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天塌了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果然,接下来投影法宝里显示出来的画面并没有出乎楚明轩等人的预料。

  包括云中堂在内的七堂全部开始争抢柳远。

  甚至原本未到场的望舒堂堂主何妍不惜亲自露面正刚褚由天。

  最后,就连远在高云之上的江星明都发话了!

  要知道在以往的记录里,即使是登堂大比,惊动到天琅庄主的次数也不是很多!

  而今日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他们眼前。

  楚明轩眼神微微缩放,即使是凝聚力在天琅剑庄都算得上是最强的两小堂,这次恐怕也无法顺心意地得到他们想要的人。

  “庄主大人发话,那肯定云中堂没跑了。”矮个子剑修耸了耸肩,扬起手边的酒壶在剑刃上一泼,握剑一振。

  剑身上亮起烙铁一样的火红色,酒气氤氲蒸起。

  其余剑修也纷纷点头。

  在场的剑修虽然不全是两小堂本堂弟子,但确实没有一位来自云中堂。

  事实上云中堂一脉历来参与到对外搏杀的人就很少。

  对此,这些在外与妖魔搏杀的弟子在初入内堂时或多或少也有过不服,但后来在战场上遇到的种种事情告诉他们一件事。

  两小堂或许是七大堂中外界名气最响的一个,但所有人真正最忌惮的,永远只有那一柄悬于高空中,比太阳更耀眼的剑光。

  而这种忌惮,在一些天琅剑修遭遇必死之局、对方却因为那一柄高悬于空的飞剑放他们一条生路时,最是感受明显。

  云中堂招收的是天赋最高的弟子,这些弟子往往能修行到很高的境界,所以他们要活着,然后一代一代继续维持这种忌惮。

  可以说,云中堂剑修不在云澜城。

  却又一直在神启大陆每一寸土地上。

  现在在这间屋子里的都是身经百战的天琅剑修,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没什么谁更高贵的意思,只是大家分工不同。

  云中堂更偏向于潜心修建的隐修,而两小堂,则是天琅在世间横扫的那把剑。

  但修行者中明显在乎长生和境界的人更多,而在乎黎民疾苦、人族疆土的人更少。

  就像刚才那位钟鸣,一听云中堂愿意收他根本就不会考虑其他堂。

  在楚明轩等人看来,柳远这种天才确实也应该去云中堂一心修剑,成为千百年后天琅剑庄新的威慑力。

  “只是有些可惜他那一身近乎妖孽的战斗直觉……”楚明轩暗暗想到。

  便在这时,投影法宝中传出柳远随意而又淡漠的声音。

  “剑守大人是否收徒?我想拜剑守大人为师。”

  楚明轩一愣,紧接着猛地站起,只觉头皮发麻。

  “仓啷”

  身旁,刚淬炼过酒液的飞剑从矮小剑修手里脱落,掉落在地上。

  发出屋子里唯一的声响。

  ……

  “他,他他他他……他说的是剑守大人?”

  “喂快顶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竟然有人想要拜剑守大人为师!?这根本不可能嘛!”

  “什么虎狼之词?还顶你一下,我只能拿我的剑戳你一下。”

  “你那细剑还是留着自己玩吧!”

  “别吵吵,继续看!”

  最后一句是楚明轩说的,在这间房子里的是一支五人小队,他是队长。

  其余四人一边用肢体插科打诨一边乖乖闭嘴,眼睛直勾勾瞧着投影法宝。

  他们自然也好奇得紧!

  万年以来从未收过徒的剑守大人这次会破格收徒么?

  “这小子,越界了。”楚明轩摇了摇头说道。

  在无数天琅剑修的心里,一直从立派活到至今的剑守大人才是地位最为崇高的那个。

  就算柳远刚才说的是要拜江星明为师,楚明轩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但你想要拜剑守大人为师,那就不配。

  事实上不出意外的话,这世上确实没有人有这个资格。

  谷褚由天的声音响了起来,说的是要与柳远打赌那段话。

  褚由天虽是堂主,但同样也是剑守大人的狂热追随者,说这话完全没毛病。

  至少楚明轩五人都觉得柳远简直就是在作死。

  但是柳远答应了。

  紧接着后方还传来陆安人那句有些低弱的“我也要”。

  楚明轩眼睛眯了眯。

  柳远面向剑窟山抱拳,高喊三声。

  “望剑守大人成全!”

  “望剑守大人成全!”

  “望剑守大人成全!”

  随即,法宝中的画面一片安静。

  法宝外的五人也大气不敢出。

  就连地上的飞剑都还没来得及唤回。

  终于。

  法宝中,那在角落里被缩小了无数倍的剑窟山,忽然震动起来!

  千年积雪轰然冲天而起。

  紧接着那道在无数天琅剑修记忆中苍老到几乎本身就代表时间的声音响起。

  “可。”

  雪花融化,空中架起一座长虹。

  ……

  屋内的五人已经麻了,十只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瞪出来。

  不过法宝里那些能看清脸的人表情也跟他们,所以也就不显得谁比谁更呆。

  “剑剑剑剑剑……”一人嘴巴张得老大,伸手哆哆嗦嗦,半天合不上嘴说第二个字。

  旁边另一人伸手按住他的头一上一下把他的嘴合起来,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剑守大人竟然真的收徒了!”

  “淦!你差点让老子咬断自己的舌头!”

  矮个子剑修“噗通”一声摊在椅子上,椅子一直向后滑到窗边,双目失神望着窗外。

  “剑守大人收徒了……爷的青春结束了……塌了塌了,我的天塌了!”

  “是啊……天塌了……”

  楚明轩也觉得有些不真实,闭着眼揉了揉有些酸涩的双目。

  他这双剑目看清数十里外的剑光,此时竟因为一个画面而感到酸涩。

  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天琅剑守在他们心中就是一枚符号、一个象征、一种信仰!

  是比天还高的存在!

  这种存在一旦收徒,总觉得有点降低身份的感觉。

  所以他们此刻的感觉十分复杂,说“天塌了”也没什么不妥。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天,天真的塌了!!!”

  矮个子剑修尖声叫道!

  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楚明轩一愣,十年战场的反应让他瞬间回过神来。

  猛地冲到窗前,抬头朝外看去。

  一眼,脸色唰的惨白。

  云澜城外的天边,乌云翻滚,连绵不绝的黑气像是天神用墨笔从天的那头抹到了这头。

  妖气,冲天!

  “妖袭,妖袭!!!”

  楚明轩回头,狰狞大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