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零一章 他凭什么在第二层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单论境界修为,筑基后期的凌空雪甩十个王启成一百条街都不在话下。

  就算王启成先她数月在剑塔二层修行,也不可能追得回如此巨大的修行差距。

  凌空雪的判断没有问题。

  甚至王启成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他回头冲着树林大喊一声:“救命啊!”

  尖利的鹰唳声划破长空,金冠黑鹰冲天而起,在湖面拉出巨大的阴影,双翅上的黑羽如利剑飞扬,继而俯冲向凌空雪。

  凌空雪早已料到这头金冠黑鹰与王启成之间的关系,脸上丝毫没有慌乱之色,玉手一番,素净的雪线从掌心飞出,如绸缎般卷向天空。

  金冠黑鹰虽然体型巨大,但修为并不比她强,她又有何惧?

  “轰隆隆”

  树林里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巨大的树木砸落,体表光亮如紫宝石一般的豹子窜出来,四肢奔走如电,咆哮着朝凌空雪咬来。

  密林之中,尘土飞扬。

  无数兽吼震动苍穹。

  熊象猿马,众多妖兽各异的眸子从树林中射出异光,妖气汇聚成云。

  湖水震颤,风声萧瑟。

  凌空雪的美目出现了一瞬间的迷茫。

  什么玩意?

  好像哪里出了问题。

  一只金冠黑鹰不算什么,就算加上那头紫云豹也能勉强应对。

  但凌空雪美目一扫间少说有二十头修为相仿的妖兽簇拥在王启成身后向她逼来。

  眼角剧烈一抽。

  “我认输!”她毫不犹豫喊道。

  ……

  剑塔中发生的事情会由剑庄专门人员通过法宝映射到外界,供其余修士观看。

  毕竟此时在剑塔中的堪称是所有年轻一辈中最强的一批,其余人就算自知实力不行,但只要能看到这些天骄们的表现,或许也能对自己的修为突破产生帮助。

  更何况即使是修行界,也不会缺少明星和粉丝。

  比如凌空雪,就是其中人气最高的修行者之一。

  既因为她的容貌,也因为她的实力。

  修道不过十载,便已达到筑基后期,这种速度即使在妖孽云集的太羽门也极为罕见。

  上一个境界增进如此迅猛的女修,是位用剑的江姓女子。

  一生从无败绩的她,现在已是天琅剑庄庄主。

  于是修行界不少人称其为第二个江星明,或者“太羽门江星明”。

  再加上凌空雪虽然蛮横骄纵了些,但比起江星明当年的冰山冷面还是显得可接近不少,如此种种,可想而知她在年轻一辈中的地位。

  所以当这样堪称“信仰”、“女神”般的凌空雪在无数人眼前对着那名无人认识的小野人认输投降时,剑塔前瞬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

  没人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

  那小野人分明如此弱小!

  甚至连筑基境都没有!

  他凭什么能进入剑塔?甚至比凌空雪还要早出现在第二层?

  “作弊!这是赤裸裸的作弊!”涨红脸的少年握拳挥舞,满脸愤慨。

  “他是谁?凭什么能让那些妖兽都听他的?”

  “要不是那些妖兽,空雪仙子一个手指就能要了他的命!”

  “我不服!”

  “我也不服!”

  “难道这就是天琅剑庄的行事风格?如果真是如此,登堂大比上会不会也做手脚,我们这些外派弟子参与还有什么意义?”

  剑塔前的骚动越来越大,甚至隐约有恶化演变的趋势,不少人满脸激动地朝剑塔周围留守的天琅弟子靠近。

  留守此地的天琅弟子大多只是外门剑徒,修为还比不上在场的其他年轻修士,此时不免有些紧张。

  “谁在质疑我天琅的做事风格?”

  一道爽朗的男声从天而降,伴随着两柄短小的飞剑。

  一者热烈如火,一者寒冷似霜。

  被来者分别踩于脚下。

  一双眯起的丹凤眼,披散张扬的长发,配上身上散发出的双重剑意,一时竟压得全场人都驻足抬头。

  他胸前剑袍的天琅门徽上两柄交错的小剑微亮,瞬间有人认出了他。

  “是两小峰首徒苏汉峰!”

  苏汉峰,是年轻一代的两小峰首徒。而两小峰又是天琅七堂在尘世间的代名词,故苏汉峰的名头在年轻一辈中更是响亮无比。

  在过去也只比凌空雪略逊一筹。

  不过又因为天琅剑庄三年隐山闭庄,苏汉峰近两年出现在世人眼前少了,所以感觉名气也下降了些。

  但作为这一代天琅弟子的代表,他出现的地方绝对不会缺少仰望。

  这种仰望并不仅仅因为他现在凌空而立。

  丹凤眼扫过下方众人,其中也有几位苏汉峰过去熟悉的面孔,但他天琅剑庄重新现世后的第一次亮相,显然不是为了叙旧。

  “刚才谁在质疑我天琅作风?”

  苏汉峰又问了一遍,话语中火气愈浓,寒意也愈浓。

  没人回答。

  他冷冷一笑,双手交错环胸,低沉说道:“看来没人质疑,不过就算有人质疑又有什么所谓。难道我天琅剑庄行事,还需要一一向尔等解释么?”

  “至于登堂大比上会发生何事……”苏汉峰目光如剑,剑意如蛛网般洒下,语气肃杀,“凡是害怕的,大可不来参加,这第一关,尔等便不合格!”

  “莫非你们真以为少了谁,登堂大比便会办不下去么?”

  他的话像是一柄柄利剑刺在不少人心中,有些人当场破防,失魂落魄地抬步远走,有些人沉默当场,久久不语。

  确实,登堂大比本就是天琅剑庄内部的盛事,这次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对外开放,难道还会找不到想来参加的人?

  你不去?有的是大把人想去!

  如果你质疑他的规则,那你大可不去,只不过也就和天大的机缘错过而已。

  在另一个世界,这叫做“最终解释权归主办方所有”。

  爱来来,不来拉倒。

  在神启大陆,更是谁拳头硬谁的道理就大。

  只是听上去,确实太伤人了啊……

  有人终于不忍被辱,开口怒斥道:“苏汉峰你这是什么话?难道凡是不讲公平道理么?”

  “也就是你已经是两小堂弟子,否则若是和空雪仙子对上,有你好看!”

  如果说苏汉峰的话令人生气却毫无办法,那么这句话就让不少人为他捏把冷汗。

  谁不知道天琅剑庄的剑修最看中的便是面子,胆敢这样当面骑脸,就不怕当场被一剑封喉?

  所有人都紧张到了极点。

  苏汉峰忽然咧嘴一笑,眯起狭长的丹凤眼。

  “很好。”

  “既然如此,正好我带来了登堂大比新的规则,不如就说给你听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