孽的对手么?

  “算了,等开始的那天就知道了。”

  沐锋闭上眼,静静等待登堂大比的开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