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八十六章 江星明的步伐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若是别人说这话,沐锋大概少不了一番自夸。

  但是江星明这么说,沐锋就半点跟她扯皮的心情都没有。

  他看都不看江星明,走到剑窟崖前坐下,双脚悬下。

  脚下便是云层,被他双脚搅动着旋转。

  “说吧,又有什么事?”他头也不回地说道,“事先说好,龙脉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境界有限,掺和不来。”

  江星明看着他的背影,也不拖泥带水,直接道:“登堂大比的时间确定了,就在三年后。”

  随着江星明话语的展开,沐锋眯起双眼,想起千年前前身沐锋参加的那次登堂大比。

  没两届登堂大比之间的间隔并不固定,一般都是符合要求的人数够了就举办,但由于三年前那件事天琅剑庄迎来动荡,到今天距离上一次登堂剑比已经快要过去八年。

  同样还是因为那场弑师夺位,天琅剑庄不少年轻弟子在那三年里遭受波及,修为稍弱着触着剑光便死。

  导致这次登堂大比到现在人数还远远不够。

  但对于天琅剑庄这样的大宗而言,登堂大比是门内年轻弟子向整个修行者亮相的最好机会,也是宗门新鲜生命力的展示。

  若登堂大比毫无期限地后延,那么对于天琅剑庄的地位和威慑力都是不小的影响。

  更何况,若江星明上位后数年未召开一次登堂大比,她又该如何自处?

  所以,即使满足条件的人数还较少,江星明依旧决定三年后召集新一届的登堂大比。

  “少人怎么办?”沐锋摊手,“就算你要求我去,我也就算一个人头,你这可还差的多呢。”

  登堂大比和寻常那些宗门里的擂台比试不同,它更像是一场表演秀,参赛弟子会按照不同阶段的要求展露自己的修为、剑法、剑技以及天赋,七堂师长会根据参赛弟子的表现来选择该弟子进入哪堂修行。

  当然,登堂大比自然也有对战环节,只不过从过往的历史来看,战败者未必就比胜者分低,只要能在战斗中表现出足够的亮点,即使最后输了也可能被七堂选中。

  就拿几十年前的陆安人来说,对战中输给了刘天华,但结果呢?路过的沐锋只看了一眼,便决定收陆安人进云中堂,而刘天华心术不正贬为剑徒。

  虽然最终结果并没有像前身沐锋想得那么顺利,但这至少说明一件事。

  登堂大比,你真正的对手其实只有你自己。

  战胜自己,表现出足够优秀的品质,七堂的大门便会向你敞开。

  不过虽说登堂大比是种选拔性质的表演秀,照理对人数并没有太多要求,但别忘了天琅剑庄最大的精髓都在那个“zhuang”字。

  人少了,不好看。

  所以每一届的登堂大比最开始会有一场盛大至极的剑舞。

  剑舞至少需要六十四人。

  这便导致登堂大比至少也需要六十四人。

  但江星明刚刚告诉沐锋的数字却才刚刚达到一半。

  就算加上沐锋也差得远。

  还剩三年,三年天琅剑庄能培养出足够多修炼成“点寒芒”的新弟子么?

  “所以这一次,我改变了登堂大比的部分规则。”江星明说道,“开放剑比名额,给三宗七派一部分。”

  崖前的风似乎一下子安静下来,连云都变慢下来。

  沐锋没说话,扭过头来静静看着她。

  意思很明显,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登堂大比,是从苏城子创立天琅剑庄以来一直延续至今的选拔比试,虽然每一届的具体环节会有变化不同,但整体而言还在苏城子和剑守设下的框架之内。

  而作为结果,登堂大比也在数万年的历史中为天琅剑庄选拔出一拨又一拨的天才弟子,这些迈入七堂的弟子,最终将天琅剑庄建设到了如今的高度。

  不管是谁,都不会质疑登堂大比的贡献,更不要说去修改它。

  即使你江星明现在是天琅庄主,这么做不怕惹众怒么?

  哦,她可能还真不怕。

  但是别的问题怎么解决?

  对全修行界开放天琅剑庄登堂大比的名额……此事一旦传出,将会是数十年来修行界最大的一件事!

  跟此事比起来,落梦泊伪秘境完全不算什么。

  到时候四大宗七大派都会派年轻弟子来参赛,这些年轻人各个都是天纵奇才,随随便便拎出来一个都能轻松击败伍丰羽三人。

  不过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

  沐锋问道:“若是他们通过了考核,庄里要怎么做?”

  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开放名额本身,而在于登堂大比存在的意义是为天琅剑庄选拔优秀弟子进入七堂修行,但如果参赛者是其他宗门弟子,那要怎么办?

  难道也让他们登堂?

  联合培养么搞?

  江星明淡淡说道:“其他宗门弟子若能获得认可,自然会得到其他奖品,且足够丰厚。”

  “你不会当场问他们想不想重拜师门吧?”沐锋忍不住讽刺江星明。

  江星明并不恼,随意瞥了他一眼,说道:“若真如此,这难道不是给他们最好的奖赏?”

  沐锋心想看来自己对天琅剑庄的传统艺能了解还是还不够深……

  “你决定了?”沐锋将话题扯了回来,面色严肃地看向江星明。

  刚才便说过,这件事若真的这么做,那必然会在修行界掀起惊涛骇浪,至少接下来三年内所有其他宗门都得暂避锋芒,什么老太君的寿辰、立派周年庆统统往后挪。

  同样也会带来很多问题。

  不止外界的,也有内部的。

  那些后山里的老顽固、其余六堂堂主,真的愿意让江星明如此胡来?

  江星明却仿佛根本不在乎这些困难,看着沐锋说道:“他们阻止不了我,我所需要的,只是你的一点帮助。”

  沐锋没去想自己能提供什么帮助,而是盯着江星明的双眸蹙眉说道:“为什么你总要做些极端的事?”

  江星明说道:“因为这个世界已经等不到慢慢来的那一天。”

  “所以你就要不停折腾?”

  江星明看了他一眼:“大概吧,而且这就是我比你、比师傅更适合做现在天琅庄主的理由。”

  “师傅太过谨小慎微,而你又天真过甚,我必须要护着天琅剑庄找到通往新世界的路。”

  “眼下,便是我迈出的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