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十二章 过去的天狼,现在的剑守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仿佛潮水冲出闸关,沐锋的脑袋瞬间被无数画面冲塞,这是因为奥特对他完全没有防备,在一瞬间就把几乎所有的记忆信息都传递了过来。

  差点,把它最爱的主人的脑袋给撑爆。

  幸好沐锋虽然一身修为全无,但之前开辟过的眉心剑尊果使得其识海广阔无边,面对这几乎是铺天盖地的信息冲击,咬牙间勉强还能保持清明。

  在指挥奥特放缓速度之后,沐锋慢慢地有余力在这些海量信息中进行查探。

  天琅剑守身为天狼一族,寿命悠久,万年来的见识必然远超沐锋这个年龄不过两三千岁的人类后辈,他难以解决的事情,或许天琅剑守的记忆中会有解决方法。

  恍惚间,沐锋捕捉到了一些画面,深吸一口气,将意识渗透了进去。

  ……

  青葱的山脉,头顶一轮大日高悬,炎热难耐,赤裸着上身的长发不羁男子从密林中走出来,站在一处悬崖边,随意将腰间长剑搁在一旁的岩石上,面对脚下的袅袅云雾,咧嘴一笑,扯开裤腰带,迎风放水。

  片刻后,男子抖了三抖系好裤袋,随手在裤子上抹了两下,回过头,用另一只手大拇指擦过上唇浓密苍青的胡茬,眯着眼道:“这是你我第十五次交手,现在轮到你了。老规矩,你赢了,我滚下山,我赢了,你滚下山。”

  在男子身后,一头高约一丈,长约三丈的黑色巨狼缓缓踱着步子从林中走出来,这黑狼的毛发乌黑发亮,像是世上最好的绸缎一样,阳光照在它的毛发上,光**人,颇有神韵。

  黑狼嫌弃地看了男子一眼,高高昂着头,迈着极为优雅的步伐慢条斯理地走到悬崖边,随意瞥了一眼崖下,转过身,背对着悬崖抬起有力的右后腿。

  墨绿美玉般的眸子轻轻眯起。

  发射!

  “biu~”

  一道有力的淡黄色水线在半空中划过极远极标准的抛物线,落入远处的云雾之中。

  黑狼收腿,眼神睥睨,冲着男子低沉地吼了一声。

  “额……”男子愣了愣,挠了挠长发,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不愧是你啊天狼,气血浑厚,体力充沛啊!”

  黑狼盘踞到一旁的岩石上,抬起前爪,屈指一弹,将男子的长剑准确地砸入男子怀中,巨大的力道直接将男子砸飞出悬崖。

  男子以某种和刚才很相似的曲线飞了出去,隐隐要砸入一团很有味道的云雾之中。

  “天狼,你欺人太甚!!!”男子怒吼连连,“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黑狼瞥了他一眼,挠了挠耳朵,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

  沐锋睁开眼,神情颇为难看。

  特么这么辣眼睛的画面是啥玩意?还第一个出现在老子面前,这天琅剑守脑子里装的是啥玩意?

  那个不羁长发男子虽然面容有些变化,但沐锋认得很清楚,那是自家的开门祖师爷苏城子啊!

  敢情古籍里记载的你俩交手了无数次是这样交手的?

  沐锋眼角微微抽搐,一下子觉得开派祖师和天琅剑守的逼格崩塌殆尽……

  这时,越来越多的画面变得清晰,沐锋连忙收敛心神,摒去杂念,再次将意识一一渗入那些画面中。

  ……

  “这是你我第八十七次交手,交手规则为石头剪刀布,我来介绍一下……”

  “苏城子你玩老子?老子的爪子除了出布还能出啥?!给老子滚!”

  “我一定会回来的!”

  ……

  “老狼,我被贬到这里多长时间了?”

  “从你第一次被我打哭算起,已经过去十三年五个月又三天了。”

  “十三年了……真是不短的时间啊……所以你真不打算让我赢一回?”

  “不打算。”

  苏城子伸手,重重拍了天狼屁股一下。

  继而,群山震动,百鸟惊林。

  “你找死!”

  ……

  鼻青脸肿,喘着粗气的男子拄着长剑,气喘吁吁:“我终于赢了,但我不想让你走了,留下来帮我吧……你觉得天琅剑派这名字如何?”

  懒洋洋趴在地上,眼睛半睁不睁,故意输掉这第一百七十六场比试的黑狼动了动耳朵,半晌从獠牙里流出一个字:“……嗯。”

  “哈哈哈,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

  “真羡慕你们妖族啊,气血浑厚,活得久……这剑派,帮我看下去啊……狼……”

  ……

  沐锋愣了愣,关于苏城子的记忆几乎占据了天琅剑守所有记忆的百分之八十。

  明明都是些没营养的烂白对话,不知怎的却有点鼻头发酸。

  这个门派,凝聚了苏城子和天琅剑守一生的心血啊,不仅是他们,包括后来那位改“剑派”为“剑庄”的庄主,还有后来的每一位庄主、每一位天琅门人,正是这些人的不断努力与传承,才把这座剑庄发展成整个神启大陆最强的门派之一。

  如果说先前的沐锋对天琅剑庄并无多少感触的话,此时此刻他第一次对这个剑庄产生了兴趣。

  这样继承了历代剑仙们情怀传承的地方,不应该是自己以为的那种肮脏腐朽之地。

  这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天琅剑庄,似乎,有点意思。

  有机会的话,应该夺回来好好看看。

  沐锋思绪翻飞,但动作并没有停,只是将这个想法当做一样顺便的事放在心里,主要的精神仍旧放在剑守剩余的记忆信息上。

  剩余的记忆信息并没有太多,大概是因为苏城子死后值得记录的事情太少,几百年才有那么一件。

  很快,沐锋便看到了最后,也就是近两千年。

  自己的根基能否修复,就看这最后两千年的记忆了!

  ……

  画面中,剑守住处,一身月白色剑袍,长眉及地的老者站在苍老的剑守面前,低眸恭敬开口:“灵气浓度降低,年轻弟子们的修行受到影响,为维持我剑庄实力,老夫有一不情之请。”

  年迈的黑狼缓缓睁开双眸,他的双眸已经没有过去的神采奕奕,身上的黑色毛发也多出了分岔,身旁周围全是灵丹珍宝,却掩盖不住其本身的垂垂老态。

  沐锋看着画面中的那老者,双唇抿了抿,情绪有些波动。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上一任天琅庄主,沐锋的父亲——沐永!

  画面中沐永低着头,两条白眉垂落在地,双手拢在秀袍里,佝偻着肩膀,缓缓开口:“请剑守大人将《食月》传授于老夫,以保剑庄威名不坠!”

  黑狼霍然起身,双目中射出骇人的光。

  “轰隆隆”

  剑窟山剧烈晃动。

  沐锋被剑守的伟力逼得退出记忆画面,神情一晃回到当下,心神震动,眼眸里却有遏制不住的激动神色。

  《食月》!

  有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