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一十章 登望仙楼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白日依山尽。”

  沐锋轻轻开口。

  同村男人微微颔首,这五个字仍然是简单的写景,但一个“依”和“尽”字就远比什么“水东流”细致生动得多。遥望一轮落日依傍着层叠起伏的山峦一路向西,最后在视野的尽头慢慢沉默,与画上景色十分符合。

  同村男人品着,觉得有些意思。

  “黄河入海流。”沐锋念出第二句。

  浑浊的大河之水在沙尘下显得有些发黄,奔腾咆哮,滚滚而去,在远处折而复返,归于大海。

  画上只有河没有海,但这一句诗说出来,却使得画卷上的画面再次得以延伸,天地、东西、远近,尽在想象之中。

  短短十个字,已将画卷上的景色尽数囊括,且让听者身临其境,心境为之一开。

  同村男人心头微微一震,虽然这第二句仍是写景,但即使只有这两句写景,也已秒杀之前所有人的诗句。

  不管是“依山尽”还是“入海流”,都有一往无前、奔赴无畏之意,正好契合了当下这个夜晚。

  是写景,却又不止写景。

  台上,丰腴妇人美目顾盼连连,神色越发期待。

  她瞧着台下沐锋的年纪,心想此人不过二十出头,竟能写出这样的诗句?

  或许,这两句写景诗已经是他这一生最好的灵感涌现了吧?此时景色已经描写到极致,后两句若仍是写景,已有多余浪费之感,但若是写意……意境不够撑起这样的景色的话,反倒落了下乘。

  丰腴妇人心思急转,便已想好就算后两句不行,这前两句自己也要了。

  金元宝自然只给一半的量。

  回头再去找其他儒生补满下半首便是。

  突然,沐锋向前踏出一步,脸庞在客栈的灯光映照中透出玉一样的光泽。

  他轻轻一笑,振臂挥袖,直指苍穹。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客栈里外上下,瞬间安静。

  少顷,众人才觉得自己的灵魂缓缓回到自己的天灵盖里。

  同村男人“噗通”一声跌坐在板凳上,喃喃念着最后两句,目光愣愣地看着意气风发的年轻人。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丰腴妇人回过神来,拍掌一笑,风情万种地瞥了沐锋一眼:“这位小道友真是绝了!”

  前两句写景已经写到极致,然而后两句见景生意,借着“登楼”这一隐晦的行为,直接将整首诗推到更高的境界,展示了更大、更高、更强的视野和雄心。

  “登楼……我曾有幸听闻过那传说中的最高境界,那境界的名字便叫做‘登仙楼’……”

  有修士浑然物外地低声喃喃,望着窗外的朦胧月色,眼里不知不觉间已流下泪来。

  “这诗,真的绝了……”

  连狂秋都呆住了,好半天才扭着僵硬的脸庞看着身前男子的背影。

  “他怎么连写诗都会啊……”

  台上,丰腴妇人已经迫不及待地重新执笔,虽是女子,却觉一股继往开来的雄心壮志占据着她的心魂,落笔如神,笔尖游走如龙。

  片刻,四句诗已成。

  妇人半扭腰肢,迷离地望着沐锋,浅笑问道:“敢问小道友,这诗可已有名?”

  “已有。”沐锋说道。

  妇人的身段丰腴却不显胖,袖间露出的双腕像是凝固的白羊脂一般,身姿顾盼间的那种风情,更是少女姑娘万万比不了的,妍态香姿,女人味十足。

  听到沐锋这话,妇人眼中笑意却不减,几乎要滴出水来。

  “奴家心中也有一名,叫做《登望仙楼》,不知和小道友心中之名相比如何?”

  淦!

  被抢先了!

  同村中年男人又酸又气。

  此时此刻跟这首诗比起来,妇人的那副画本身倒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而且刚刚又有人说出修行境界的最高一层便叫“登仙楼”,那么这首诗的名字在座谁想不到?

  无非就是《登望仙楼》、《登寻仙楼》、《登觅仙楼》这类呗,或者干脆点就叫《登仙楼》!

  在座的各位都是无名小辈,但这首诗弄不好会在凡人间流传开来,到那时为这首诗赐名的人自然会和这首诗绑定,一起扬名也说不定!

  沐锋却根本没想这么多,他用这首《登鹳雀楼》,一是因为确实比较应景,二是因为这首诗好背,复杂点的早忘光了。

  “相差无几,那便听姐姐的,就叫《登望仙楼》。”沐锋说道。

  一声“姐姐”,叫的妇人浑身一阵酥麻。

  “这诗是奴家占了小道友便宜,自该补偿。”妇人向台下小厮招手,“快,再拿几块金元宝来。”

  ……

  沐锋一首诗,让客栈大厅众人再无丝毫睡意,掌柜的也是性情中人,不想扫了众人兴致,又自掏腰包给戏班子续了钱,于是一番准备之后,戏台表演再次拉开。

  杜三郎却要离开了。

  他说现在就上路的话,还能赶上早晨家中喂鸡。

  沐锋赢下来的十枚金元宝他只拿了两枚,剩下的无论沐锋说什么也不愿收。

  两人站在客栈门前的街道上。

  街道上仍有夜不归宿的修士在游玩,街道两边的灯笼一路延伸到远处城门,与星空夜色接壤。

  这是一条铺满星光灯火的路。

  “此次回乡,所欲何为?”沐锋问道。

  杜三郎情绪稳定下来后透着股书卷气,轻轻一笑,对着沐锋深深一揖,抬起头,一双小眼睛里满是清明。

  “此次回乡,种田、养鸡、喂猪、遛狗,还有好好陪她。”

  沐锋点头:“善。”

  杜三郎不再言语,转身离去。

  沐锋没有返回客栈,而是静静站在深夜的街道上,看着杜三郎单薄的身影缓缓融入万家灯火之中。

  “我们这也算救了大叔的命吧?”狂秋不知何时从客栈里跑出来,双手背在身后,上身微微前倾,眯眼露出小虎牙,仰头看沐锋。

  沐锋说道:“是他自己救了自己。”

  二人重新入店,前脚刚刚踏过门槛,就见一黑衣小厮低眉顺耳地小跑到身前。

  “公子请留步。”

  沐锋认出这小厮是方才那作画的丰腴妇人手下,问道:“有事?”

  小厮双手交叠在小腹前,说道:“我家夫人请公子到房间一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