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二十一章 逐渐浮出水面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藏剑徒们在陆安人和虎牙的带领下准备返回剑窟山,后续会有云中堂长老去找陆安人沟通具体事宜。

  柳远则跟在周沉飞身后,来到正清峰上某处。

  正清峰的气氛在严律己的要求下是七堂中最为严肃的,事实上打破这份严肃最多的可能就是严律己本人。

  周沉飞带柳远来的地方,其实是他自己的府邸。

  作为下一任天琅剑律,周沉飞的洞府自然在整个天琅剑庄都数一数二,至少从灵气浓郁程度上完全看不出衰竭的迹象。

  柳远(沐锋)没来由想起龙回山下那些为了一丁点灵气就互相残杀的底层修士。

  想起沈三炎和李玄水。

  他不由蹙了蹙眉。

  周沉飞知道柳远的真正身份,大致也猜得出他的想法,懒懒说道:“咋了?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平均吧?”

  若是前身沐锋,周沉飞觉得他一定会跟自己好生辩论一番。

  但沐锋早已不是沐锋。

  自然不会说些天真正义的话。

  沐锋在周沉飞面前也不再维持柳远的身上,找了块石墩坐下,沉声说道:“绝对的平均当然不存在,但至少不该让底层的修士生活得那么艰难。”

  世上本就没有绝对,最简单的道理,若是每个人能够支配的灵气数量一致,那又怎么可能诞生出顶尖强者?

  每个人生来的天赋本就不平均。

  而像周沉飞这样的顶尖强者所需要耗费的灵气本就是那些一辈子无法筑基者的万万倍。

  谈何平均?

  这根本不是一条可以走通的路。

  周沉飞懒洋洋靠在宽大的周公剑上,难得睁开双眼看了眼天空,幽幽叹道:“所以啊,这世道难啊……”

  沐锋看了他一眼,问道:“以江星明的速度,现在应该快到云澜城了吧?”

  周沉飞重新闭上眼,调整了下舒服的姿势,点头道:“庄主亲自出手,就算什么妖王也绝对翻不起浪花。”

  听着周沉飞的话,沐锋心中先前那份不妙之感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发强盛起来。

  他甚至从石墩上站起,遥望北方天际,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妖王难道是傻子么?不管是江星明还是太羽门掌门,只要有人到了云澜城,妖族便没有半点机会,为什么还要发起这次进攻?”

  这最简单的逻辑都无法自恰。

  就算妖族趁着两大顶级强者还没到的时候拿下了云澜城,但他们也扛不住两位站在人族顶点修士的反扑。

  难道还有其他妖族助阵?

  但如果是多处妖族大规模的联手进攻,必然会涉及到十二皇族和那位妖族联盟的妖皇盟主,没道理四大宗没有一宗提前得到消息,就连“天公”组织都没收集到任何相关情报。

  沐锋脑中忽然闪过一道闪电。

  难道……自己等人从一开始便想岔了?

  ……

  天琅剑庄内,千音谷主、墨君以及戒律僧三位大能在某处山头碰面。

  以他们三人的实力,剑庄内大部分地方都可去得,但要不被天琅大阵发现却仍不太可能。

  不过只要他们不做什么过分的事,天琅剑庄自然也不会限制他们三人的去处。

  “二位寻我来此,可是有事?”墨君轻拢耳边发丝,站在崖前看向面前二人。

  不管是千音谷主还是戒律僧,按修行界辈分都比现任墨君要大上一轮,但墨君代表的是云起书院,自然不会表现得低人一等。

  千音谷主回头看向墨君,又看了下白眉飘飘的戒律僧,率先开口问道:“关于陆安人,不知墨君可有什么想说的。”

  在刚才的登堂剑比中,给众人最大反应的自然是柳远和凌空雪二人,但对墨君而言却有一个更特殊的人。

  陆安人出场的时候,墨君甚至不再磨墨,这是后来柳远和凌空雪都没有的待遇。

  年轻弟子或许不会发现这些细节,但千音谷主和戒律僧又怎会忽略?

  更何况他们还听到过传闻,传闻里陆安人七十年前便是这副模样。

  要说这样的人身上没有秘密,他们可不信。

  有秘密的人很容易是变数,他们今天不喜欢变数。

  墨君抬起素雅的面庞,淡淡看了二人一眼,移开目光道:“我不知道你们二宗在何时达成了同盟。”

  眼下三人间的情形,很容易能够判断出千音谷主和戒律僧之间存在某种心照不宣,联想到二人背后的宗门,这将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而墨君简简单单一句话便反客为主,说明她也同样不简单。

  “同盟谈不上,只是想为天下苍生做些事情。”千音谷主盯着墨君的眼睛沉声说道,“而且我们认为,书院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戒律僧双手合十,低眉轻吟:“阿弥陀佛。”

  这便是邀请?

  墨君说道:“书院只会做书院认为正确的事。”

  千音谷主有些怒意,他自觉已经十分有诚意,但墨君的话滴水不漏,分明就是要他说出更多。。

  身旁,戒律僧长叹一口气,说道:“谷主,我想既然是宗门的意思,你我还是更心诚一些为好。”

  千音谷主阴着脸,没说什么。

  “墨君,且听老衲详细说来。”

  墨君听着戒律僧的话,目光陡然间锐利起来,然后缓缓收缩。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从戒律僧口中听到的真相更令人震惊。

  片刻后,戒律僧结束说话,墨君深深吸一口气,看向二人,目光有些尖锐。

  “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她脸色十分难看,这对她来说是非常罕见的情绪,因为即便是她也没想过有人会做这样的事情。

  他们竟然真的敢!

  千音谷主不想再对墨君交代什么,向前一步硬声问道:“所以,我现在要知道书院的选择,以及陆安人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是墨君自己,那她必然会拒绝此事,但她现在代表的是四大宗之一的书院,又如何能凭借自己的喜恶做事?

  等等,若真是这件事,那即便她是墨君也无权一人评断,太羽门和梵天寺必然会事先跟书院有所表示。

  但她却没有收到任何院里的指示。

  这本身就是一种指示。

  墨君抬起头,心中已有决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